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军事报复#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爷这是要再发起一场战争吗?”莫执念急了,他确实急了,傻子都明白,调北伐军进驻赣榆会引发什么后果。

    赣榆,淮安府东北角的一个县,隶属于海州,与兖州、青州接壤,它的北面,就是有着近三百年历史的海防重镇——安东卫。

    安东卫始建于洪武年间,是明初十九卫之一。

    满清入主之后,并未废弃。

    在北伐军二次渡江战役之后,原淮安、扬州的清军溃兵北逃,加上清廷增兵和青州原驻军,一时间,安东卫驻兵量达到空前,已经超过五万人,甚至连相距不远的日照都兵满为患。

    所以,在莫执念看来,调北伐军入驻赣榆,这等于又一次向清廷宣战。

    莫执念不反对、且赞成早日北伐,但绝不是当下。

    在莫执念这一声问之后,熊汝霖也赞同道“臣以为眼下不是再一次北伐的良机,既然已经与清廷签订和约,那就不妨给江南民众一个休养生息的时间……除非清廷刻意违反和约,否则,至少三年内,咱们还是专注于内政,整固刚刚光复的淮安、扬州二府,方为上策。”

    张国维道“雨殷兄所言在理,此时闽粤清军正与大西军激战,而王爷所订战略,也是暗里对闽粤战场进行操纵,使得清廷不得不将军力、财力不断地投向闽粤战场,最终陷入泥沼无法自拔……可如果此时北伐军北调赣榆,清廷必定猜忌王爷有发动北伐之意,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如果清廷将注意力转向咱们,北有驻京八旗,西有多尔博那十万人马,我军很难占到什么便宜,这势必又是一场大战……望王爷三思。”

    就连一直站在吴争这边的张煌言,也劝阻道“欲速则不达,二位布政司所言在理。眼下清廷想要购买大量枪炮,军工坊正是日进斗金之时,王爷若在此时发动战争……换作我是莫老,也得跳脚不是?”

    大将军府几乎所有主官都反对吴争调北伐军入驻赣榆,吴争其实心里并不意外。

    “诸公误会了。”吴争气不喘心不跳,平静地说道,“孤也无意在此时发起北伐。”

    听听,听听,这话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莫执念心里就这么想,他将目光扫向众人,在所有人的回视中,莫执念发现了共鸣。

    吴争仰头打了个哈哈,“但,有一点,本王始终坚持。”

    瞧瞧,瞧瞧,马上就露了形了吧。莫执念轻轻地吁了口气,不是他想吁,而是这时不容他叹气,许多时候,叹气就表示着立场,特别是上官说出“坚持”二字的时候。

    吴争听见了,不过他不在意。

    “强事,绝少不了军事报复。”吴争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陈名夏的死,不是个孤例,诸公都已经知道,陈名夏之后,还有不少人被杀……对,这些人中,不全是心向南方的人,更多的是敌人权力、财富争夺的牺牲品。但是,没有人会注意这一点,天下人都会认为,陈名夏因暗中与南方勾结才被不经审判当场诛杀,如此一来,人心便会浮动,原本开始转向的人心,便会再次摇摆起来……诸公应该都能想明白,争天下,争得就是人心向背,而天下人心各异,并非所有人都象诸公般刚正不阿,他们需要宽恕的同时,更需要指引和……安慰。”

    说到这,吴争起身道“调北伐军入驻赣榆,就是一次军事报复……孤要让天下人都明白三个字……别惹我!”

    别惹我?

    熊汝霖、张国维、张煌言、莫执念面面相觑。

    莫执念迟疑着,问道“可二万北伐军北调,万一引起清廷强烈反应……?”

    吴争抬手阻止道“莫老啊,你认为孤治理五年的江南,尚不及内乱纷起的清廷吗?财政司的窘迫盖过清廷的财政窘迫程度?”

    莫执念一愣。

    “咱们打不起,清廷就打得起了?”吴争随意地一挥袖,“不,他们更打不起。西北大顺军正在蚕食陕甘,吴三桂等部自保有余,回援无力。大西军及高一功部攻入闽粤,清廷更是焦头烂额,若不是本王调金华卫助闽地清军一臂之力,恐怕半个闽地,已经入大西军之手了……。”

    这话让在场众人微微颌首认可,就连莫执念也不例外。

    正是因为金华卫“助”闽地清军一臂之力,才在长汀挡住了高一功部的东进。

    当然,谁都明白,这是吴争定下的谋略。

    光复闽粤,扫荡二地清军,其实只是举手之劳,可如果迅速光复了闽粤,反而让清廷解脱了。

    断臂方可求存。

    只有让闽粤清军继续存在,才能让清廷陷入泥沼不可自拔。

    清廷想主动弃闽粤,肯定舍不得,也无法向治下军民交待。

    可不弃闽粤,被建新朝和大西军完全阻断了陆地交通,清廷想救闽粤清军,谈何容易?

    而二地的赋税,肯定是无法北运了的,清廷唯有通过建新朝控制的运河段,给予闽粤清军艰难的补给,可这样一来,有“雁过拔毛”之称的吴争,能不截留一半?

    这就是吴争谋划的变相的“围点打援”策略。

    让闽粤清军存在着,拖垮清廷,至少让清廷不断失血、没有机会舔拭伤口,直到最后油尽灯枯,不费吹灰之力光复失土。

    吴争继续道“本王断定,清廷不敢与我开战。整编了郑家水师之后,沿海数千里海岸线,皆在我水师的掌控之中,清廷新组建的号称战舰百艘的大清水师……呵呵,没有一年半载,怕是还出不了大沽口,清廷是不是得担心,一旦惹恼了本王,本王麾下水师一举登陆天津卫,诸公啊……到时本王若开口,可不是千儿八百就能打发得了的了……。”

    这话引得众人一阵大笑,也对,这话太长心气儿了,虽说谁都明白,在清廷大肆修筑大沽口炮台群后,水师要登陆天津卫不是容易的事,可道理还是这个道理,水师真要血拼一场,拿下大沽口的成算还是不小的。

    之所以不这么做,理由只有一个,最大限度地保存己方实力。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