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十三章 我儿威武!#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汉明正文卷第一千五百十三章我儿威武!绍兴府,连接山阴、会稽二县的舍子桥桥畔。</p>

    时值正午,桥畔临河,有一家名叫“老郑记”的酒肆里,人头簇拥、宾客如云。</p>

    尤为显眼的是大厅里十数桌联席,更是热闹非凡,让本来就不是场地很大的酒肆更显拥挤。</p>

    显然,有人在办喜事。</p>

    人声吵杂之中,突然传出一个男声,“诸位乡亲父老、诸位亲朋好友……托祖先庇佑,小儿得携微薄之功安然还乡……今日黄某设宴答谢诸位亲友高邻,不醉无归啊!”</p>

    场内一片哄然,尤以男人的奉承声为最。</p>

    一个白发老者颤巍巍地起身,擎杯道:“抵抗外族、复我河山……此次国战,绍兴有无数好儿郎弃家舍业、前赴后继,虽血洒疆场,亦无怨无悔,幸甚!老朽与诸乡党深觉荣焉……来,为那些回不来的好儿郎们……敬一杯酒!”</p>

    这话一出,瞬间安静了。</p>

    众人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无声地起身,举杯遥祝。</p>

    更有不少妇人们,突然就抽泣起来,渐渐地哭声大了起来,最后男人们也加入了,变成了一场嚎哭。</p>

    白发老者的手在摇晃,他满是沟壑的老脸上,一样挂着两行浊泪。</p>

    “哭什么?”老者大喝道,“历朝历代,热血男儿死于国战,应当应份,莫让人笑话……莫惊了儿郎们在天之英灵!”</p>

    哭声渐渐少了起来,老者扫视了一圈,大声道:“老朽已经与各族长商议了,此战中没了男丁的孤寡老幼,皆由同族族人一同抚养……。”</p>

    此江北一战,绍兴府不说原本已经从军的,仅新征青壮就高达一万三千余人。</p>

    战后统计,阵亡者高达四千多人,伤者近三千。</p>

    可以说,大将军府辖下十三府半之地,绍兴府担上了总伤亡人数的近四成。</p>

    战后班师之日,绍兴城内,一片白色,几乎家家挂孝。</p>

    可谓悲壮至极。</p>

    然而,悲恸之后,百姓们强忍心中之痛,为那些得胜回来的孩子们庆功。</p>

    今日,“老郑记”酒肆里,也确实是在办喜事。</p>

    庆贺黄家独子受封三级县子爵位。</p>

    这时,酒肆外,府河中,一条乌蓬船飞快而至。</p>

    从船上跃下一中年男子,始一进门,便拱手道:“谭某来迟了,妹夫莫怪。”</p>

    之前自称“黄某”的男子赶紧迎了出来,拱手道:“兄长能来,便已是不易……。”</p>

    这说着,泪水就涌了出来。</p>

    谭姓男子紧抿着嘴唇,忍着已经出现在眼中的水影,强笑道:“外甥论功受封之庆功宴……做舅舅的怎可不来?来……给我倒三碗酒,我自罚三杯。”</p>

    这一声之后,酒肆内泣声再起。</p>

    白发老者再也没有气力去阻止众人的哭泣,他拄着拐杖上前,用形如枯枝的手,按在谭姓男子拱着的双手上,颤抖着拍拍道:“谭老爷啊……谭家家风,当为世人楷模,若人人、家家皆如谭家,何愁鞑虏不灭、江山不复?”</p>

    谭姓男子眼中的泪终于落下,他涕泪横流地捧住老者的手,道:“黄老痛失爱孙,却依旧前来为谭某外甥贺,谭某……谭某……。”</p>

    话未出口,泪已满面。</p>

    都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一刻,全府同悲。</p>

    一个少年从里面冲了出来,他扑通跪在谭姓男子面前,大哭道:“甥儿无能,眼睁睁地看着表兄倒在眼前……请舅舅责罚、打骂!”</p>

    谭姓男子松开老者的手,转向少年,低头问道:“你表兄怎么死的……可有面向敌人?”</p>

    少年泣声道:“表兄英勇,凡战皆冲在甥儿前面,只是当时江都城外强敌数倍于我……表兄胸腹中了三箭,倒地前,还奋力向城下敌人扔出手中……。”</p>

    谭姓男子听完,仰头长吁了一口气,大喝一声,“我儿威武!”</p>

    闻者皆掩面悲叹。</p>

    谭姓男子将少年扶起,强笑道:“能从你口中得知你表兄的死状,舅舅就放心了……来,舅舅敬你一杯酒之后,还得赶回去,你舅母……哎,不说了这了……。”</p>

    少年惊讶地问道:“不对啊……表兄战死江都,按理大将军府该赏赐、抚恤才是,怎么舅舅会连表兄死状都不知道呢?”</p>

    谭姓男子强笑道:“为舅也不明白,所以一直担心你表兄是怎么死的……也罢,如今听你一说,我就放心了。”</p>

    少年急道:“这怎么行,该向大将军府申诉才是。”</p>

    谭姓男子微微迟疑了一下,道:“除了你,见你表兄殉国的还有人吗?”</p>

    少年愣了愣,好一会轻声道:“……当时甥儿那一连一百多人,没几个活下来……而后再转进仪真,就更没人了。”</p>

    谭姓男子愠怒道:“那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p>

    少年急道:“仪真城头,敌人数次攻上城墙,到最后,连陈都指挥使都率亲兵上城墙御敌了……要不是有个老兵为甥儿挡箭,甥儿怕是也回不来了……。”</p>

    说到这少年眼眶一红,痛哭出声道:“可我,竟连那老兵叫什么都不知道……。”</p>

    黄姓男子,也就是少年的父亲,厉声道:“受人滴水之恩,尚须涌泉相报,你受人活命之恩,岂可不问清楚?”</p>

    少年哽咽道:“孩儿问了当时在城墙上的史团长,可史团长对孩儿说,老兵替新兵挡箭,那是沥海卫的传统,如果我想报恩,那就在日后战场上,为新兵挡箭……!”</p>

    白发老者大呼道:“壮哉我江东儿郎!”</p>

    谭姓男子慢慢收敛起脸上怒意,和声对少年道:“是舅舅错怪你了……也罢,既然无人可证明你表兄如何死的,咱就不申诉了,咱自己知道就成……为国战死,不冤!”</p>

    说到这,谭姓男子接过黄姓男子递来的酒杯,一饮而尽,向在场众人罗圈一揖,“谭某今日失态了……来日再与众乡党告罪……先走一步,告辞。”</p>

    说完,谭姓男子转过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径直朝外,向还在酒肆外等候的那条乌蓬船走去。</p>

    而这时,一个声音,从酒肆右侧方向的角落响起,“这位谭兄台,可否暂留一步?”</p>

    声音不大,但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