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越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五十章 见死不救#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再贵走后,谢再兴把李文忠的招降书又反复看了几遍,然后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

    谢再贵临走之前所说的那句话,让谢再兴的内心深处终于是起了波澜。就算自己投诚后被杀,那也是值得的,至少救了手下这么多兄弟的命。

    当初这些兄弟们都不顾家小的性命,跟着自己反水。可是现在投身东吴之后,还是沦为二等公民,处处受到排挤。更可恨的是,西吴军在城下虎视眈眈,而守城的弟兄们连肚子都填不饱,他觉得有愧于这些兄弟们。

    虽然谢再兴已萌生投诚之心,但他还是决定再向杭州争取一次机会。他采纳了五弟谢再贵的建议,立即提笔向杭州的潘元绍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求援信。如果潘元绍对于自己的最后一次求救还是无动于衷的话,他只能选择投诚了。

    当时,李文忠也只是从余杭东、北、西三个方向对余杭实行了半包围,余杭与杭州之间的通路并未封死。这主要是李文忠的兵力不够。另外,他也是故意围三阙一,让余杭的兵力试图退守杭州,这样他在野外打歼灭战,比起攻城的消耗肯定是要小许多。

    对于余杭的西南方向,李文忠虽未形成合围,但并不代表他没有派出兵力。不然,潘元绍的援军为什么每次“驰援”的时候,都能半道被西吴军截退呢?

    正是为了防止发往杭州求救信半道被截获,谢再兴连夜派出几名得力干将,扮作普通流民,趁着黑夜摸出余杭城,去杭州求救。

    四天之后,也就是十月十八日,这几名派去求援的干将回来了。他们没有带回杭州方向的援军,只是带回了潘元绍写给谢再兴的信。

    谢再兴打开信,潘元绍还是在信中老生常谈,鼓励他要克难攻坚,为国尽忠,人在余杭在。潘元绍在信中表示,他正在积极准备发往余杭的救援物资,并筹措军队,少则三、五日,迟则十来日,援兵必将赶往余杭……

    看完潘元绍的回信,谢再兴是气得一把将信撕得稀烂。

    谢再兴不禁破口大骂道:“娘希匹,杭州的储备物资都快堆成山了,还需要准备吗?大量的军队早已龟缩到杭州城,还需要筹措吗?不就是他们潘家兄弟一句话吗?还他娘的迟则十来日,十天时间乌龟都从杭州爬到余杭来了……”

    一旁的老五谢再贵立即安慰大哥,让大哥息怒。

    发了一阵脾气之后,谢再兴屏退左右,要与五弟谢再贵单独谈话。虽然余杭城内还有谢家老三,但老三就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成天就知道吃喝嫖赌,这种事儿也指望不上他了。

    兄弟二人经过一番密谋,决定先暂且等待三天。三天之后,要是杭州方向还没有任何动静,就由老

    五谢再贵亲自出城与李文忠接洽,去摸一摸李文忠的底,再决定下一步的动作。

    再来说说杭州城的潘家兄弟,他们此时也正是在仔细琢磨余杭谢再兴的动向。不过经过分析,潘元绍坚信,谢再兴作为一个西吴的叛将,肯定是不敢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向余杭城外的西吴军投降的。

    既然是这样,那咱们就吃定他了。让余杭城外的李文忠先猛烈地进攻城内的谢再兴部,等谢再兴的兵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咱再驰援余杭城。

    当然,也有可能咱们的援军最终没有能救下余杭。不过那也没有关系,那李文忠至少得付出脱掉一层皮的巨大代价,才能将余杭城内的谢家兄弟干掉。到了那时,即使李文忠胜了,兵力也被谢再兴消耗了不少。咱们只要安心地坚守住杭州,就成了。

    既然潘元绍决定吃定了谢再兴,那对余杭的救援工作就仍然是老一套,走走过场呗!只不过这一次,向来精明的政客潘元绍失算了。

    十月二十二日,见杭州方向仍然没有任何动静,谢再兴终于下定决心,让五弟谢再贵出城走一遭,去会会老朋友李文忠。

    虽然谢再贵是奔着与李文忠谈判去的,但在八字还没有一撇之前,还是要做好保密工作的。

    这日一早,谢再贵带着一彪二十余人的死党,从余杭城南门而出,对外宣称是去杭州方向打探援军的情况。

    谢再贵一行出余杭南门,向西南方向走出约三里之后,突然掉头,折向东行。

    余杭城内一彪人马杀出,早就引起了西吴军探子的注意,可这彪人马突然折向东,奔着西吴军的阵地过来了,那还了得?

    谢再贵一行,向东走出不到两里地,迎头就遇上了一队约五百人的西吴军。很快,谢再贵这二十多人的队伍,就被这队西吴军给包围了。

    可是出乎西吴军意料的是,这二十多人一没有跑,二也不像是要战的样子。

    直到西吴军的包围圈合拢之后,谢再贵才大声喊道:“我乃余杭守将谢再兴的五弟谢再贵,人称谢老五,估计你们军中应该有人认识我。我今日出城,不是来跟你们干仗的,我是有事找你们李文忠李将军谈,请你们速速带我去见他。”

    虽然谢老五之前在朱元璋军中算不上特别出名儿的人物,但大家好歹之前都是一个系统的,都是在朱元璋锅里吃饭的,这队西吴军中自然是有人认识谢再贵。

    谢再贵是谢再兴的亲弟弟,可以称得上是余杭城内的二把手。谢再贵说要见李文忠,带队的西吴军官自然是不敢怠慢,一面缴了谢再贵这彪人马的兵器,一边派人立即火速前去禀报李文忠。

    而这队西吴军的大部队,自然是“护

    卫”着谢再贵这彪人马,向李文忠的大营缓缓前进。这西吴军带队军官可不是糊涂虫,自然是要放慢脚步,缓缓前行,等待派去禀报的人回了话再说。

    万一李文忠不愿意见谢再贵呢?你要是带着谢再贵一路快马加鞭,突然出现在了李文忠面前,给了李文忠一个大大的惊喜,这不是没事儿找抽吗?

    离李文忠大营还有约十里地的时候,先前派去禀报李文忠的兵士已回来复命,说是李文忠让他们速速带谢再贵一行去大营,李文忠要见谢再贵。

    到了这个时候,这队西吴军自然是快马加鞭,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将谢再贵一行带到了李文忠大营前。

    让众人大感意外的是,李文忠竟然早早就在大营门口候着,好像这谢再贵倒是个什么了不起人物似的。

    见谢再贵下马,李文忠迎了上去,一抱拳道:“谢将军英姿勃发,真是威风不减当年呀!”

    见李文忠对自己如此客气,谢再贵也是一抱拳道:“让李将军见笑了。我谢老五如今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呀!”

    一听这话,再一看谢再贵声称是专门来找自己的,李文忠就已经断定,和平接收余杭有戏。李文忠立即是上前亲热地拉着谢再贵的胳膊,说道:“谢将军一路辛苦,快随我进去喝杯茶。”

    说完,李文忠是一边拉着谢再贵朝营帐里走,一边回头对身边的兵士交待道:“你们快去给谢将军的随行兵士看茶。”

    见李文忠突然对自己这么热情、这么周到,谢再贵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谢再贵心想,你李文忠要是早先对咱哥有这么一半儿客气,咱哥也不至于反水去投靠张士诚呀!

    李文忠、谢再贵二人入了营帐,兵士沏了茶之后,偌大的营帐里就只剩下李文忠和谢再贵两个人了。这样正好,这样有利于谈事情嘛!

    不待谢再贵开口,李文忠率先开口道:

    “谢将军,你大哥还好吧?

    唉!这要真论起来,你大哥谢老将军是吴王的老兄弟,也算是我李文忠的长辈了。当年都怪我年轻气盛,什么事都想着争个输赢。可谁知,我赢了争斗,却输了人心。

    谢老将军反水之后,吴王也严厉地责罚了我。当时,我还挺不服气。可是经过这两年的历练,我越来越认识到当年自己的无知。

    如果这次能与谢老将军共弃前嫌,让余杭百姓少受战乱之苦,这将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成功的事件之一。”

    谢再贵真是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从当初那个飞扬跋扈的李文忠嘴里说出来的吗?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几年不见,李文忠的秉性能有如此之大的变化?

    谢再贵不敢相信。李文忠

    越是表现的谦卑,谢再贵反而越觉得李文忠是在演戏。

    不过李文忠是什么人?他从谢再贵的眼神里,早已经读懂了他的疑惑。

    李文忠告诉谢再贵,当初他与谢再兴交恶,其实更多的是因为谢再兴是朱文正老丈人身份的缘故。李文忠坦然承认自己与朱文正历来不和,最后反而是让谢再兴从中遭了殃……

    对于李文忠这个说法,谢再贵倒是完全同意的。照李文忠这话的意思看来,现在朱文正死了,大哥谢再兴如果复归西吴,李文忠应该是不会难为他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