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84章 让人摸不到头脑#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倘若蓝林妄不是故意要利用他的那个新皇后话,为何当初要亲手将她送人??

    现在倒是装成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

    这究竟多么心大,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别人的身边承欢讨好???

    最让林绘锦觉得奇怪的事情是,倘若他真是打定了心意,想要利用女人来蛊惑西陵国以前的老皇帝,让他不务正业不思朝政的话,那么大可以直接选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反正他的目的是想用女色来让老皇帝色令智雍。

    那么。

    便是随便选择一个女人就可以了,天下间好看的女人那么多,他为何要选择日后将来成为自己皇后的女人,换句话说,既然蓝林妄是打定了心意想要让那个新皇后做自己的皇后的,为何又让她去侍奉其他男人?

    难道那个蓝林妄的心里面半点都不介意嘛?

    或者若是那个新皇后替他达成了心愿,也总是该被灭口。

    或者即便不是被灭口,也断然不会成为皇后这般身份尊贵的人。

    这个人也实在是太奇怪了,林绘锦都分不清他到底是喜欢那个新皇后,还是不喜欢那个新皇后了。

    不过,林绘锦虽然分不清那个西陵国的皇帝到底是要做什么,但是这并不要紧,只要他们心存疑虑,那便是那个蓝林妄和新皇后的身上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者,因为那个新皇后和自己的母亲容貌十分相似。

    倘若她和云辞一时之间找不到自己母亲的线索的话,那么便是从那个和自己母亲十分相像的女人身上下手,也并不是不可以的。

    “你觉得怎么样?”

    林绘锦自言自语了好久,将自己心里面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辞之后,便是将目光放在了云辞的身上,等待着云辞的见解。

    终究在林绘锦的心里面看来,云辞始终是她做事的主心骨,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只要有着云辞在,林绘锦不管去做什么事情,去想什么事情都是格外的有信心,心里面也是会格外的踏实、

    云辞在看着林绘锦的时候,云辞也是点头的点了点头。

    “可以,但是你打算怎样接近那个女子?”

    “听闻那个新皇后被蓝林妄保护的很好,怕的就是西陵国可能会有一些人反对她成为皇后,因此特意将她保护的滴水不漏。”

    “你想要见他恐怕也是难事。”

    云辞果然是云辞,这么一开口说话便是表现出来了即便林绘锦不想着从那个新皇后瑶姬的身上下手的话,云辞也是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云辞所做的准备也是一向要谨慎周全的超过林绘锦很多。

    听见云辞这么说,林绘锦的心里面也踏实了不少。

    林绘锦突然笑了笑:“这你就不懂了。

    “那蓝林妄就算是想要保护好她自己的新皇后,可是万万也是没有拒绝我的道理的。”

    “毕竟于情于理,我乃是女儿之身,又不是她们西陵国的人,也不会去反对她成为皇后,再者我们两个人样貌长得这般相似,我同那个新皇后有所交谈也是正常的事情。”

    “何况我也算得上是他远道而来请过来的贵客,又是占了一个太后年长的身份,勉强算得上是他的长辈。”

    “同他的新皇后见面,就算他的心里面是百般不情愿的,可是表面上却也没有办法直接了当的拒绝我的。”

    林绘锦的眼神转了转,说的条条是道:“倘若他真的想要拒绝我的话,也变更加能笃定那个新皇后的存在定然是有着端倪的,这样也方便我们直截了当针对她而下手,你说是不是?”

    好歹林绘锦也是跟在了云辞身边这么多年了,便是没吃过猪肉也是要见过猪跑的。

    总是被云辞熏陶,林绘锦现在也觉得自己聪明很多了!

    果然,在听了林绘锦的头头是道之后,云辞薄唇微微勾起一抹笑容,满意地看着林绘锦这份分析。

    “很好,不错。”

    云辞毫无吝啬的表达了自己对林绘锦的赞美之情:“既然你都想好了一切的话,那么就按照你所说的话去做吧!”

    “我陪着你一起去吧。”

    云辞知道林绘锦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那么便是说什么都不会改变的。

    她若是当真想要去见见那个新皇后也没什么!

    而她的母亲对她来说的确是要紧的,但是现在林绘锦是怀着身子的,她自己以身犯险前去西陵国皇宫的话,云辞说什么也不放心,万一有什么意外,那边是谁都不想预料,可是却又没有办法拯救的过错的。

    林绘锦要去做什么事情,云辞都会毫无保留的去帮忙和支持。

    但是前提是,不管林绘锦想要做什么事情,云辞都是要跟着林绘锦的,这样在云辞的视线注视之下,他才能稍稍的放心,让林绘锦去做她想要做的事情。

    “好。”

    对于云辞的关心林绘锦也是心知肚明。

    两个人简单商议之后,便直接动身起身,打算朝着皇宫内再度进发了,而这个时候,南宫冽和林婉月所到之处全是一片愁云惨淡。

    自打林婉月和林绘锦商量好了如何去做的对策之后,林婉月的心中便一直忐忑。

    即便是和林绘锦演戏,可是倘若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也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要想要做的滴水不漏,甚至连南宫冽和云辞都给骗过的话,也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林婉月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心不在焉。

    她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也是没有独自一个人去经历什么大事的。

    从前还未出嫁的时候,家里面有着林绘锦,她们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姐姐对她很是周全,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替她思考的周到,想的周全。

    嫁人之后,成为皇后固然艰难,南宫冽的后宫却没有其他的嫔妃,林婉月不需要和别的女人勾心斗角,只是好好的学着规矩和体统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

    林婉月只觉得自己的心里面好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给压着一样。

    将本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