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87章 终于体会到云辞的辛苦了#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所以,为了控制云辞,也是为了阻止南宫冽和云辞联手,两国一同共同抵抗着清家的力量,清家家主才想了这样一个一箭双雕的办法,他用毒药来威胁南宫冽和林婉月对林绘锦下手。

    若是成功了,那么掌握着林绘锦的生死的他必然会让云辞对他听之任之,即便云辞心中有着诸多的不甘心,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和自己作对了。

    毕竟云辞所喜爱的女人等性命,恐怕对云辞来说是非常要紧的,那么多年的时间相处,便是清家家主这个外人也能看清楚林绘锦在云辞的心里究竟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再者倘若那个毒是南宫冽和林婉月下给林绘锦的,作为林绘锦最爱的男人,云辞势必是要和南宫冽还有林婉月反目成仇,这样,假若南宫冽和云辞反目成仇,那么也就是相当于瓦解了朝旭国和祈天国之间的友好,这样朝旭国和祈天国便永远都不可能联手一同来对付自己了。

    如此一来,清家家主便不用废一兵一卒就解决了后患之忧,甚至可能他若是做得好的话,让云辞动手去对付南宫冽,又或者是帮忙南宫冽收拾云辞,这样的话他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很多。

    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笔不赚不赔的买卖,但是清家家主万万没想到,南宫冽的庸懦废物简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实在是怀疑当年云辞究竟是用什么手段能把这一摊烂泥给扶上墙??

    这也越是让清家家主的心里面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说什么都要提前将云辞这个劲敌给提前解决了,否则等着他日云辞渐渐壮大起来之后,对自己的威胁就更大了!

    清家家主忍不住骂了一句娘:“这都是到了什么时候了,还居然还有心思去带着自己的皇后在西陵国四处闲逛,当时是嫌自己命长,还是觉得她是真的不会对林婉月下手了!!!”

    清家家主目光阴沉的厉害,幽幽的看着南宫冽和林婉月离去的背影的时候。心里面突然有了计划。

    清家家主目光一闪而过的轻蔑。

    是。

    暂时之间,他的确是不想轻易的杀了南宫冽和林婉月,毕竟这两个废物虽然没有什么才能。

    可是对于云辞和林绘锦却还是亲近的,是可以用来威胁云辞和林绘锦的存在。

    不过……

    虽然不能杀他们,确实可以小小的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的,也更让他们的心里面警醒着自己所答应他的事情,既然答应了,那么就应当及早去完成,拖拖拉拉也是要受到教训的。

    这样,清家家主才能稍稍的减少自己心中的怒火,否则便是一向办事雷厉风行的清家家主,若是看见南宫冽和林婉月这般没用的废物模样,怕是不用等着将来预测你来对付自己便是自己生气,就足以让自己气的不行了。

    清家家主冷笑着的勾起一抹唇角。

    就在他决定好了的时候,缓缓地从怀中拿出来了一件东西,待那件东西被拿到面前的时候,方才能看清楚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

    嘶——

    居然是骨笛!!!

    和清如风那枚骨笛有些相似,但是却还是有着很大不同的!!

    那骨笛被放在了清家家主的唇边,而后阵阵清幽的笛声忽然从驿站内传了出来。

    这笛声相对清如风之前的那笛声,要更明显是会技高一筹!

    清如风的笛声很是有着血杀之气,光是听着清如风呢个吹奏的时候,都会觉得阵阵寒意。

    而反倒是清家家主在吹奏骨笛的时候,却是不但没有半点的血煞之气,让人觉得背后生寒,反倒是这笛子的声音分外的清越,听着便是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这便是功力高低的区别了。

    不管是骨笛也好,还是蛊虫也罢,都是清家所研究出来的!

    清家家主这个当家人,也是对骨笛和蛊术分外的娴熟,往往越高深的东西,并非是动辄打打杀杀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反倒是能平平静静当中才是最致命的!

    因为打打杀杀总是会让人下意识的生出防备的心思,有了戒备之心之后再想着去要人的性命就有些困难,但是要是能平平静静,甚至能让人陷入享受美好的氛围当中,那么无疑是在降低对方的警惕性,也便是更容易下手。

    仅仅只是吹奏骨笛这么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便是瞧出来了清家家主和清如风之间的高低。

    当真是可怕。

    倘若当真让清家家主和清如风正面相抗衡呢?

    怕是清如风也依旧逃离不开死亡的下场!

    清如风的存在,就注定是悲剧了!

    清家家主随便吹奏出来的曲目,是能在让已经收拾好准备出门的云辞和林绘锦微微停住了脚步。

    林绘锦狐疑地蹙着眉,眼神疑惑地看着云辞:“云辞,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那骨笛的声音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可是刚刚明明是存在的,林绘锦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是产生了幻觉了,就在她出驿站的那一瞬间,她听见了笛声,可是等着她停住了脚步,打算去仔细挺清楚刚刚到底是什么声响的时候,用这驿站内却突然十分静默。

    就连她之前所听到的那些声音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绘锦的心里面甚至当真开始产生怀疑了,是不是自己之前真的是幻听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声音出现,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太过劳累,又或者是太过神经紧绷了,所以自己才会听见那莫名其妙的笛声,才会产生幻觉了?

    林绘锦疑惑的眼神看着云辞试图从云辞的身上得到回应,不想云辞脸上的表情也和自己脸上表情没差太多,只见云辞静静的站在原地,眉心紧促的看着驿站的方向,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云辞?”

    “云辞你怎么了??”林绘锦上前试探着的叫了云辞几句,可是云辞却是毫无反应:“你在想什么呢?”

    林绘锦只觉得奇怪,云辞从来都没有过这样走神的时候,难道他也是听见了那莫名其妙的笛声???

    刚刚自己真的不是幻听,只不过因为那笛声实在是太短促了,所以当自己站住脚,想要仔细的去回头听一听那笛声的时候,便是笛声消失不见了。

    将本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