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你才颇有童稚呢。#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惜我已身残,无法手刃仇人。”

    “既然你我已是兄弟,贤弟的仇便是愚兄的仇,总归是杀鞑子,到时多杀几个,就算是贤弟的。”

    周思民也被吴争此话震动了,他看了吴争很久,“谢谢。”

    郑叔也为吴争的话所感动。

    可小蛮却很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身上还带着箭伤呢,就知道说大话。”

    周思民也生气了,他回头斥道:“小蛮,闭嘴。”

    吴争心头大怒,不过这次吴争没有怼小蛮。

    因为吴争心中有了疑惑,这小蛮可能身份不一般,至少不会是个奴婢。

    否则,再怎么娇纵,也不会如此放肆。

    周思民歉然地对吴争道:“小蛮在我身边,一直疏于管教,倒让大……哥见笑了。”

    吴争微笑道:“不妨事,小蛮姑娘天真烂漫、颇有童稚,贤弟不必介意。”

    可小蛮听了却大声怼道:“你才颇有童稚呢。”

    ……。

    在海上大半天,终于看到了陆地。

    傍晚时分,大大小小数十条船入曹娥江,泊在会稽县码头。

    所有人都如释重负,扬头呼吸着这自由的空气。

    这里还是大明的土地啊。

    特别是象吴争、二憨、小安这样的当地人,更是归家心切。

    谁也不知道,变故,就这么发生了。

    潞王鲁监国在绍兴府监国,那么府治所在地会稽县,就成了临时首都。

    大批的官、军、兵都聚集于此,自然要部置江防的。

    吴争带着数十条船,千把人涌上岸,早已惊动了巡逻官军。

    还没等吴争立稳脚跟,百来人的明军就将吴争一行,堵在了江边。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一个百户军服的官员上前大声问道。

    吴争迎上前去,拱手道:“回大人,卑职嘉定总兵麾下亲卫哨官吴争。敢问大人如何称呼?”

    百户,这是吴争苏醒之后,见到最大的官了,正六品。

    那百户皱眉回答道:“本官会稽千户所麾下百户赵史。你从哪来,想去哪,做什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吴争心中暗道,赵史,找死?他爹得和他有多大的仇啊,取了这名?

    不过面上还是恭敬地回答道:“嘉定府沦陷,卑职死里逃生。卑职籍贯上虞县始宁镇吴庄,想回吴庄去。请大人行个方便?”

    那百户左右打量了一下,厉声道:“你一个小小哨官,带这么多军民上岸,意欲何为?可是鞑子派来的奸细?”

    这时,码头许多百姓开始围拢过来,前来看热闹,听百户这么喝斥,纷纷对吴争等人指指点点起来。

    吴争有些生气了,大声道:“大人,你看看我等哪里象奸细?”

    百户嗤声道:“奸细若能看出来,还叫奸细吗?况且,嘉定早已沦陷,你是嘉定总兵麾下,谁知道有没有投敌,否则又怎能带这么多人逃出来?”

    吴争大怒,本来是满心欢喜的登岸,认为回家了,不想却当众遭受“找死”当众羞辱,这落差也太大了些,年少气盛,于是吴争反诘道:“我等在金山卫码头杀死百名鞑子,抢船后渡杭州湾来此。我等为国浴血奋战之时,大人好整无瑕待在南方,此时却来诬陷我等投敌,好没道理。”

    被吴争这么一反诘,那百户也怒了,“好你这贼奴兵,敢顶撞上官,来人,与我拿下。”

    他身后百来名明军“锵”地抽刀指向吴争。

    吴争身边,二憨、小安哪肯让人威胁到自家少爷?

    小安、二憨“呛啷”抽刀遥指。

    吴争身后陈胜,也大喝一声,“备射。”

    一百三十多人弯弓搭箭,气氛异常凝重起来。

    那百户吓了一大跳,指着吴争骂道:“你敢谋反?”

    吴争怒目而视,“本少爷好好日子不过,随叔父在嘉定城拼死与鞑子拼杀,回到绍兴,却被你诬指谋反。”

    说到此处,吴争“唰”地撕开胸口衣襟,“你张大眼睛看看,这是鞑子的箭射的,你见了过有这样投敌的吗?”

    那百户被吴争的气势所慑,愣了半天,确实不敢下令攻击。

    先不说事情没弄清楚,他无权攻击,就说吴争身后,那一百多张弓,真打起来,占不了一丝便宜。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百户脸色忽青忽白,沉默了一会,瞪着吴争道:“此事本官做不得主,需要禀明千户,你且待着,本官去禀报。”

    吴争这才松开抓着自己衣襟的衣,拱手道:“有劳。”

    剑拔弩张的情况,终于缓和下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千户军服的人带着两队人马来了。

    来者带兵而来,让场内气氛再次凝重起来。

    吴争心中暗惊,难道真要在这干一场?

    真要是动手那就说不清楚了,自己可不想背着叛乱之名死去。

    在吴争内心紧张之时,那千户已经近前。

    一张方脸,两撇短须,表情严肃。

    “本官会稽千户所副千户廖仲平,报上名来。”副千户,从五品军职。

    “卑职嘉定总兵麾下亲卫哨官吴争。”

    “你家总兵何在?”

    吴争热泪涌出,“总兵吴大人已经为国捐躯。”

    那赵史就是个小人,此时在廖仲平身后出言道:“廖大人,主帅死而亲兵活,论罪该杀。”

    那廖仲平闻听皱眉道:“你家总兵已经为国捐躯,你身为亲卫哨官,却带兵逃离,还说不是叛逃?”

    吴争满目愤慨,这咋就没人信呢?

    他只得再次撕开衣襟,展露出创口道:“大人请看,当时卑职与鞑子交战,被箭矢贯穿,人事不省,由麾下将卑职拖离战场,方保得一命。大人,嘉定总兵吴之番乃卑职亲叔,若卑职当时还清醒,怎会弃亲叔于不顾逃离?”

    廖仲平是识货之人,他双目一凝,欲上前查看。

    边上赵史赶紧阻拦道:“大人小心有诈。”

    廖仲平喝道:“怕什么?此乃我大明之地,还惧这等跳梁小丑?”

    说完,廖仲平上前几步,来到吴争面前,也不说话,直接就将吴争的上衣扒下,扯开血渍斑驳的白布。

    前后贯穿的箭创,清晰地暴露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廖仲平沉默地看着箭创好一会,然后替吴争掩住伤口,拉上衣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