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选将#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每个人都明白,由于此时反清三方势力的存在,防止北伐功成之后暴发内战的唯一方法,就是保存自己实力。

    趁着众人“心花儿开”的时候,吴争适时道:“兖州被多尔博十万大军盘踞,造成了我军北伐困难……赣榆!”

    吴争用手指使劲地戳着地图上的赣榆二字,“它是我军从沿海北伐,唯一可以绕过兖州之地……诸公,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不是北伐军顾忌兖州十万大军,它还成为不了北伐根本性的障碍。

    稚龄的多尔博,更不是吴争忌惮的对象,甚至沈致远,也不是。

    要绕开兖州北伐,原因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至少,应该是盟友!

    再没有人反对。

    也没有人真敢反对。

    事实上,只要吴争不开这个会,而是简单地下道命令,那么,大将军府上下就会迅速地贯彻吴争的命令,也就没有今日这一场争论了。

    这显然是有种脱裤子放屁的多余?

    不,不尽然,虽然多余,却不可或缺。

    民主和专政,是对立的。

    但二者之间,一样可以存在着灰色地带。

    吴争想要这片灰色地带,他需要抢时间。至少,在开启民智之前,一个军政府比一个正式的朝廷,更具执行力和效率。

    ……。

    大军进驻,围而不攻。

    这需要绝对地纪律和执行力。

    吴争需要选定这支军队的主将。

    正率泰州卫驻于海州的蒋全义是否合适,张国维等人的异议,确实让吴争有些为难。

    蒋全义的“作风”确实不好,几乎每战都有“违令抗命”之事,由于吴争对下属的纵容,使得新晋的北伐军将领,特别是从军校出来的中下层军官,几乎以有限度的“违令抗命”为荣。

    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苗头,张国维、方国安等旧将领一再地提醒过吴争。

    可吴争一直“敷衍”拖延着。

    是吴争不担心吗?

    不,对吴争而言,枪竿子里出政权这句话,刻骨铭心。

    但吴争又不惧怕这种“违令抗命”,他同样坚信一句话,有“脾气”的人总归是有些本事。

    在吴争心里认为,遏制、扼杀一个将领的主观能动性,等于自残。

    那么,就从制度上去限制这种兵随将走的旧制度。

    这也是吴争创建江南军校的真正原因。

    热兵器时代与冷兵器最为不同的就是,精锐士兵的量产成为可能。

    简单地说,冷兵器时代的佐官、将领,皆出自将门。

    普通民家子弟恐怕连吃都吃不饱,哪里会有出类拔萃的体格,去胜任这种非常消耗体力地战场搏杀?

    兵随将走,屡禁不止,最终成为尾大不掉的结局。

    这也是历来开国皇帝一旦皇权稳固,就要向之前老兄弟们下狠手的根本原因,因为皇帝根本无法去调动这些军队,军队只听那些主将的。

    不清理“门户”,难道等人来“清君侧”吗?

    但热兵器时代不同,只要数十天,甚至十数天,就可以让一个刚刚洗干净腿上泥巴的寻常人,掌握简单地几步操作,就可以送上战场了。

    那么,就无所谓将领对下布恩。

    这样一来,从根本上已经解决了兵随将走的痼疾。

    再加上江南三大院校对学员头脑的“洗礼”,“忠于民族、忠于国家”已经渐渐深入人心,只要大将军府不发生颠覆自己所坚持的理念,那么,就不可能产生群体哗变的可能。

    而不成规模的叛反,已经威慑不到大将军府对所辖之地的统治。

    这也是之前义兴朝,如今建新朝就算拥有宗室大义、无数文臣、名士,一样无法撼动吴争的地位的真正原因。

    吴争一直在布局,可以说,每一步都有它必须的道理。

    这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民族改造,欲速,则不达。

    吴争也不想与张国维、方国安等旧将领争执,即令蒋全义回杭州府述职。

    ……。

    涌金门西南,西湖岸边。

    有一座相对独立的院落——长公主府。

    虽然没有匾额,但府门前,每个时辰六班巡逻的官军,让寻常人无法靠近,也不敢靠近。

    当然,原本这里其它院落、宅邸还是有一些的,可如今,都不见了。

    都说马瘦别走兵,人穷别走亲。

    可吴小妹,肯定不能算穷人。

    如果她算穷人,天下就不会有富人了。

    此时大名鼎鼎的江南织造司,总署占地八百亩,这在寸土寸金的吴王藩地治所,就是一个奇葩的存在,要知道,吴王府并着前院大将军府,占地也才十六亩。

    织造司麾下三万织女、五万雇工,大小织坊一百多座,纺机不下八万架。

    年入千万两之数,占着大将军府岁入几乎三成之数。

    吴小妹还能算穷人?

    关键是,吴小妹是郡主,两朝三代皇帝、监国明诏钦封的郡主。

    这比吴争的郡王、亲王爵还要多一朝。

    也是,吴小妹本姓朱嘛。

    没有不透风的墙,要让人守秘密,确实太难了,这在建新朝上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人穷别走亲,其实,人富更不能走亲,特别是敏感的亲,能不走就不走,因为这关乎着政治。

    政治,素来肮脏、龌龊,杀人不见血。

    吴争之前下过一道令,“长公主府前一里,不得靠近。”

    于是,整个杭州城,就没有人敢靠近,甚至那些素来以观风向、攀龙附凤为“本职”的投机派,也望而却步。

    在江南,没有人敢违逆吴王令。

    但总有些人是例外,譬如吴王他爹吴伯昌,譬如吴王王妃,再譬如可以不顾吴争反应,而坚持前往伴随朱媺娖的周思敏……肯定还有一人,那就是郡主吴小妹。

    侧王妃周思敏,无法真正地帮助朱媺娖摆脱“圈禁”的现实。

    可周思敏可以在数百军队日夜巡逻之下,来去自如,没有人敢阻止吴王侧妃,特别是诞下了大王子的侧妃。

    她奉朱媺娖之命,邀吴小妹前往长公主府一晤。

    吴小妹开始犹豫,可在周思敏说了一句话之后,便同意了。

    周世敏说,长公主有一计,可助郡主,心想事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