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人不可貌相#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吴争如此地作践自己,身后百姓无不掩面流泪,不忍目睹。

    廖仲平张口欲骂,可终究是张大了嘴,再轻轻合上,他长叹一声道:“你可知道,此举来的后果?”

    吴争坚定地回答道:“卑职虽然不敢保证这些人中没有奸细,但卑职可以肯定,最大部分人都是明人。若为了区区莫须有的一、二人或者三、四人,让数百人为他们陪葬,百姓何辜?民心何辜?大人放心,卑职会带他们去吴庄,严厉管束他们,若有一人背叛朝廷,大人可砍了卑职的头颅。”

    廖仲平看看吴争,再看看吴争身后的百姓,终于松口道:“既然你愿意为他们作保,本官可以破例……只是事关重大,本官需要向朝廷请示。你严格管束麾下人员,在本官没有回来之前,任何不得离开半步。”

    吴争抱拳道:“大人放心,卑职会看管他们待在原地。有劳大人了。”

    廖仲平哼了一声,调头而去。

    四处逃散的围观群众,眼见局势稳了,便又一个个地回来了。

    人啊,就算天就要塌了,也按捺不了看热闹的好奇心。

    吴争起身,向着围观的百姓拱手道:“多谢父老乡亲仗义直言,吴争在这谢过了。”

    可应者聊聊数人。

    相比而言,会稽百姓对地上那些鞑子人头更感兴趣。

    “咦,你看,这鞑子长得和我们真不一样哎。”

    “废话,这能一样吗?”

    “你看这眉须,怎么带点卷啊。”

    “咦……这张脸好凶。”

    “当然凶了,没听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吗?”

    “就是,要是不凶,咱大明的江山能让鞑子占了吗?”

    ……这时,一个半大孩子,悄悄脱离母亲的约束,走到一个人头边,好奇地用一根细棍将人头翻了个面。

    不想,这人头的眼睛没闭上,凶狠、狰狞的样子,直将那孩子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哇哇大哭起来。

    他母亲闻声赶来,“piapia”地打着孩子屁股,嘴里骂道:“夭寿啊,敢看死人头,你不怕半夜恶鬼将你捉了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吴争慢慢转头,身后的百姓还在向他磕头。

    “都起来吧。本官年少,还未娶妻,经不起你们这么磕头,要真是夭折了,我吴家就绝后了。”

    被吴争这么一说,地上原本感恩莫名的百姓,哭笑不得了。

    纷纷起身,向吴争作揖。

    那个妇人泪眼婆娑地上前道:“大人活命之恩,民妇会告诉儿子,让儿子告诉他的儿子,世世代代只要人活着,都记得大人的好。”

    吴争心底有一股暖流涌动,他发觉,原来他娘的给廖仲平磕的那三记响头,自己竟没有觉着委屈。

    吴争放眼看去,看到周思民正看向自己,眼神中那一抹关心清晰可见。

    吴争微笑着向他点点头。

    百户赵史正在不停地用棍子翻看那些人头。

    看了十来个,他凑上前来道:“吴哨官,你们在金山卫杀了百个鞑子,阵亡了多少人?”

    吴争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照实回答了,“十八人。”

    赵史惊讶道:“那可了不得。你可知道,之前朝廷刚刚在富阳一战,三万明军抗击六千清军,才杀死五百多鞑子,明军却伤亡三千多人。”

    吴争惊讶道:“三万对六千,难道是……没打赢?”

    赵史左右一看,然后低声道:“自然是败了,如果没有富春江,清军早就南下了,你前来,怕也不会有今日这一幕了。”

    吴争原本好转的心情又沉重起来,我拷,这打的什么仗啊?

    赵史见吴争沉默,用手指捅了吴争一下,说道:“兄弟,之前不知道你杀了那么多鞑子,多有得罪,别见怪啊?”

    吴争有些愣,看着这赵史前倨后恭,真有些受宠若惊。

    “这是哪里话,赵大人公务在身,卑职岂会见怪于大人?”

    “咦(拖长音),什么大人不大人的,一看你年纪就比咱小得多,你若不嫌弃,称咱一声赵老哥,那往后咱就是过命的兄弟,老哥以后还得仰仗兄弟呢。”

    吴争愣了,赵史是正六品百户,自己不过是个从七品哨官,还是不被认可的那种。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但看赵史的表情却不象是虚词。

    于是吴争试探地叫道:“……赵老哥?”

    “唉(应声),吴兄弟果然是豪爽之人,往后可还得多仰仗吴兄弟了。”赵史眉开眼笑起来。

    吴争反倒真懵了,心道,谁能告诉我,这是咋滴了?

    “赵老哥是正五品百户,小弟不过是从七品哨官,这仰仗二字,从何说起啊?”吴争是真诚地问。

    赵史也是真诚地答:“兄弟,你是不知道,富阳一战,把绍兴府都震动了。听说鲁监国差点拔腿……咳,你懂的。幸好兵部尚书张国维张大人、右佥都御史钱肃乐钱大人等人力劝,方才留了下来。这不,有监国诏令,但凡能杀鞑子过百人者,三品以上者官晋一级,四品至六品者官升二级,七品至九品者官升三级,各路无职官义军首领,直授从六品忠显校尉。”

    吴争愕然。

    赵史看了一眼吴争道:“吴老弟,按你的品阶原本至少可晋升三级,不过你是哨官,如今朝廷哪有钱来募兵?靠得还是军囤卫所,你恐怕会被转到卫所中去。这样一来,恐怕会折损一级,到时应该会是个百户。当然,要是你运气好,或许能得个副千户的肥缺也说不定。到时,就得仰仗兄弟了啊。”

    吴争听得毛骨悚然,这官也太不值钱了吧?

    从七品哨官到从五品副千户,这其中隔了四阶,相当于从连长直升团长。

    吴争是真不相信。

    别小看了副千户,那可是千户所真正主事之人啊。

    因为正职千户,往往是贵勋所世袭,却都不到任,也不管事,千户所里都是副职主事,甚至由底下某个看重的百户主事。

    赵史见吴争满脸惊愕,呵呵一笑,回头对他的手下大声喝斥道:“也不知道帮咱吴兄弟搬个凳子,一个个就知道白领饷银,真没个眼力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