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6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1)#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哪怕瑶姬的心里不断的在告诉自己不断地给自己加油打气,让自己不要太过耿耿于怀,应该相信蓝林妄的话好生的去准备成亲大典,可是人非草木,她的心也并非是石头做的,怎么可能会对那些事情茫然无知?

    之前因为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说亲近话的人,所以她只能将这份委屈和心中的焦急忐忑憋在心里面,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

    其实对于瑶姬来说,她也是觉得心里面憋闷的。

    百合的人虽然很好又很是端庄大方,甚至在瑶姬的心里面,百合便是为官家的女子,又或者是嫔妃也是绝对配得上她身上的气质的。

    她曾经试图想过要对百合倾诉自己的心意,可是百合人虽然心善,对她也态度很好,很是关心她。

    可在听她说说从前的事情的时候,百合没有那般的感同身受,只是会威严的告诉自己。

    “娘娘,您现在是西陵国的皇后娘娘了,您所思所想的,都是应该如何好好的去遵守规矩,好好的成为皇上的皇后娘娘,而并非是沉浸在过去。”

    这样官方的回答,让百合只是这一句话便是将瑶姬心里面想要说的千言万语给堵了回去,而瑶姬也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如今林绘锦误打误撞,算是可以倾听瑶姬心里面的心事,也是让瑶姬的心稍稍的好受了许多,并且瑶姬也愿意试探着向林绘锦倾诉自己的心意。

    因为她实在是憋闷的太久了,她实在是太想找个人好好的说说话了,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压抑,才觉得她是真真切切活着的人,而不是活在梦境当中。

    瑶姬的目光有些悠远,那是标准的陷入沉思当中的时候的样子,清润的声音缓缓的开口说道:“小时候家里贫穷,娘跟人跑了,只留下一个赌鬼的爹爹,还有一个烂赌的舅舅。”

    “从小我便是不能像其他的孩子那般享受着爹娘的照顾,不能买喜欢的袭上,也买不起喜欢吃的糖人吃不到,还要做很多的家务活和农活来去养活好赌的爹爹和舅舅。”

    “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不肯放过我。”

    瑶姬在说话的时候眼泪吧嗒吧嗒的向下掉落,伤心和痛苦的情绪似乎能感染的林绘锦一般,即便是让林绘锦这个旁观者,可是在看着的时候也是会觉得锥心刺骨。

    “为了能筹集到更多的赌钱,他们将年仅十岁的我卖入了作坊为娼。”

    回想起曾经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瑶姬的身体便微微的颤抖。

    曾经童年的那些经历对她来说是噩梦,让她痛苦一时,让她不敢轻易去回味。

    看着瑶姬瑟瑟发抖的样子,林绘锦的心里面顿时便生出来了一种愧疚。

    林绘锦倏地上前握紧着瑶姬的手,连连开口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

    “我只是因为我们长得相像,所以心里面对你好奇,倘若伤害了你,或者是让你想起来什么不高兴的事情是我的不对。”

    “要不然咱们别说了吧。”

    林绘锦脸上满是自责和愧疚,瑶姬在说着自己曾经的事情的时候,浑身颤抖那是打从心底里面所散发出来的恐惧和对之前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的害怕和忌惮,那种感觉是装也装不出来的,看的林绘锦鼻尖微酸。

    她是很幸运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被自己的父亲捧在手掌心的,虽然一样早早就没了娘亲,但是她的日子比起瑶姬起来确实不要好的多了,如今看见瑶姬这般伤心失落,也是让林绘锦的心里面过意不去的。

    她原来只是怀疑瑶姬的身份来历,觉得瑶姬可能是被蓝林妄故意拿过来来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又或者是蓝林妄的一把刀……

    但是没想到……

    可能瑶姬的这张脸的确碰巧和她娘亲相似,也可能蓝林妄将瑶姬找过来当真是想要把她当成一把刀。

    但是这样身份可怜的瑶姬,是让人很是心疼的!

    不想在面对林绘锦的劝说的时候,瑶姬却是惨白的脸上却是强撑着镇定地摇了摇头,苦笑着的开口:“没关系,我现在好多了,只是要劳烦你在这里听我诉,说是有些玷污了你的耳朵的。”

    瑶姬的目光有些悠远,飘到了思绪,好像一瞬间便飘到了多年前:“那时候我上前年纪还小,被卖进了作坊里面之后也不太知道里面的姑娘都是要做什么,但是隐约之间,我也是稍稍明白一些的。”

    “我不肯,我不肯听话,不肯听从那作坊里面的妈妈和打手们的命令去学习,去做事,她们便打我,每次都将我打的死去活来之后,却还是依旧要强迫我去陪那些油腻腻的客人。”

    “我每天都是在挣扎和绝望当中度过的,每一次听起门外响起的脚步声都会下意识地从噩梦中惊醒,而后将自己蜷缩在角落,担惊受怕的听着那脚步声渐渐的朝我靠近,换来的便是又一顿新的毒打和去陪客,渐渐的,我有些麻木了。”

    “我甚至很是没出息的想着,只要能好好的活下去,能少受一些苦,少挨一些打,那么就算是去陪那些油腻腻的客人也没什么。”

    “人嘛,连活着都成了问题,又何谈好好的活下去呢?”

    瑶姬垂眸:“就在我认了命,以为自己的这一辈子注定是会在那作坊当中逃不开的时候,我遇到了那个人。”

    之前的瑶姬在说起自己曾经的经历的时候,眼眶中始终是湿润的,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脸色惨白,痛苦挣扎,可是在说了这句话的时候,林绘锦能清楚的看见瑶姬那双漆黑的双眸。

    虽然是湿润着的闪烁泪光,可是却是不自觉地目光的亮了起来。

    那是一种打从心底里面所散发出来的笑容和光亮。

    更是一种打从心底里生出的欢喜。

    “他出现,将我从那作坊中的苦难带离出来。”

    “他替我买衣裳,教我学规矩叫我写字,让我知道什么叫做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幸福的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