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晋爵令#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莫执念一怔,随即苦笑起来,“王爷,这可是二千六百万两……六年前,如果崇祯帝有这笔银子,想必也没鞑子什么事了。”

    吴争哈哈大笑起来,“这话没错,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银子好办事嘛!可孤与崇祯帝不同之处在于,他借不到银子,可孤……嘿嘿,有人送银子上门,孤还不乐意要!”

    莫执念苦笑不断,但他无法反驳,吴争说得没错,大将军府从来不缺少银子的来处,多少人哭着喊着要送银子来。

    江南商会署外大门前,天天有人排着长队,不是为了取银子,而是送银子,入股。

    原本商会股本,每股本金为一千两,将许多中小商人排队在外,可现在,每股本金已经降至一百两,吸纳进了无数普通商人。

    有些胆大的商人,竟去汉明银行的抵押借贷,然后将借贷得到的银子入股江南商会,以获取利息差,可事实上,借贷与入股,只是汉明银行和商会之间,纸面上的划帐。

    银子一直就在商会手中,所有一切,实质就是一个笑话,但,没有人能点破这个笑话,因为,天下找不出有几个人有实力去点破这个笑话。

    吴争无疑是可以点破笑话的人,可谁会去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莫执念对吴争心服口服,五年多了,莫执念从开始时想成为吴争的合作者,慢慢变成了吴争的追随者,甚至不惜违背祖律,驱逐几个儿子,将莫家的继承权交给嫡孙女莫亦清,再将莫亦清送往吴争的枕边。

    为得不仅仅是利益,使莫家兴旺百年、数百年,这才是莫执念真正想要的。

    所以,莫执念对吴争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譬如现在,莫执念又需要用莫家的不动产业,去抵押给商会,来换取此时急需要投向东方红科技股份公司的大笔银子。

    “那……先投五十万两,王爷以为如何?”

    吴争摇摇头道:“不够!至少一百万两……八百工匠,上万雇工,原料、工钱、赏赐……哪样都不能少,莫老啊,咱们目前给不了人足以舍生忘死的大义,那么,不妨用银子去购买他们的忠诚和尽力。”

    莫执念轻叹道:“这……是不是太功利了些?江南千万民众,愿意为王爷效死命者众,何必非要用银子去换呢?”

    吴争摇摇头道:“这五、六年中,我见到了太多人死去。许多人死,只是为了自己吃口饱饭或者养家糊口,还有人死是因为想为被鞑子残害的亲人报仇,更有一小部分的忠臣义士,确实是为了心中的理想和抱负……可唯独,没有人是因为我去死的。我也不想有人为我死,因为我觉得自己不配、也没这必要……莫老,在实现天下大同之前,千万不要奢望会有人无条件为你去死,只有将利益趋同,那才是真正的忠诚!”

    莫执念不同意地反驳道:“老朽随时愿意为王爷去死,莫家上下皆是……。”

    吴争笑了,点头道:“我信,我当然信……可我不需要,也不接受。不仅仅是莫老,任何人的付出,都可以得到应有的回报,不,超额的回报,当然,这超额回报的兑现,需要功成之后,想来这一点,因为会被人理解。”

    “王爷所思,依旧逃不出高薪养廉的范畴。”

    “唔……是有这么些意思。但也不尽相同……我的做法是,只要你创造出一百两的利润,我就可以给你至少五十两的报酬……我只想公平。”

    “可如此一来,岂不是助长了民众逐利之心,长而久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岂不与王爷心中所想背道而驰?”

    吴争微笑道:“……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莫执念一愣,随即醒悟过来,他起身郑重向揖身一礼,道:“王爷英明!”

    吴争这话出自论语,说得是,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如果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国库报销赎金。

    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在国外赎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拒绝收下国家赔偿金。

    孔子知道后说,子贡做错了,从今以后,鲁国人将不会从别国赎回奴仆了。

    因为向国家领取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

    吴争点点头,道:“世人尚未开智,将国朝兴亡寄托于世人的道德上,未免太不智了。子贡的错误在于,把原本人人都能达到的道德标准超拔到了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这样使很多人对赎人望而却步。把道德的标准无限拔高,或者把个人的私德当作公德,两种做法只会得到一个结果,这就是让道德尴尬,让普通民众闻道德而色变进而远道德而去!那么既然做不到这点,何不以律法规范他们的行为,用钱财、利益去引导、换取他们的忠诚呢?”

    “王爷英明!”

    ……。

    次日,大将军府正式颁布“晋爵令”。

    “晋爵令”并非去改动既定封爵,而是在明律外戚封爵公、侯、伯三等之下,继续扩充了五等,分别为县公、县侯、县伯、县子、县男,而每级再分上下三级,譬如一级县公、二级县公、三级县公。

    以此来封授对国朝有功之人,并明文具体规定了五等十五级对应赏赐的银子数额,譬如最低三级县男,可获银三十两,而最高一级县公,可获赏银六千两。

    此令针对的不只是将士,也包括治下所有人,无论士农工商,皆一视同仁。

    简单地说,就算是个目不识丁的人,只要核准其对国朝有功,便可封授爵位。

    获得爵位者,可享有见官大一级的权利(仅限于府以下官员及礼仪),就是说无须向府县官员行礼,反而府县官员须向得爵位者行礼。

    同时,得爵位者享有越级向大将军府陈情的权利。

    得爵位者同时享有一子免试入江南三大学院就读的权利及入仕的优先权等等对应福利。

    当然,“晋爵令”最后规定了此新增的十五级爵位不得承嗣,仅本人可享受爵位的福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