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解决矛盾的同时,必产生另一种矛盾#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质量的和平,绝离不开武力的宣誓。

    这道理吴争非常清楚,刻骨铭心!

    但许多事,总归无法凭一腔热血,做到淋漓尽致。

    譬如说,第一军的北调,非但没有遏制住清廷对北方资源的控制力度,反而促使了清廷开始变本加厉地限制。

    可吴争不能立即下令北伐,因为,打不起。

    是,军工坊的火器越来先进,可再先进也离不开军械的制造和补充,更离不开大量的弹丸和火药补充,经过扩大的军工坊,尚远远不足以供给二十万大军进行一场决战的需要。

    是,江南商会的影响力几乎可以控制黄河以北的商业贸易,毫不客气地说,如果商会突然停摆,可以让顺天府在一两个月内,全城民众进入生计混乱。可最大的影响力,也挡不住敌人手中的屠刀。

    这是一种矛盾和对立,需要有极大的战略定力和智慧去化解。

    但,吴争的注意力并不在件事上,暂时无法解决的事,那就让时间去解决,这就是吴争的战略定力,认准一个方向,绝不动摇!

    此时吴争的注意力,在另外一件事上。

    五年前,时任镇国公的吴争,在杭州府发布新税令,辖下各府县的农税经过三个阶段进行减免,最后实现彻底免税。

    当时,这道政令被许多人反对和劝阻,其中就有钱肃乐、陈子龙,还有无数名门达户。

    这是一种利益的再分配,相当于革命。

    财政的赋税是个定值,不管向谁征收,都得征收。

    农税收得少了,自然要从商税多收点。

    不向贫民征税了,自然得向富人征税。

    这是零和概念,非黑即白。

    当时的江南,因此事有过几场骚乱,如果不是吴争以“粮价战役”,在莫执念的帮助下,一举荡平了杭州城中那些大户、商贾,那么,就不可能再有大将军府了。

    当时骚乱是平息下去了,可质疑声一直存在,包括莫执念同样保留着意见。

    直到今日,新税令经过农税减半、减二成两个阶段,相较于改革之前,农税已经仅剩原先的三成。

    而今日,就是第三阶段的预定实施日期。

    也就是说,如果吴争点头,那么江南农税,恐怕从明日就要走入历史了。

    事实证明,吴争的思路是对的。

    随着江南工坊的林立,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向雇工转变。

    在籍人口黄册中,商人、雇工的总和,已经接近总人口的三成,这是个非常大的比例了。

    而农民人口,随之下降到了不足五成。

    以莫执念、熊汝霖、张国维等人的人生阅历和经验而言,这相当危险了。

    也就是说,一个农民一年所产出的粮食,需要供养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二个半人。

    就时下的粮食产量而言,绝对是相当危险的。

    好在,江南商业的兴盛,商人有极大的兴趣向湖广、闽粤等地购买低价粮,这才使得江南各府县的粮食供应宽松。

    可如今问题出现了,如果彻底减免农税,那么引发的连锁反应,是吴争原先无法预料的。

    在籍人口基本是个定值,各行各业对劳动力的需要如同一个变数,务农的人多了,自然是经商的人少了。

    而减免农税的吸引务农者返流,在经过两次农税减少之后,吸引效应已经大大降低。

    也就是说,就算此时彻底免除农税,产生的吸引效应,也不显著了。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除了农民之外,各行各业都反对彻底免除农税。

    就象此时,莫执念力劝吴争收回成命一般,“……就算按最好的预期,免税吸引大量人口回归田地,王爷可曾想过,如今的江南,早已不是五年前的江南,各府林立的工坊,会因缺少雇工而面临困境……各工坊因找不到足够的雇工,只能提高单日报酬,从而使得利润急剧降低,甚至亏损不得不倒闭……大量民众突然失业同样会造成坊间混乱,而反之,这些已经失去土地的雇工会因无法得到土地而失去生计……。”

    “且慢。”吴争皱眉道,“失去土地的雇工?为何失去?孤没有记忆……大将军府显然没有颁布过雇工需要收回土地的政令吧?”

    莫执念惊愕。

    一边张国维解释道:“王爷或许……不知,随着大将军府的开设和松江新城的建造,加上如今已经修建完成的铁路,二地的地价,已经翻了数倍,甚至十数倍……恐怕没有人可能抗拒这种诱惑。”

    吴争明白了,突然间就明白过来了,这,怪不了任何人。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

    当一笔原本几辈子都无法得到的财富,放在面前时,谁能不动心?

    吴争懂这个道理,在发布新税令时就,吴争选择的不是零和,而是将利益的馅饼做大,在不损害大户、商人的同时,提高贫民的利益。

    譬如,以江南商会和银行前身钱庄的抱团,去争夺北方商人的份额和市场,用高额的关税去贴补财政司的岁入和商人的利益。

    这个方法很有效,也是直接导致江南商人不再视吴争为“仇人”,反而视为利益趋同者的真正原因所在。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随着这张终有尽头的利益的馅饼到达可以扩张的极限,穷人和富人、商人和雇工、农民和手工业者等等,各方面的矛盾渐渐显露出来,而且越来越严重。

    这确实怪不了任何人,每一道政令,不管是“善政”还是“恶政”,终归是成就一伙人,剥夺另一伙人的,二者的根本区别是,成就人的数量多少罢了。

    原本不肯卖地的农民,因江南工坊遍地兴起,眼馋于雇工的日薪,卖出了土地,学着开办工坊。

    他们不是无产者,相反,他们拥有着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卖地财富。

    但,这些人的抵抗力是最差的,因为他们无所长,不,他们所长的只是种地,而不是经营。

    那么,在开办工坊的顺风潮之下,他们确实可以生存,可到了逆境,首先死的,也是他们。

    这,更怪不了大将军府和“始作俑者”吴争。

    “让孤想想……再想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