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9章:老公我好爱你#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西门泽朝他伸出大拇指:

    “龙总,咱们真是相见恨晚,我这人也从来不会怜香惜玉,我自己的妹妹每天还训得跟孙子似的,别的女人算啥,哪个女人也不敢在我这里找茬,好吧——嫂子除外。”

    龙简阳回头看看安离琪,敞快地笑:

    “维思找茬也找不到你那里去,人家凌总护的紧,反正我这人就看不得不公平,之前在米国被欺负,我都拿着枪干过,混到现在谁也不是吃素的,我来得晚,怎么也得拿出点诚意,不然兄弟们怎么互相信任。”

    听他说话上道,赵熙有些不确定地搭话:

    “龙总听说跟少奶奶合作挺多的。”

    “别提了,本来是的,现在你家少奶奶被凌总圈起来了,让我跟个木头谈生意,烦得要死。”

    安离琪被逗得笑出声来:

    “哪有,辛然怎么会是木头,说话也很风趣的好吗!”

    赵熙也挠头:

    “辛然怎么会是木头,他不是挺能闹的小鲜肉吗。”

    龙简阳一翻白眼:

    “没共同语言,看到就想吵架,要不是看到维思的面子上,早就吵起来了,尤其每天头上包着纱布,总感觉在跟精神病人对话。”

    凌震宇看着身边小丫头精神不错,帮她端过牛奶:

    “别光顾聊,喝点东西!”

    她端起杯子喝牛奶,旁边的龙简阳看着啧啧称叹:

    “咱们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相信凌总还能这样宠女人?”

    “你得看谁,别的女人一眼不看,为了安离琪他都能不要命,宠算什么。”

    傅云深在旁边语气酸,眼神还扫了一眼。

    龙简阳在旁边看出端倪,有些不确定地压低声音:

    “傅医生对吧,咱们之间不是很熟悉,我有句话想问,你是不是取向有点问题?刚才这语气怎么听都像爱而不得啊……”

    西门泽听了笑的喘不上气来,指着龙简阳相见恨晚地说:

    “你说对了,我也一直这么想,自从上次之后就没再找过女人,每天围着我哥转,这是嫂子大气,换成我肯定吃醋啊……”

    话没说完,凌震宇拿起纸巾朝他砸:

    “滚蛋。”

    西门泽抱着头一边躲一边笑:

    “嫂子你看我哥打我。”

    安离琪笑得肚子疼,靠在凌震宇肩头撒娇幸灾乐祸:

    “谁让你乱讲,干脆拖出去糟蹋了吧!”

    她这样一说,连凌震宇都逗笑了。

    整个客厅气氛活跃,张妈在厨房也笑出眼泪。

    她做梦都没想到当初时时处处都是冷冰冰的屋子,现在能变得这么温馨。

    她觉得少爷真是找到了幸福,现在眼睛里总是放着光。

    她靠在门框上,看着他们两口子心里就感动得不行。

    手机有电话打进来,她擦擦眼睛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接电话:

    “老太太,您吃饭了没?”

    “张妈,我吃过了,蔡哲说跟我过来看看,琪琪那丫头睡了没,不想打扰到她休息呀。”

    张妈走到厨房窗口笑着回答:

    “老太太,他们正吃饭呢,您过来吧,少奶奶一直念叨您呢!”

    奶奶欣慰地笑:

    “听说他们要结婚,我跟蔡哲都很高兴,还想着要送结婚礼物,尘尘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结婚真好!”

    张妈心里一沉……

    听到那边电话里哲爷的声音:

    “欣姐,不是尘尘,是震宇,震宇跟琪琪结婚。”

    “不可能,琪琪是我孙媳妇儿,怎么能跟别人结婚,你弄错了。”

    紧接着电话就被哲爷拿到:

    “张妈你忙吧,回头我带欣姐过去看看,你跟震宇说有事打电话就好。”

    切断电话,张妈松了口气,想着这么多人都抢的少奶奶已经跟少爷结婚,谁也抢不走了,她打从心底高兴。

    安离琪他们正玩得高兴,几个人又开了好几瓶酒,尤其龙简阳今天特别高调,拉着几个人把气氛搞得热气腾腾。

    凌震宇最后嫌他吵,拉着安离琪上楼:

    “让他们继续闹,我送你上去休息一下。”

    西门泽当即赞成:

    “哥,你赶紧洞房去吧,今天我们可不走,得喝通宵呢,上次你结婚就在这里,我们都没尽兴,这次加上简阳,比上次热闹,咱们谁也不许走!”

    赵熙在旁边劝:

    “西门少爷,少喝点……”

    “赵熙你别劝,下一个该你喝酒,今儿高兴,我哥都不拦着,你怕什么,继续喝!”

    凌震宇不管他们:

    “你们随便,别把房子拆了就行,那边酒柜里的酒随便折腾!”

    傅云深也闹:

    “西门等会儿去选酒,他这里的酒外面大多都买不到,再拿两个杯子,喝着玩儿,张妈你别管我们,今儿就是高兴!”

    安离琪跟张妈说给他们准备好了醒酒茶,走到楼梯口又交代:

    “张妈,你别忘了给他们多切点水果,看一个个不要命一样,喝多了胃疼。”

    凌震宇拉着她走:

    “别操心了,除了你老公他们都不胃疼。”

    “你胃疼治好了就成啊,咱们结婚了,我更有理由管你,你不许吃凉的,不许饿着……”

    走到卧室门口,凌震宇反手一拉就把她拽进卧室。

    关门之后,安离琪就被他挤到门跟他之间。

    他胳膊撑在门上,低头看着她,呼吸慢慢加重。

    安离琪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

    “凌震宇——”

    “叫我什么?”

    他又靠近了几分,两个人的呼吸都缠在一起,她有点呼吸不过来,脑袋晕着,声音也变得更柔:

    “老公……”

    凌震宇唇角弯弯,轻轻扳着她的下巴,两个人鼻尖相抵,他的声音暗哑:

    “还有四周零三天,怎么办?”

    安离琪小脸通红,轻声说:

    “上次,上次也没事,我们——我们……”

    “上次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有点忍不住,琪琪我们结婚了,还是这个房间,还是这张床,我要把之前欠着你的都还给你。”

    安离琪脑袋更晕,思维有些不连贯,下意识地摇头:

    “没,没欠啊,你又不是没洞房,还——还很凶。”

    他笑得柔,贴着她的脸颊说:

    “所以,以后把温柔补回来,我会小心的。”

    “你不说要忍着嘛,怎么又变……”

    “舍不得你帮我,只有克制,不然要出毛病的……”

    他的吻真的很柔。

    像羽毛。

    像春风。

    还像拂过心湖的那点雨。

    她攀着他的脖子,点点滴滴,都是那么深刻入心。

    她轻声叫:

    “老公,老公——”

    他每一声都应:

    “老婆,老婆,是我,我们结婚了,是真的!”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被子上的,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近在咫尺,鼻翼之间充斥着熟悉的味道。

    她像是喝了酒。

    醉倒在他怀里。

    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美妙得她以为是仙境。

    他真的是想方设法让她舒服。

    她兴奋地叫:

    “老公!”

    看着她的小脸通红,他又来吻她,声音迷人:

    “老婆,我爱你。”

    安离琪眼睛闪出水意的朦胧,搂着他回应:

    “老公,我也爱你,好爱好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