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同道,未必同心#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钱宅。

    此时的钱宅,已经不是当初占地数顷的豪宅,仅仅是一座四合院。

    正屋、东西厢房、后院,这做为一个贵为礼部汉尚书的宅子来说,尤显得寒酸了。

    要不是府门前那块镶铜“尚书府”的牌匾,怕是没人相信,这是一任尚书令的府邸。

    不过,此时的钱谦益,显然已经不在乎这些身家之物了。

    正如此时他说的,“短短一年间,钱某遭受丧妻亡女之痛,若非心中尚存一丝复仇之心,就该悬梁自尽……寻她母女俩去……。”

    说罢,以袖遮脸,掩面而泣,声不可谓不悲。

    话是这么说,说得悲中带壮。

    可陈名夏、沈文奎二人是不信的。

    这是一种第六感觉,虽然二人根本不知道第六感是何物。

    钱谦益抽泣完了之后,遂咬牙切齿地道:“多尔衮那狗贼已死,可满族还窃居汉人江山!好在如今满清大势已衰,只要吴王北伐,定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钱某是真不明白,为何二位大人要怂恿皇上建十万新军,难道是嫌吴王北伐太易吗?”

    陈名夏微微摇头,悠悠道:“欲速则不达……与其让吴王此时独力北伐功成,不如待明室中兴之日,天下王师、义军一同北伐……钱大人莫非,也有拥立从龙之心?”

    钱谦益脸色一变。

    沈文奎突然道:“吴王若想自立,怕不用等到此时吧?陈大人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陈名夏冷冷道:“陈某不比沈大人,沈大人与吴王有同乡之谊,吴王登上大宝之日,自然不会委屈了沈大人……。”

    沈文奎愠怒道:“夏虫不可语冰,沈某今日已过半百之年,经历国朝剧变、生灵涂炭,一切事都看透彻了,人生苦短,沈某此时只想复我汉人江山,之后回到上虞故地,做个田舍翁,耕田打渔,足矣!”

    钱谦益赶紧打圆场道:“都是自己人,二位何必为片言只语伤了和气?今日我等需商议荐何人襄助汤若望,前往南面向红番商谈购买火器事宜……。”

    陈名夏有些不耐烦地道:“什么红番?谁不知道,这两年来,汤若望与卫匡国暗中勾结,将松江军工坊所产火器运出海,再从东藩启运至大沽口?”

    沈文奎冷冷道:“既然陈大人如此清楚,何不出首弹劾?”

    “你……!”

    钱谦益急道:“你们今日这是怎么了,哪还有往日和睦之情份?”

    沈文奎没好气地道:“有人垂涎此次购买火器的好处呗……沈某今日说句明白话,这种好处,沈某没有兴趣!”

    陈名夏嗤声道:“沈大人前为淮扬漕运总督、后督陕西粮道,自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可是真佛面前不烧假香,桥归桥路归路,既然有心弃暗投明、投效吴王,这清廷的银子,不赚白不赚……钱大人以为呢?”

    钱谦益想了想道:“咱们三人如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旦事发,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说起来,谁也别嫌弃谁,谁也不比谁高尚,这样,我出个主意……不管是谁去江南,所得银子皆一分为三,各占一份,也少了相互猜忌,如何?”

    陈名夏哼道:“我本就这意思……奈何有人要扮正人君子,倒象是圣人转世……。”

    沈文奎怒道:“沈某虽不是圣人转世,可从无取过不该取之财,更是多有资助贫困之举……原本沈某是想提议,如今南面大将军府财政窘迫,此次去江南购买枪炮,若有额外所得,可捐献于吴王,也好稍稍洗清身上罪孽……罢了,既然二位有异议,就只捐沈某一份便是了。”

    钱谦益、陈名夏脸色古怪地相视一眼,沉默下来。

    ……。

    郑亲王府中。

    在钱谦益、陈名夏、沈文奎退去之后。

    洪承畴正色道:“这三年中,江南商会在江北大肆扩张,股本金从最初五千万两,急增至二万万两之巨,说其富可敌国,也不夸张……至今日此时,朝中多少王公贵胄、达官显贵皆与江南商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王爷、宪斗兄应该清楚,咱们须保大清,只有大清在,咱们才能活着!”

    活着。

    从字面上来说,很简单,通俗易懂,就是不饿死能呼吸。

    可济尔哈朗、范文程都听得懂,洪承畴话中的活着的意思,他说的活着,自然是有尊严地活着。

    怎么样才算有尊严?

    三、五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这种尊严太难得,数遍天下,廖廖数人而已。

    很显然,如果北伐成功,大清亡了,这在座的三人,没有一人可以有尊严地活着。

    就算此时立下大功,洪、范二人也无法继续立于朝堂之上,那么,失去权力、地位之后,何来尊严?

    恐怕连乡野泼妇都能随意地啐他们一脸口水,甚至性命难保。

    与其这样担惊受怕、朝不保夕地活着,不如背靠大清,有尊严地活着。

    济尔哈朗与洪、范二人不同,他的人生和阅历,让他更清楚地看到了未来,济尔哈朗不明白,但凡生老病死,总有个过程,可为何大清正是风华正茂之际,却被一个无名小卒生生掐断了已经成型的龙脉。

    人不能胜天,这就是已过半百、经历爱兴觉罗三代权争的济尔哈朗,敢于效仿多尔衮,将庶孙女嫁于一个汉人钱翘恭的真正原因。

    聪明人善于给自己留条后路。

    济尔哈朗打小就是个聪明人,如果自己不能登上那个位置,那就让自己得到善终。

    所以,在座三人虽然出发点不一样,但选择的结果是一样的,那就是向南方示好,但绝不叛清。

    说简单点,在允许的范围内,大开方便之门,可真要到了赤膊相见之时,不好意思,该怎样还得怎样!

    正是这个共识,让这清廷满汉三大巨头聚在一起,攻防共守、同进退。

    弃太后布木布泰、站到福临这边,也是这个意思,一个半老徐娘与一个旭日东升的福临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还需要选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