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吃醋了#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意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二点了,他坐在车里,喝了些酒,脑袋有点晕,看着视频里一群人有说有笑的吃火锅,尤其是萧知意,半点良心都没有,居然一个电话都不给他打,苏意越想越生气。

    “开车。”苏意向自动驾驶系统下达了指令。

    车子慢悠悠的行驶了出去,最后停下来的地方并不是苏家,也不是他自己的公寓,而是白霜住的小区楼下。

    苏意晃晃悠悠的下了车,用白霜之前给他的门禁卡刷开了单元门,然后进去乘坐电梯上楼。

    这会萧知意刚刚收拾完躺到床上,火锅还没吃完白霜就被医院一通急诊电话叫走了,等散场之后,她把残羹剩饭都收拾干净了,又把自己的行李都归置到衣柜和桌子上,刚能喘口气。

    砰砰砰,砰砰砰。

    第二口气还没喘完,外边就响起了敲门声,萧知意还以为是白霜走的急没有带钥匙,就出去开了门。

    门一开,一股酒味就扑鼻而来,萧知意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诧异的看着苏意:“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苏意拨开她走进来,跟进自己家似的。

    萧知意忙喊道:“哎哎哎,你换鞋,我刚拖的地。”

    苏意闻言往玄关处的矮凳上一坐,大长腿随意的伸出来:“你给我换。”

    “我又不是你家佣人,自己换。”萧知意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拖鞋扔给他。

    “那我不换了。”苏意无所谓,起身就要往里边走。

    萧知意一边拉住他,服了:“行行行,我给你换。”

    她可不想等苏意走了再拖一次地。

    苏意坏主意得逞,重新坐了回去,跟大爷似的伸着脚,等着萧知意给他换鞋。

    狗男人!

    萧知意一边腹诽一边憋着气给他换了鞋子。

    苏意趿拉着拖鞋往屋里走,萧知意则先去洗了手,等她出来,苏意已经在沙发上葛优躺了。

    “霜姐不在家?”他半眯着眼睛,不要太舒服。

    “去急诊了。”萧知意没好气的问道:“这都几点了,你不回家来这儿干什么?”

    “吃饭。”苏意回答的干脆:“我晚上还没吃饭。”

    “骗谁呢,一身酒味。”萧知意不信。

    “一身酒味就代表我吃饭了?光喝酒不行吗?”苏意说的理直气壮,再说他的确是没吃饭。

    萧知意:……

    说的好有道理,无话反驳。

    “那真是抱歉,你来晚了,火锅都吃完了。”萧知意摊手,无奈。

    “没事,用火锅汤给我煮包方便面就行,我不挑食。”苏意表示自己很随意。

    萧知意抽了抽嘴角:“你家吃火锅专门留着火锅汤煮泡面啊。”

    “对啊,我们家一向如此节俭。”苏意认真的点头。

    萧知意:……

    我信了你的邪。

    “反正我这里没饭了,你回家吃吧,你们家佣人肯定给你留饭了。”萧知意只想快点把他打发走了睡觉。

    “我饿,没有力气,回不了家了。”苏意开始耍赖,一副不吃饭就不走的样子。

    萧知意:……

    她忍。

    萧知意气呼呼的去了厨房,苏意唇角勾笑,躺的更舒服了。

    今天买了很多火锅食材,冰箱里还剩下一些,但萧知意是不可能给他煮火锅的,太麻烦了。煲汤的锅里还有剩下的排骨汤,萧知意就用排骨汤给苏意下了一碗面。

    不到十五分钟面就端了出来,苏意懒洋洋的去了餐厅,坐下来看了看碗里的面,颇为嫌弃的道:“就算不加个鸡蛋,也至少放几根青菜吧。”

    “你要求还挺多,真当这儿是饭店呢,爱吃不吃。”萧知意嗤了声,还嫌弃上了,要不要脸了。

    “吃。”苏意见好就收,拿起筷子撩了撩面条。

    萧知意离他远远的坐着,蹙着眉问道:“你到底去哪儿喝酒了?一身烟酒味不说,还弄了一身香水味,难闻死了。”

    “怎么,吃醋了?”苏意挑眉邪笑。

    “呵呵。”萧知意给了他一个冷笑:“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吃完赶紧走人,别弄的我这里一屋子奇奇怪怪的味道。”

    “还说不是吃醋了,醋味挺大啊。”苏意笑的更邪了。

    “你能别这么自恋吗,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香水味。”萧知意心头有一点点恼火,她没有去过那些风花雪月的场所,但听说那里面的女人全是妖娆性感那一卦的,她一想到苏意身边围了一晚上女人,就觉得有点反胃。

    晚上不该吃这么多的。

    萧知意站了起来:“走的时候请关门,谢谢。”

    扔下这句话她就回房间了,离他远远的,省得被一身香水味熏的犯恶心。

    苏意看着她的背影笑了,还说不是吃醋了,就差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你别误会啊,我就是和几个哥们喝了点酒,女人都是他们点的,我真没有和她们勾勾搭搭。”苏意笑着解释道。

    “关我什么事。”

    嘭!

    萧知意把门甩的一声响。

    脾气还挺大。

    苏意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他也没闻到香水啊,倒是酒味很浓。萧知意是狗鼻子吧,居然还能闻到香水味,明明他嫌烦把围在身边的女人都赶走了啊。

    哦,看来狗女人也没有表现的那么对自己满不在乎嘛,不然鼻子怎么会这么灵,听说女人只对在乎的男人敏感呢。

    想到这里,苏意觉得淤积了一晚上的闷气终于吐了出来,哈哈,这下轮到你生气了吧,哼,来呀,互相伤害啊,谁怕谁,看我不气死你。

    苏意志得意满的吃完了一碗面条,连汤都没有剩,吃完还自觉的把碗拿到厨房洗了,完事了也没走,重新躺到了沙发上。

    反正白霜上了急诊大概率是不会回来的,他就赖在这里不走了,气死萧知意这个狗女人,看她下次还敢不敢不识好歹,把他的好心当驴肝肺。

    想着想着苏意就在酒精的作用下睡着了,还做了一个美梦,在梦里萧知意穿着女仆装很听话,他让她亲左边脸,她就不敢亲右边,美的都笑出声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