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今日便是最后一战#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残垣。

    断壁。

    阴风凄凄。

    袅袅几缕黑烟,从冒着点点火光的梁柱上升起。

    梁柱下是横七竖八趴俯的尸体。

    道路边残肢断臂,随处可见。

    整个嘉定城的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尸臭。

    死的人,太多了。

    “东门已破,今日便是最后一战了。”吴之番抬头望天,喟叹道。

    三天前,吴之番率领三千多临时招募的精壮,趁满清吴淞总兵李成栋,率主力攻打江阴之际,收复了被李成栋下令两次屠杀的嘉定城。

    李成栋闻讯之后,急率主力回击。

    三日下来,吴之番身边仅剩三百余人。

    吴之番身边一个参将劝道:“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撤吧,再不撤就真走不掉了。”

    撤?

    往哪撤?

    大明疆土虽然辽阔,可现今,哪还有一席安身之地?

    自己收复嘉定之日,无数故土难离的绅民,闻讯纷纷返回城中,弹冠相庆。

    此时自己若一走了之,难以想象,城中的百姓会是怎么的结果。

    不忍想,不敢想,想又有何益?

    不忍撤,不敢撤,撤了便是千古骂名!

    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已经渗出的热泪生生倒灌了回去,便是心酸、心苦。

    吴之番一把抓起陪伴他戎马生涯二十年的铁枪,往地上一顿。

    看向那说话参将时,吴之番的眼睛里已经是一片清平。

    “本官以身许国,欲与城共存亡。主意已决,再敢擅言撤退者,定斩不饶!”

    可当吴之番眼神,扫过面前一个个追随自己多年的嫡系将士。

    那一张张绝望的脸上,有疲惫、有不甘,是迷茫。

    吴之番的心,在这一瞬间有些软了,他扭过身去,沉声道:“有谁想走的……都走吧。本官来为你们殿后。”

    枪直,人直,脊梁更直!

    参将眼中热泪迸涌,遂单膝跪下道:“卑职从军十三载,从未听过主帅为下属殿后的,既然大人决意要以身殉国,卑职等岂敢苟且偷生。卑职愿追随大人,以身殉国。”

    身后数百人随即拜道:“愿追随大人,以身殉国。”

    声势震天……却是悲壮。

    吴之番虎目盈泪,慢慢扭转身来,再次看向那一张张熟悉的脸。

    突然,他的眼神在一个十七、八岁少年的身上定住了。

    这是在场数百人中,唯一一个眼神坚定,脸上还跃跃欲试的人。

    一身破碎的哨官服上,干涸的血迹已经结成了一个个硬块,那是敌人的血!

    “争儿,回吴庄去吧。”

    “不!叔不走,争儿便不走。三年前,我从家中偷偷前来叔叔处投军,今日我若弃叔不顾,就算能逃得了性命,也必不为爹爹所容。请叔叔下令,争儿愿为先锋。”

    “住口。这是本官军令。”吴之番怒吼道,远处,敌军已经前行,大战在即,“吴家仅你一根独苗,就算要死,你也得先延续了吴家香火。宋安、二憨,还不带你家少爷离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宋安、二憨随即一拥而上,各拉扯着那少年的一条胳膊。

    不想,那少年力大倔强,双臂一振,竟挣脱了去。

    他随即从腰间“锵”地一声抽出腰刀。

    大吼一声,“杀啊。”

    声嘶、力竭,便是决然。

    他竟只身向敌,冲了出去。

    “嗡”乌云蔽日般的箭矢扑面而来。

    小安和二憨嘶吼着持盾追向那少年,将手中的盾,遮挡在少年的面前。

    “嗒嗒嗒”之声,如同暴雨击打着窗户。

    只可惜,二人手中所持的是圆盾,无法真正合拢。

    一枝箭矢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穿过两盾之间的夹缝,瞬间贯穿了少年的胸膛。

    “争儿!”

    “少爷!”

    小安和二憨拖拽着少年,往后急退。

    吴之番虎目圆睁,一振手中铁枪,擎在头上,厉喝道:“儿郎们,随本官杀贼!”

    三百余人,齐声怒吼道:“杀贼!”

    一涌而上。

    与小安和二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吴之番侧头深深地注视了一眼那少年,留下一句话,“不管死活,带他回吴庄。”

    小安和二憨抹了一把喷涌而出的泪,对着吴之番的背影应道:“喏!”

    弘光元年(1645)八月十六,明嘉定总兵吴之番率数百残兵,迎击数十倍清军于嘉定城东门,力战不退,亡!

    阴风阵阵,天地为之悲鸣。

    嘉定城中那数万故土难离的人啊,可知道你们又将面对第三次惨绝人寰的屠杀吗?

    ……。

    数日之后。

    元和县通往吴江县官道上,逃难百姓络绎不绝。

    他们漫无目的,脸色麻木,眼神虚无呆滞。

    心中仅有一个愿望,就是南下,南下,南下。

    离这个人间地狱越远,越好。

    这时,由北向南,顺着人潮,过来了一辆马车。

    车后还绑着一只硕大的樟木箱。

    车外有两人,穿着一身破烂而斑斑血迹的军服。

    一个赶着马车,一个就走在马车边上。

    马车走得不快,象是怕惊动了车内之人一般。

    沿途的百姓纷纷避让。

    民不与官斗、民不与官争的道理,千百年来,深入人心。

    哪怕是逃难,哪怕是麻木,百姓下意识中都还记着这个礼。

    礼与理有别,礼在发乎于心的,而理是被规则强压的。

    人与兽的区别在于,人知礼,兽无礼。

    “小安,前几天那事,如果被少爷知道了,那怎生了得?”

    “闭嘴。怕什么?”

    “那是……杀官啊?”二憨遂压低了声音,吼道。

    “杀就杀了,与少爷的命相比,不用说是个贪官,就算是清官,也照抢不误。咱生是吴家人,死是吴家鬼。你放心,这事若真发了,就说是我一人所为,我一力承担就是。”

    赶车的二憨闷声道:“人是我杀的,与你何干?用不着你替我顶罪。”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小安道:“那也是我出的主意。”

    敢情,这二人还抢起来了。

    “杀了谁了?”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响起,明显是中气不足的模样。

    可这一声却令说话的二人大惊失色,转而齐声欢呼起来。

    他们将马车停下,掀起车帘,探头进去,“少爷,你醒了?”

    ……。

    吴峥(吴争)早上时就醒了。

    只是他的脑子里的记忆在融合,同时他还在仔细地听小安和二憨的对话。

    这两个话痨,真让吴峥熟悉了很多事情。

    吴峥虽然很不解自己竟会穿越,但并不意外自己的死,因为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吴峥是自杀的。

    他原是一个三十多岁,五线小城的工薪族。

    有个不甚富裕,但却美满的家庭。

    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女儿。

    本以为,就这么可以过一辈子。

    可改变命运总是源于一次小意外。

    15年初,家中的老宅被拆迁,得了三百万赔偿款。

    一朝乍富,手中有了这笔巨款的吴峥,开始发痒,手痒、心痒、全身痒。

    吴峥想要买幢排屋,差那么百把来万。

    于是,吴峥投身股市。

    吴峥以前也炒过股,十几万的小打小闹。

    这也让吴峥对融资融券不陌生。

    吴峥以三百万现金担保,融了二百万。

    把五百万投了进去。

    他的目标不高,只要有二成利,就出。

    他也很谨慎,为此咨询过客户经理。

    五百万的股票,就算跌去五成,也还有二百五十万,足以覆盖融资额,所以风险不大。

    可吴峥万万没想到的是,很多时候,运气二字决定人生。

    二十五块的股票居然跌到二块多。

    九个跌停板,之后便是遥遥无期的停牌。

    再开牌时,又是连续跌停板。

    想逃无路!

    二年多的时间里,吴峥从一个开朗的人,变得喜怒无状,怨天尤人。

    每月需要偿还的利息,榨干了家中所有的流动性。

    夫妻两人一年的收入,还不了融资利息的一半。

    一年前,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

    吴峥不怨,反而赞同。

    吴峥将唯一的财产,一家人住着的套房,留给了妻女,净身出户。

    能一个人担的事,何必连累一家人?

    一直以来,吴峥总在期盼着奇迹的发生,纵然明知不可能,却依旧在盼。

    等暴仓的那天,吴峥反而如释重负了。

    站在楼顶的那一刻,吴峥不悔。

    有过妻儿,不算早夭。

    愿赌服输。

    与其忍受羞辱活着,不如早些期待来世。

    耳边风声响起时,吴峥暗暗祈祷,来世……好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