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首战告捷#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吴争粗俗的言词,竟让场面渐渐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兵几乎没有和清军正面厮杀过。

    他们听闻的都是清军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视清军如虎如狼如恶魔。

    而主官的私逃,更是让他们士气崩溃。

    往往几个清兵,就能屠一村,一百清兵就能攻一县,一牛录(三百)清兵就敢入府城烧杀抢掠。

    吴争意外地发现,场面竟被自己控制住了。

    这时,小安匆匆跑了回来。

    “小安,有多少鞑子?”

    “回……回少爷,大概五、六十人。”

    “有骑兵吗?”

    “没,没有。”

    “有援兵吗?”

    “不清楚,但至少在我眼睛看到的范围内,没有敌人的援军。”

    吴争心中大定,转向陈胜骂道:“听见了吗?才五、六十人,你手下也该有五十人吧?咦……不对,这里不下百人了吧?”

    陈胜回头看了一眼,闷声道:“还有一个总旗,在遭遇时,被鞑子一箭射死了。”

    吴争骂道:“你就是个软蛋,一百人啊,遇见五、六十个鞑子,逃得都兔子还快。你就没想过,和鞑子拼个你死我活?”

    陈胜哽咽道:“就算打赢了又怎样?这五、六十鞑子能进嘉兴府地界,岂会没有后续援军?我等百来人,没有援军,没有补给,横竖无非就是个死……呜……。”

    三大五粗的汉子说哭就哭,倒让场面显得诡异起来。

    想人想己,那些被堵住的溃兵,一个个眼眶红了起来。

    确实,他们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只是丧失了信心。

    他们不是不要尊严,而是缺少一个领头人。

    吴争闻听,心中倒是一动,陈胜说得有理,鞑子怎会出现在嘉兴府?

    难道,嘉兴府已经沦陷?那自己回家的路就被阻断了。

    可这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吴争用力地甩甩头,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

    “陈胜,本官率手下五十几人御敌,你可带人在边上观战,若本官打输了,你要逃便逃,若本官挡住了鞑子,那你再决定战不战,如何?”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陈胜张着口,扫了眼后面的溃兵,点头道:“就按大人所言。”

    二憨突然说道:“少爷,区区五十几个鞑子,何须少爷出手,我与小安带人上去厮杀就可以了,还请少爷在后面替我们压阵。”

    吴争道:“伤不打紧,这两天吃了那老参,伤口已经结痂。”

    陈胜看看二憨,又看看吴争,没有说话。

    “陈胜,后面官道一里处,有个转弯,转弯处一边是树林,一边是陡峭山坡,你率己部隐于道路树林一侧。”

    “好。”

    “小安、二憨带人在转弯处的道路上列阵迎敌。”

    “是。”

    于是,各部迅速后撤到一里地的道路转弯处。

    看着要率部去道路边树林埋伏的陈胜,吴争突然道:“陈胜,你不会趁本官迎敌,偷偷溜走吧?”

    陈胜怒目而视道:“若大人真能拒敌,卑职必不甘人后。若大人不幸身亡,卑职也会留下,替大人收尸。”

    吴争仰头呵呵一笑道:“如此甚好!去吧。”

    陈胜带人离开。

    这时,郑叔匆匆上前来,问道:“大人,我等又该如何应对?”

    吴争道:“往回退,找个路边树林,隐藏起来,若见本官胜了,便出来,若是本官死了……呸,我都死了,你们关我啥事?”

    郑叔无语,愣了好半晌,转身跺脚,匆匆离开了。

    这说话间,小安再次来报,“少爷,鞑子已经在二里外,转眼间就到。”

    “噤声!”吴争下令道,“弓手准备,听本官号令行事。”

    五十七个鞑子昂首挺胸而来。

    一路上,他们猖狂得连个斥候都不派。

    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着,如同在他们东北一亩三分地一般。

    不过这也真怪不得他们。

    只要想想,就这么五十几人,就让陈胜那一百人不发一矢,闻风而逃。

    他们骄傲,也确有骄傲的理由。

    骄傲,有时是士气高涨的源泉。

    但有时,却是覆没的因原。

    他们此时并不知道,眼前,就是他们的死期。

    道路的转弯,加上右侧的小山体,让他们无法看见近在咫尺的伏兵。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吴争麾下,五十多个弓箭手在转弯处,二十步外弯弓待射。

    五十七个鞑子转弯,几乎是在面对面的情况下,才发现有伏兵。

    但此时已经晚了。

    “啾啾啾”的箭矢密集的射出,几乎不需要瞄准,双方之间的距离就这么点,可以说,箭矢一发即至,顿时十几个鞑子就被射翻在地。

    一轮箭矢射出,吴争没有丝毫犹豫,便大喊一声“杀!”

    士兵丢掉手中的弓箭,从地上捡起事先放置的腰刀,大喊着“杀!”向鞑子冲去。

    大喊,能让人摆脱心中的恐惧,也能震慑敌人的心神。

    鞑子猝不及防之下,被箭矢打了一记闷棍。

    眼见敌人向自己冲锋,慌乱之中,有十几个鞑子转身就逃。

    剩下三十几个不畏死的鞑子,与冲来的士兵撞成了一堆,厮杀起来。

    此时,陈胜表现得很不错,他在一见到十几个鞑子被弓矢射翻,就明白此战有了一半胜算。

    随即率埋伏的士兵阻击了溃逃的十几个鞑子。

    可怜那十几个鞑子,在百人的围攻下,被剁成了肉泥。

    士兵在无意识地倾泄着心中的恐慌。

    就象人遇见了鬼,第一反应就是拿起身边所有家伙什往前招呼。

    而此时,吴争这边也完成了厮杀。

    二憨表现非常亮眼,可以说被百人瞩目。

    他一马当先,每往前走一步,嘴里都会大喝一声“吃我一刀”,手中挥舞着钢刀,连斩四人,如同战神一般,极大地鼓舞了他身后冲锋的士兵。也正因为他作战的勇猛,加上他姓池,此战之后,被士兵爱称“池(吃)一刀”。

    宋安(小安子)不落人后,牢牢护住二憨左侧,抽冷子也杀了二人。

    手下的士兵见两个主官如此奋勇,也一个个强势起来。

    口中大呼小叫的,再没了之前闻鞑子色变的畏缩。

    一柱香的时间,总计五十七个鞑子被全歼。

    吴争这边,仅伤了三人,无人阵亡。

    而陈胜那百来人,连个伤者都没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