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越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五十四章 老司机遇到新问题#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邓愈也不及多想,带着近万人的部队前去滁州投奔了朱元璋。

    听了邓愈这番讲述,我也觉得是相当惊奇。如果这《马前课》真是如那老道士所说,出自诸葛亮之手,这书真是神了。

    听说这书总共有十四课,不知道后来又讲了些什么。我问邓愈,邓愈当然是不知道。因为那老道士只给他讲了第七课和第八课的内容。

    要说类似于预言的神书,我倒是听说过《推背图》。这《马前课》以前真是没听说过,难道真是我孤陋寡闻了?

    邓愈见我发呆,突然问我道:

    “胡兄,你我也算生死之交了。你老实告诉我,你的那句偈语和我这句偈语是不是意思差不多?是不是也是预示着吴王朱元璋将是未来的天下之主?

    如若不然,当初朱元璋才取下和州,还只是郭子兴的一个部将,即使郭子兴死后,郭天叙、张天佑地位均在朱元璋之上,那胡兄的结拜二哥常遇春为什么又会投奔朱元璋?”

    听邓愈如此一问,我只好冲他点了点头。朱元璋即将建立大明,这肯定是百分之百会发生的。既然邓愈早年得到高人指点,现在我也没必要骗他了。

    我只好告诉邓愈,我这句偈语,和他得来的《马前课》第八课,差不多是一个意思。未来的天下之主就是朱元璋,而朱元璋的国号,就是与“日”、“月”二字有关,很有可能就是“明”。

    听了我这话,邓愈也是陷入了沉思……

    夜已深了,我和焦玉也辞别了邓愈离开了。

    第二天,我便带着焦玉去找杜黑子,关于洪都吴城镇兴建制作火器秘密基地一事,焦玉少不得要向杜黑子了解许多内容。

    焦玉在黑石岭中学艺之事,当初杜黑子也是知道的。这会儿,焦玉来向其请教兴建土木之事,而且又是我亲自带过来的,杜黑子当然是对焦玉格外热情。

    考虑到回洪都还得有段时间,我当即提了个建议,这段时间焦玉就跟着杜黑子学习土木工程管理,这对将来回到洪都吴城镇开展工作,绝对是有好处的。

    我提的建议,杜黑子也不好拒绝,焦玉更是求之不得。如此一来,这事儿就算成了。

    接下来,主要就是两件大事了。一是娶未了妹妹,二是兰儿生产。

    十一月十二日,在一众好友的恭喜道贺之下,我迎娶未了成了第四位夫人。

    为了营造热烈的气氛,郑有功、罗仁他们几个不仅置备了丰盛的宴席,还请了戏班子、锣鼓队什么的。一整天,我这府上就是吵吵嚷嚷的,一会儿鞭炮齐鸣,一会儿锣鼓阵阵,一会儿是喝酒划拳的吵闹声,一会儿是唱戏唱到精彩处众人的喝彩声……搞得我的头都快炸了。

    到了晚上,一些人用过晚宴之后,开始陆续告辞,我又是站在门口送行。直到就剩下罗仁、陈元贵、郑有功他们这帮锥子山的死党,我心想终于该消停会儿了。

    可谁知,这几个臭小子还意犹未尽,非得要闹个什么洞房,可把我给折腾惨了……

    直到亥时末,这帮臭小子才散了。

    虽然被折腾了一天,我骨头都快散架了。但想想我的小美人未了此时正在房中,我立刻又来了精神。

    当我推开房门,也顾不得欣赏霏儿她们为我精心布置的婚房了,门都来不及关上,就匆匆来到未了身边。

    当我揭开未了头上的红盖头,一位满面羞红的绝世美女正低着头摆弄衣角。

    我用手轻轻托起未了的下巴,未了轻“嗯”了一声,头随着我的手抬起,不过她的眼睛早已闭上了。

    虽然当天我是喝了不少酒,脸也是通红的。但我敢保证,当时未了的脸肯定比我还要红。

    此时的未了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令人垂涎欲滴,我不由自主地努起嘴,凑了上去。

    可就在我的嘴唇接触到未了那粉嫩的脸庞的那一刹那,只听得未了一声尖叫,同时,我被未了一把推开了。

    什么情况?

    未了这是害羞了?

    反应也不该如此强烈吧?

    大半夜的如此尖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胡硕玩了什么变态动作呢!

    正在我蒙圈儿之际,未了已睁开了眼,她双手抱着前胸,紧张地看着我。

    看未了这副害怕的样子,我的怜悯之心顿起,我柔声问道:“未了,你怎么了?”

    估计未了此时才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她吞吞吐吐地说道:“相,相,相公,门,门……”说着便用手指着门口处。

    我回头一看,这门还没关嘛!难道是因为门没关,未了妹妹害羞啦?

    我立即起身,去把门拴上了。然后回来,与未了挨身坐在了床头。我一手轻轻揽着未了的香肩,一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宝贝儿,你今天真漂亮!”

    据我估计,未了肯定是因为心情太紧张,所以刚才才会发出尖叫,并把我一把推开。

    按说,我也是个老司机了,怎么还跟毛头小伙子一样那么猴急呢?

    我不禁有些责怪自己刚才太冒失。

    想清楚了这些,我决定要采取温柔、循序渐进的方式。于是,我便揽着未了,在她耳边轻声说起了情话。

    很快,未了不再像当初那样抗拒我了,渐渐地将头靠在了我的脖颈处。

    我心中暗喜,看来,我还是对得起“老司机”这个称谓的嘛!

    正所谓“老司机遇到新问题”,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再次顿

    生挫败感。

    就在我认为前戏已经够充分的时候,我将自己满脸胡茬子的面庞悄悄地紧贴上未了那柔嫩的小脸蛋儿。突然,又是“啊!”的一声尖叫。紧接着,未了又欲从我怀中挣脱,双手开始用力向外推我。

    我当时就心想:未了肯定是害羞了!不过这不要紧,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只要生米做成熟饭,一切就ok了。

    于是,我根本不理会未了的挣扎,反而随着她的挣扎,我越发将她搂得更紧。

    可就在我准备用点强硬手段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因为我的嘴唇被未了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当时只感到嘴唇生疼,而且嘴角有一股发甜的味道。很明显,我的嘴唇被咬破出血了……

    这是什么情况?

    想当初,倔强的思淑也没有如此对待过我呀?

    就在我有些恼怒之际,未了已经嘤嘤地抽泣了起来……

    本来我还想责怪未了的,可一看见她哭的样子,我瞬间又心软了。我挨着未了坐下,轻轻地替她拭去泪水,柔声问道:“未了,你,你怎么了?”

    听我如此一问,未了不仅没有回答我,反而哭得更响了。

    当时,我真有点不知所措了,这实际行动一点儿都没有,反而把新娘子给弄哭了。这要是被霏儿她们几个听见,明天少不得又要数落我,肯定得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又欺负未了妹妹了……

    我只好一边替未了擦去泪水,一边轻声安慰她。好不容易,未了才止住了哭声。

    终于在我的反复安慰之下,未了才说出了实情。她告诉我,只要我有一点儿什么非分的动作,她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那恶老头子高惠的样子……

    听未了说了这些,我终于是明白了。都怪当初高惠这个糟老头子对未了的伤害太深,以至于给未了的内心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如果用现代的说法,未了是因为当初受到迫害的事儿,染上了心理疾病。可是,那个时候也没有心理医生,这疏导未了的事儿就成了个难题。

    既然未了是这个样子了,新婚之夜想要有点儿什么实质性动作肯定是不可能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帮助未了破除心中的魔咒,只能从长计议了。

    为了不让未了害怕,我跟她约定,以后我就搂着她和衣而卧,绝对不对她有半点侵犯。我相信,只要经过不懈努力,定能温暖她那颗已经冰冷的心。

    我胡硕可是个说话一言九鼎之人,说了不会有半点侵犯,那就绝对不会有半点侵犯。一连三晚,我都是搂着未了和衣而卧。可是如此一来,也是让我十分地难受。

    相信各位男同胞们都能体会到我的苦衷,怀中搂着一位绝世

    美女,却不能有半分动作。估计大部分人都会一边仰天吐血,一边大叫:“你杀了我吧!”

    到了十一月十五日晚上,也就是迎娶未了的第四个晚上,我决定不去未了房中过夜了,毕竟已经在新娘子房里睡了三个晚上了,我也不应该娶了新人忘旧人嘛!

    按照规矩,自然得去霏儿那里。

    再说了,即使不讲什么规矩,兰儿正大着肚子,肯定不能去,那就只能在霏儿和思淑中间选择了。按照日子推算,思淑应该正在月事中,当然就得去霏儿那里了。

    当时,姣儿和俨儿都大了,早有下人侍候着睡觉了,也不用再跟着霏儿睡了。当我敲开霏儿的房门之后,霏儿一脸诧异地看着我,问道:“你,干什么?这么晚了,还不陪未了妹妹早点儿歇息?”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