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小来思报国的思#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二憨闻听,丝毫没有犹豫,抽刀,上前一步,挥刀。

    白光如练,一闪而逝。

    那小旗甚至连惊讶都来不及流露到脸上。

    一颗人头掉到地上,“骨噜噜”地滚下了路边。

    尸体脖颈处的鲜血如喷泉般喷洒出,道路被染红了一片。

    所有人都傻了,谁会想到,车中的官员会这么狠,说杀人就杀人?

    围观的百姓顿时吓得一哄而散,在他们看来,吴争远比这十几个乱兵还要恐怖。

    那边马车边的三个苦主被吓傻了,怔怔地看着吴争,眼中的恐惧之意更浓。

    吴争伸出头去,对着那些已经傻了的乱兵说道:“你们被本官征用了,今日起你们便是本官扈从。”

    此时一个胆大的乱兵抖嗦着向前一步,发着颤音道:“大……大人,小的们是吴江卫所的兵。”

    吴争大手一挥,道:“战乱之秋,国难当头,本官征用尔等逃兵勘乱,已是不杀之恩,便是你家指挥使也说不出什么来,此事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哪家的规矩?

    那群乱兵张口结舌,心中不乐意,可真不敢出言反对。

    吴争扫了一眼,开口道:“不过,本官也不白差使你们,从今日起,朝廷的饷银之外,本官每月发你们二两现银以作贴补,如何?”

    江南盛产粮食,就算现在战乱,二两白银也够买二石(一石约合一百八十斤)粳米,能养活一家四、五口人了。

    而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十几两。

    所以听了吴争此话,刚说话的乱兵眼睛一亮,问道:“大人此话当真?”

    “本官说话算数,每月月底结清,但凡连续三月不发,尔等可自行离去,本官绝不为难。”

    那乱兵转身回去和其余人窃窃私语了一番。

    然后一齐转身,向吴争单膝下跪道:“我等愿听从大人之命。”

    吴争点点头道:“很好。先去把三具尸体埋了吧。”

    “是。”那乱兵应道,可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乱兵指着小旗那尸身上背的包裹道:“大人,那包裹……。”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吴争伸头看了看,“小安,去看看包裹里有什么?”

    小安应了,上前从尸体上解下包裹,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拎着回来,道:“少爷,里面是些钱财。”

    “打开看看。”

    小安解开包裹,里面是一堆碎银,大概有个三、四十两光景。

    吴争转头对那少年公子问道:“这可是你们的包裹?”

    那少年身边中年家人上前应道:“回大人,不是。”

    这时,站在吴争身边的乱兵上前道:“大人,这是小旗从过路百姓那……抢来的。”

    这么多的碎银,肯定不是抢一两个百姓,而是十几个,甚至几十个。

    吴争四下看了看,很显然也找不到苦主了。

    于是想了想道:“罢了,拿去与你那几个同袍分了吧。”

    那乱兵大喜,赶紧抱拳道:“谢大人赏赐。”

    抱着那包裹和众人去挖坑埋尸了。

    吴争转头向那锦衣公子招了招手,“这位公子,且上前来说话。”

    不想,那少年公子身边的美婢却紧上前一步,冲着吴争大声道:“你……你待如何?”

    吴争是好气又好笑,方才乱兵杀人抢掠,也没见她这么勇敢啊。

    如今自己救了他们,反而冲自己威风起来了。

    难道自己长着一副被人欺负的脸?吴争苦笑,穿越之后,还真没见过自己这张脸呢。

    不过吴争没想与婢女一般见识,就没有理她。

    好在那少年公子倒还是个识礼之人,他轻轻拨开那美婢,上前道:“大人有何吩咐?大人不经审判,便擅杀了一个在册明军小旗,这该当是知法犯法吧?”

    这什么世道,小旗抢劫杀人,他做为一个苦主倒不追究了,自己救人而杀人,反倒被指责。

    吴争仔细看去,这少年大眼、隆鼻,长得倒是清秀,只是那眼神现在却是满满的鄙意。

    吴争是真不明白了,这主仆难道是不分好坏之人?

    真是读书读傻了。

    “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哪里人氏,欲往何处?”

    “回大人,在下姓周,名……思民。金陵人氏。欲往杭州府投亲。”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吴争随意地问道:“李世民的世民?”

    不想,那周思民竟恨声道:“不。小来思报国的思,民怨鼎沸的民。”

    吴争算是明白了,这不仅是个读书读傻的呆子,还他娘是个愤青。

    他言下之意,无非还是在指责吴争擅杀那小旗。

    吴争不想与他纠缠,遂道:“既然公子已经安全了,便可自行离去,若你想报官,可去前面震泽县,或者回去吴江县投告,官府若要取证,可到绍兴府上虞县始宁镇吴庄找本官。”

    “敢问大人尊姓大名。”

    “吴争。”说完,吴争放下了车窗帘子,“小安子,启程上路。”

    “是,少爷。”

    周思民突然喊道:“君子无争?”

    “不。无法无天的无,争强好胜的争。”吴争在车厢中恶趣味地回答道。

    马车缓缓而去,车后面多了九人。

    看着那车影,周世民恨恨地跺了下脚,“草菅人命,又是一个狗官!”

    在他后面一直没说话的中年家人上前道:“公子,这哨官是绍兴府人氏,我等去杭州府投亲,不如跟着他们,也好有个照应。”

    “我才不要和这狗官同路呢。”可说完,便想到刚刚经历的惊险,脸色一白,于是改口道:“那……那就远远地跟着吧。”

    吴争身上有伤,马车速度不快。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

    吴争在车里闭目养神。

    这时,马车突然停下,小安在车边道:“少爷,眼见天色将黑,前面有个小镇子,不如找个客栈投宿一晚,明日一早再启程吧?”

    吴争道:“也好。”

    一会儿,一行人来到一家客栈门前。

    在二憨的搀扶下,吴争下了车。

    “小安,去把那几个兵安顿好了。”

    “是。少爷,之前那锦衣公子这一路都跟在咱后面。”

    吴争回头,看到那马车远远地行来,嘿地一笑道:“估计是怕再遇见乱兵滋扰吧。不管它,让他们跟着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