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别哭了,意哥疼你#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雨薇火了,以一种最耻辱的方式实现了她想大红大紫的愿望,她的名字,她的艳照,她的八卦,挂满了热搜榜,高度持续不下。

    萧雨薇哭的快要昏死过去,她第一时间澄清那些照片是假的,她从来没有陪任何人睡过,她也不需要,还自爆了千金大小姐的身世,可没人相信她,在水军的带领下,网上一水全是笑话她的帖子。

    萧卫国和李凤玲夫妇也急的上火,给萧沉打电话,让萧沉解决这件事,萧沉只是冷漠的回了一句话:“我没那么大的本事跟恒成叫板。”

    说完就挂了电话,对网上的事,一概不理。

    恒成集团萧卫国当然是耳熟能详的,可他不知道萧雨薇的事情怎么跟恒成牵扯上了,他立刻去问了萧雨薇。

    萧雨薇心虚的很,支支吾吾的把责任都推到萧知意身上:“是萧知意,她不要脸的勾引了恒成集团的苏二少,这事肯定是她干的。”

    萧卫国震惊,顿时就怒了:“知意认识恒成的二少,这事你怎么不早说?你们两个蠢货还去害知意,现在恒成只是报复了你,没有连累我们公司,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恒成集团怎么了,恒成集团就能非法在网上发别人的隐私了?还有没有王法了。”李凤玲护着萧雨薇和萧卫国据理力争,死不认错。

    “王法?你还看不明白吗,到现在没有一个网警出来删帖,你觉得是为什么?这都是你们自作自受。”萧卫国气的也不管了,直接甩袖离开。

    萧雨薇眼看着家里两个男人都不管她了,更是开始嚎啕大哭,李凤玲也慌了,母女俩抱着哭成了一团。

    医院。

    萧知意的验血结果已经出来了,血液里只含了安眠药的成分,没有其他有害药物了,医生给开了两瓶点滴,让护士给挂上了。

    两瓶点滴就挂到了半夜,苏意一直没有睡,躺在病床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萧知意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有点发愣,感觉自己在做梦,梦到了苏意。

    这个狗男人,真是在梦里都不放过她。

    萧知意气不过,伸手在他脸颊上重重拧了一下。

    苏意嘶了声,一巴掌拍开她的爪子,怒目瞪向她:“萧知意你神经病啊。”

    “你居然能感觉到疼?梦里的人也有知觉吗?”萧知意坐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梦?”苏意都被气笑了,指指四周:“睡傻了吧,看清楚这是哪里。”

    萧知意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病房了,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礼服已经不见了,换上了一身病号服。

    她大惊失色:“谁给我换的衣服?”

    “这里除了你就是我,你觉得呢?”苏意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逗着她。

    “混蛋!”萧知意跳下来就要去揍他。

    苏意也赶紧闪开了,嚷嚷道:“你这个女人果然狗,我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要不是我,你清白早没了。”

    清白?

    萧知意一顿:“什么清白?发生什么了?不对,我怎么在医院,我不是在酒店吗,你不是在s市吗?”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她在宴会上故意弄脏了礼服,准备帮养母把礼物送回房间就闪人的,然后发生了什么?

    她这是失忆了吗?

    “你以为呢,你养母和萧雨薇故意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你就没觉得她们有阴谋?”苏意一脸‘你警觉性也太低了’的表情。

    “我是觉得不对劲,所以早早就打算走了。”萧知意解释道,她也不是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她早就计划好了的。

    “那你太低估她们的卑鄙了,她们提前就在你的酒里下了安眠药,你一进房间就睡着了。然后你养母又把房卡给了一个油腻中年秃顶老男人,想毁了你的清白,让你嫁给那个老男人当填房,那老男人的儿子都十几岁了。”苏意把她不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萧知意的脸色瞬间褪去了所有的血色,像是失去了支撑,整个人无力的坐到床上,垂着头,一言不发。

    “你把她们当成一家人,她们当你是什么?一件可以随便送出去任人糟蹋的东西吗?你是记着她们家抚养你的恩情,可有什么用?早跟你说过了,不要对萧雨薇心软,你非不听,这次要不是我感觉不对劲跟了过来,你现在早被糟蹋了。”

    “以后你可醒醒吧,长点心,你现在也成年了,早点跟他们家解除收养关系,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是很好吗?”

    “跟你说话呢,你倒是吱一声。”

    苏意说了一堆也不见萧知意会意,伸手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想什么呢,吓傻了?行了别怕,我已经给你出气了。也让她们看看,你也不是没人给你撑腰,随便任她们欺负的人。”

    回应他的却是萧知意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滴落到洁白的床单上,没有几下就染湿了一小片。

    苏意吓了一跳,萧知意居然哭了,这个女人居然还会哭。

    “你你你你哭什么,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苏意最怕女人哭了,赶紧手忙脚乱的哄她:“我都说了给你出气了,你别哭了。”

    可他不哄还好,越哄萧知意哭的越厉害,起初只是无声无息的掉眼泪,慢慢就开始啜泣起来,到了最后甚至开始嚎啕大哭,可怜的就像无家可归的孩子。

    苏意哪里见过这阵仗,他是有几个妹妹,但妹妹们都是娇生惯养被宠着长大的,从小到大就没受过委屈,一路笑着长大的,所以他从小就没怎么见女孩子哭过。

    萧知意这会哭的可怜,他的心都跟着抽了抽,认识她的时间不长,可她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活泼开朗的,哪怕是被萧雨薇欺负了,也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真没有想过她也会哭。

    女人哭的时候该怎么办?

    苏意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来,最后干脆心一横,把哭的跟只流氓猫似的萧知意抱进了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真是拿出了毕生的温柔。

    萧知意这一场哭了很久,好像要把压抑了二十多年的委屈全哭出来,苏意抱着她,胸前都被哭湿了一大片,滚烫的眼泪烫的胸口一阵阵泛疼。

    这个丫头,到底是受了多少委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