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胜利,是种毒药。#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士兵的眼睛里有了笑意,他们开始翻捡战利品。

    此时,有一个士兵突然喊道:“唉,你们来看,这真是鞑子嗳。”

    真鞑子,真是鞑子。

    不是明军降清的假鞑子。

    刚刚入关的鞑子,从面目就可以清楚地与汉人分辨出来。

    士兵们由此一齐大声欢呼起来。杀鞑子,竟如此简单?

    在这一刻,他们浑然忘记了之前对鞑子的恐惧。

    他们发现,原来鞑子和他们一样,能被刀劈死,能被箭射死。

    他们发现,原来鞑子也会害怕,也会象他们一样转身逃跑。

    这一仗,让士兵们重新树立起了信心,他们能自豪地说,自己已经杀死过鞑子了。

    陈胜带着麾下百人,来到吴争身边。

    “大人打仗的本事,卑职深感佩服。”

    吴争扫了陈胜一眼,厌憎地随口应道,“你打仗不行,拍马屁奉承的功夫倒是很在行。”

    被吴争当着麾下的脸数落,陈胜老脸一红。

    其实此战,无非是取地势之利,以众击寡,以有备对无防。

    取巧而已,也算不得什么真本事。

    吴争看着陈胜尴尬,倒是有些不忍,遂道:“不过你没趁机逃跑,反而适时率军阻击鞑子,倒也不失为一条好汉。”

    “谢大人。”陈胜感激地应道。

    “不必谢,你们之后有何打算?”

    那百来名士兵眼神定定地看向陈胜,再看向吴争。

    胜利,是种毒药。

    会让人很快上瘾。

    尝过了胜利的人,就很难再想去品尝失败的苦涩。

    每个士兵的眼中,都闪动着渴望和期盼。

    他们渴望再一次胜利,就这么永远胜利下去。

    陈胜看了一眼吴争,迟疑道:“还能有何打算,之前本就打算逃出嘉兴府,各回各家的……若……若大人不弃,可否……暂时收留我等?”

    陈胜说得吞吞吐吐,他身为总旗,心中很明白,这乱世中,一旦分散,就自身难保。

    想要活着,这必须抱团取暖,人聚得越多,越活得久。

    可养军不是养鸡养鸭。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金山卫都一年没有发放军饷了。

    就算不发军饷,这么些人总要吃饭吧?

    如果吴争是个游击将军,不,哪怕是个都司、守备,陈胜都会毫不犹豫地表达归附之意。

    可问题是吴争只是个哨官,百人长。

    这七品的军职,根本无法从如今乱成一片的局势中,获得粮饷补给。

    陈胜担心的是,吴争养活不了他们。

    所以,才吞吞吐吐地试探。

    吴争摇摇头道:“本官不能收留你们。”

    陈胜闻听大失所望,那百来名士兵脸上更是布满了失望的表情。

    可吴争接下来的话却让们他欣喜若狂。

    “但本官可整编你们。每人每月二两现银贴补,总旗每月三两。”

    “大人说得可是真的?”

    “本官言而有信。”

    “大人是有地方筹措军饷?”

    “这你就不必管了,我自有办法。”

    陈胜眼神坚定,与那些士兵齐齐单膝跪下,道:“总旗陈胜携麾下原金山卫所九十三兵勇,愿遵奉大人号令。”

    吴争一个个打量着,说道:“想必你们都已经听到了,从今日起你们每人每月二两现银贴补。”

    士兵们都在笑,胜利,永远是最好的润滑剂,他们大声应道:“知道。”

    “那就好,但凡连续三个月本官没有发放饷银,你们可弃本官而去。”

    “我等不敢。”

    “有何不敢,今日你们归入本官麾下,便须令行禁止。本官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军令如山嘛。这是本官第一道军令。”

    众士兵面面相觑,他们开始以为吴争说的是客套话、场面话,不想吴争来真的。

    “我等遵命。”

    “很好。有一点你们尽可放心,那就是本官不会带你们投鞑子,若真有那一天,你们人人都可向本官背后捅刀子。”

    场内一片寂静。

    吴争平静地说道:“这是本官第二条军令。”

    “我等遵命。”

    “很好。既然本官都不能投鞑子,自然你们就更不能了。这是本官第三条军令。”吴争的脸色变得庄重,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轻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我等遵命。”

    “好!既然兄弟们信我,我就尽力让我们一起在这腌臜的乱世活下去,活到乱世结束,迎来盛世。”

    “我等愿为大人效死。”

    ……。

    打扫完战场,吴争从陈胜口中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六月十三,在杭州监国的潞王朱常淓已经开城降清。

    也就是说,吴争叔侄在嘉定与清军血拼的两个月前,杭州府已经被潞王朱常淓卖了。

    这世道的消息传输太闭塞了,加上嘉定地处东面临海,被清军势力所围,几乎与外界没有联系,竟连这都没听说。

    吴争不是个历史专家,他哪里知道这些历史的具体时刻?

    杭州的沦陷,那么嘉兴府周边出现鞑子就不奇怪了。

    这个消息,确实打击到了吴争。

    怎么办?回家的路已经被截断,如果是吴争几个人,说不定还能想法混过去。

    可现在,身边一百五十几个人,混过去无疑是痴人说梦。

    率兵突围?那就是开玩笑了。

    这一百五十多人,如果被鞑子骑兵追击,不用多,五十骑,就得全军覆没。

    看着那一百五十几张洋溢着信任的面孔,吴争心里有些后悔收编他们,甚至有种将二憨所杀贪官的金银分给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冲动。

    但左胸口“嘭嘭”跳动的心脏,大声地对他说“不!”

    这是那个真正吴争的心声。

    吴争不忍拒绝,也不敢拒绝。

    陈胜看着吴争的脸色,他能理解吴争现在的心思。

    其实在他率兵溃逃的那一刻,也曾面临着吴争现在的处境。

    这么多条生命交到你的手上,一念生、一念便亡,使你如泰山在肩,不得不再三谨慎。

    这就是陈胜之前被吴争喝斥、数落,而不自禁当众嚎嚎大哭的原因。

    投入吴争的麾下,陈胜总算是松了口气。

    因为他现在不需要再对这百人负责,他要做的,仅仅是听命行事。

    将这担子交出去,他无比轻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