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抬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59 暴打古海峰#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var  cpro_9xu_id  =  &#o39;117|u81&#o39;;  -->

    我真的是太感谢锥子了。

    不是锥子,我真的要被古海峰害死了,男人吃起醋来也很可怕的啊。我再三谢过锥子,又和他互相留了手机号码,约好日后再见。我不能来盐城了,但是他能来找我啊,到时候我跟他说说拿下盐城的事,希望他能帮助我吧。

    说完这些话后,锥子便翻过墙走了,我也钻进奔驰轿车里面,朝着城外的方向驶去。

    不久之前,古海峰驾着一辆警车,载着古玲珑也离开这。想到古海峰,我的心里又一股子火,这次真的差点被他害死,就因为他吃我和古玲珑的醋,就要把我给弄死啊,这人未免也太狠了、太毒了!

    我要是不出这口气,“张”字倒过来写!&1t;i>&1t;/i>

    盐城果然处处设满卡口,来来往往的车辆都被拦下检查,不过就像锥子说的一样,他的车子果然没人敢拦,无论走到哪都畅通无阻。我心里想,古海峰那辆改了盐城牌照的警车应该也是一样,谁没事会去检查一辆警车?

    我能清楚地看到,每一个卡口都贴了我的古玲珑的照片,张乐山的动作确实是快,不愧是盐城势力最大的家族。但是没人想到,这辆深黑色的奔驰里就坐着当事人之一,他们一看到是锥子的车,连口大气都不敢出,立刻就抬杆放行了。

    还好玻璃膜的颜色也深,没人看到车子里的情况。

    不过,临出盐城的时候还是出了点状况,有个新来的交警,好像不认识锥子的车,招手让我靠边停车。我一犹豫,还是没停,直接加大油门闯了过去,不闯不行啊,被人看到是我就完蛋了。&1t;i>&1t;/i>

    那个交警大喊大叫,接着又摸出对讲机来求援,说有一辆牌照为xxxxx的奔驰轿车闯卡,请求增援、追缉、拦截。

    但,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给了他当头一棒:“你失心疯了?那是锥子大哥的车!”

    总之,终于一路有惊无险地出了盐城,驶向前往无锡的高公路。我已经平安脱身,可以不用去无锡的,直接回我的姑苏好了。但我没有,我心里憋着一口恶气,必须得去无锡一趟,不然今晚都睡不着觉了。

    到无锡,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我一步也没停留,直接来到古家门口,“咣咣咣”地大声敲门。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下人本来想问问我是谁,一看我的脸,顿时惊讶地叫出来:“龙哥?!”&1t;i>&1t;/i>

    我抬脚就往里闯。

    没人拦我,因为古家上下都知道我和古玲珑、古海峰的关系,这个古家随便我进,不用遵守一点规矩。我大踏步往里走,一路碰到下人、护院,全都冲我微微鞠躬,并且叫上一声龙哥。

    我谁也没搭理,继续大步流星,很快穿过前院、中院,来到后院,一眼就看到古玲珑的房间还亮着灯。

    我对古玲珑的房间能不熟吗,当初我俩就在这里差点生关系!

    我立刻走过去,还没走近,就听房里传来“呜呜呜”的哭声,显然是古玲珑在哭。古玲珑一边哭还一边说:“张龙真的没出来吗,咱们必须得救他啊,让代正文去救他,让田有为去救他!”

    代正文和田有为,代表着无锡城的黑白两道,古玲珑能想到这两个人,就代表她愿意倾尽一城之力去救我了。&1t;i>&1t;/i>

    接着,又传来古海峰叹息的声音:“那是盐城,是张乐山的地盘,派谁去也没有用啊!那个锥子的实力你也见到了,张龙都不是他的对手,代正文去了也是死路一条!田有为是无锡的局长,去了外地也抓瞎啊。玲珑,是张龙主动要留下的,因为他不想拖累咱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已经被张乐山杀了,咱们就每年的今天为他上一炷香,寄托一下咱们的哀思吧!”

    因为我在古家畅通无阻,没有下人拦我,所以我进来了,他们还不知道。

    “不、不!”古玲珑哭着:“咱们对不起他,要想办法救他出来啊!”

    “放心,这事交给我去办吧,无论花多少钱,我也把张龙的尸身给要回来。”

    神他妈要回我的尸身!&1t;i>&1t;/i>

    古玲珑还想救我,古海峰则断定我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我早就气不打一处来,今晚要不是锥子,我确实已经死了。古海峰估计怎么都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吧?我怒从心头起,猛地一脚把房门踹开,杀气腾腾地闯了进去。

    古玲珑坐在地上,正抱着双腿哭泣,古海峰蹲在旁边轻声安慰。

    我一进来,二人同时抬头,看到是我,表情各不相同。

    古玲珑当然既兴奋又喜悦,猛地跳了起来,“噔噔噔”朝我走来,激动地握住我的手:“张龙,你没事,你回来了,太好了啊!”

    古海峰则是一脸吃惊的样子,就像是见了鬼。

    可不就是见了鬼吗,他以为我已经死了,结果我又出现在这!&1t;i>&1t;/i>

    我甩开古玲珑,直接奔到古海峰身前,“咣”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揍飞出去,接着又冲过去,冲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没放过,从头到脚给他来了一顿爆捶,还将他的身体甩来甩去,甚至撞烂了茶几和电视,整个屋子都变得一片狼藉了。

    砰砰砰、咣咣咣、咚咚咚!

    我是真的太愤怒了,也真的是把古海峰往死里打!

    古海峰以前做过大队长,身体素质当然不一般,但比起我来就差得远。更何况他也心虚,根本不敢还手,任由我拳打脚踢。古玲珑当然上来拉架,震惊地询问我到底怎么了,但我并不理她,她也根本拦不住我,我疯狂地暴打古海峰,很快就将他打得伤痕累累、浑身是血。&1t;i>&1t;/i>

    这里的动静当然吸引了不少下人,但是没人敢进来看,只能在门口窃窃私语。

    我都快把古海峰打死了也没停手,还要继续猛踢他的脑袋,古玲珑终于看不下去了,整个人扑在古海峰的身上,大声叫道:“张龙,你到底想干什么,海峰到底怎么你了,你话都不说清楚就乱打人,要不你连我一起打死算了!”

    古玲珑是真的生气了,也不叫我前夫了。

    古玲珑趴在古海峰的身上,我确实也不好下手了,也因为打了一会儿,我也确实有点累了。

    我喘着气,冷冷地说:“因为什么打他,你不能问问他么?”

    古玲珑似乎也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又低下头去询问古海峰:“海峰,你到底怎么他了?”&1t;i>&1t;/i>

    古海峰倒也坦诚,竟然真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可能也是因为知道说谎没用,索性原原本本地交代了。古海峰被我打得奄奄一息,说起话来断断续续,但还是说清楚了,一个字都没有差错。

    古玲珑听完以后当然愣住,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真相是这样的,更没想到古海峰会这么狠,竟然要置我于死地。

    我抱着双臂,冷冷说道:“所以,我打他冤枉了吗?我就是杀了他都不为过!”

    古玲珑也极其失望地说:“海峰,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古海峰低着头不说话,可能也是没力气说话了,他的头垂在地上,血从口鼻之中流出,蔓延一地。

    看他这样我更来气,忍不住又要上去打他,但古玲珑拦住了我。&1t;i>&1t;/i>

    “张龙,不要!”

    古玲珑都快哭出来了,甚至跪在我的面前磕了个头。

    “张龙,一切都是海峰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了行吗,你就不要再打他了,原谅他这一次吧!”

    古玲珑都这样了,我哪里还下得了手?

    更何况,她身为古家的家主,哪用得着对我这么卑躬屈膝!

    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把我赶出无锡!

    肯这么做,不还是因为把我当朋友,愿意跟我平起平坐地解决这件事吗?

    看着古玲珑呜呜哭泣的样子,又看着古海峰奄奄一息的样子,我长叹了一大口气,沉沉说道:“古海峰,玲珑都为你跪下了,你能看出来她真正喜欢的是谁了吧?你要是再怀疑她,就是你的不对了。好了,咱们的缘分到此为止了,我以后也不会再来无锡城了,大家各自珍重。”

    之前联系古玲珑,是想让她帮我引荐张乐山,接着再见锥子。

    现在不用啦,我已经和锥子联系上了,还有了他的手机号,随时都能见面。

    我也不是那种“用完了就一脚踢开”的人,但是我和古玲珑确实没什么必要再见面了。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身往门外去了。没想到古玲珑竟然又跟上来,一直跟到前院的大门外面,我实在忍不住了,又回头问她什么事情。

    “没事……”古玲珑低着头说:“前夫,真的不好意思,今晚给你带来那么大的麻烦……”

    “不要再叫我前夫了,咱们两个没结过婚,也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坐进锥子的奔驰车里,一路朝着姑苏城去了。时间已经很晚,我不是不能在无锡找个地方住下,但我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了,还是回姑苏吧……

    ()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