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谁是那只儆猴的小鸡#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范文程悠悠道:“诚如彦演所言,江南商会已经到了非整治的地步,否则,朝廷财政势必皆落入江南商会之手……范某听闻,八大皇商入股商会股本之巨,竟高达二、三千万两,商人逐利,我等……不可不防啊!”

    济尔哈朗沉吟道:“可江南商会中,有名有姓的股东就有千人之众,无名、借名者不计其数,本王也不在二位面前忌讳,本王也有不少身家入股商会……朝廷如果整治,那会得罪多少人?二位,谁能保证中其中没有你我都忌惮之人呢?谁又能保证,南方那小子不会借此剥夺你我在商会中的利益呢,要知道,商会最大的话语权,还是在江南啊。”

    范文程悠悠道:“本来想着,李定国送女至杭州府,吴争定不会从我朝出兵闽地,那样咱们就可以借机限制、中断向南输送原料,掐断南面军工坊的命脉,从而以谈判胁迫其作出让步……不想,这小子还真如有顺风耳、千里眼一般,说起来他也够狠,真与大西军在长汀激战一场……哎,这样一来,想明里对商会动手已是不能了。”

    洪承畴思忖了一会,抬头道:“既然对商会有所忌惮,又不能明里动手,不如这样……来一着项庄舞剑!”

    “何意?”

    “杀鸡儆猴。”洪承畴嘴角一扬,微笑道,“惩治我朝官员,南面自然说不出话来。”

    济尔哈朗眼睛一亮,“妙计!”

    范文程皱眉道:“可要是惹恼了吴争,谁能保证他不来阴的?”

    洪承畴成竹在胸道:“钱谦益,无耻小人也,显然不会在意他的死活,不过,既是小人,便无足轻重,杀与不杀并无吓阻、威慑之意。沈文奎,为官清廉、言行磊落,算是君子,又是吴争同乡,杀他徒惹物议、授人以柄。”

    范文程问道:“那彦演兄意思是……陈名夏?”

    洪承畴呵呵一笑,没有回答,看向济尔哈朗,问道:“王爷意下如何?”

    济尔哈朗犹豫了一会,道:“陈名夏在汉臣中声望颇高,且与刚林、祁充格关系甚密,本王原本想着让陈名夏私下联络刚林、祁充格……也好一劳永逸,一举解决睿亲王藩之困。”

    洪承畴哂然道:“陈名夏崇祯十六年以进士授翰林院修撰,官至户兵二科都给事中。顺天府城破前十天,陈名夏极力建议召集山东义勇救援京师。城破之日,扬言上吊殉国,后不了了之。之后,有王姓山西秀才力荐陈名夏投效大顺,陈名夏从之,后入弘文馆。半年之后,再投应天府,不想被人弹劾从李贼,无奈之下才投了我朝,得保定巡抚王文奎推荐,复原官,超擢为吏部侍郎,后因出使江南有功,被皇上擢为吏部汉尚书……此人学有所长、性锐肮脏、好为名高,小人也。”

    济尔哈朗听完,略一沉吟,点头道:“也罢,既然是杀鸡儆猴,自然得有些份量……那就如洪大学士所言……就他了!”

    就他了?

    三个字,决定了一个朝廷尚书的生死。

    就算汉尚书没有实权,可终究是朝廷正经一品大员,就这么一言而决。

    看来,还真是一只鸡,用来儆猴的一只小鸡仔。

    ……。

    从杭州府至吴淞口,募集劳役三万之巨,纵贯三府,历时二年零三个月,总长七百三十六里的铁路,完成了。

    一架形如老爷车的车头,挂着四个仅单节载重百石的平板车,以时速绝对不超过五十里的速度,冒着浑浊的浓烟行驶于轨道上。

    吴争没有坐上去,哪怕那些想要奉承的官员一再“怂恿”,吴争都微笑着婉拒。

    因为吴争知道,这要是坐上去,没半个时辰,从头到角,但凡露在外面的每一寸、每一分肌肤,都会被染黑。

    吴争不想变成一个昆仑奴,黑脸白齿地惹人笑话,自然是不肯坐车厢亲历亲为的,吴争也没有将这事让给钱肃乐、张国维等人,因为这些人的性格……确实开不起玩笑,于是,吴争将这份荣耀赏赐给了马士英和李颙。

    这使得当天傍晚,混身上下一片黑灰的马士英和李颙回来,哭丧着脸、腿脚打摆,以一种怨愤的语气说道:“王爷,您这不是运人运货,是变戏法哪?!”

    没有程,只是从杭州府至嘉兴,已经让还是坐着软榻的马士英和李颙狼狈如厮,确实不如预期啊,吴争一本正经地赞叹着,哪怕心里怕已经笑得已经前俯后仰了。

    这是个奇迹!

    确实是个奇迹。

    不用吴争解说,大将军府诸主官已经诚恳地确认了这是个奇迹。

    虽然载重还远没有达到一列千石的程度,虽然速度也不比马车快,虽然环境的恶劣和耗费巨大不成正比。

    但只要看到试运行的诸公们,都领悟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可复制性,当然,他们的说法是,可仿制。

    南方缺马,更缺牛,对于生产而言,这二者是不可取代的。

    北方一匹只值七、八两的驭马,到了江南,至少值五、六十两,就不用说战马了。

    问题是,南方就算想花钱都无法大量得到,因为在这个时代,马,就是战略资源。

    火车,解决了这个最大的矛盾,虽然需要铺设轨道,无法象马车那么便利地穿行,但,这确实彻底化解了江南对畜力的饥渴,这一点,很重要,太重要了!

    随着大将军府极力推行地“货运”改革,南方对畜力地需求,已经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一匹驭马,价格已经被哄抬上百两,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杭州府一亩(小亩)宅院的价格仅三百两,也就是说,二匹半的驭马,就是一座宅院。

    这么比方可能还不清晰,那么简单地说,如果北方草原的牧人们,将他们的马运来江南,那么个个就是地主、土豪。

    而火车的出现,彻底解决了这一矛盾,存量的牛马可以做为农业用途,从而变相助力了农业,随着深耕、精耕地推行,亩产的增加已经不言而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