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越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九章 余杭告急#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善于用兵的潘元明听了弟弟潘元绍这番话,也是陷入了深思。弟弟潘元绍非常受到张士诚的器重,可以说张士诚派他来杭州,就是因为信任他,让他来代替张士诚在杭州推行大政方针的。那这个削弱谢再兴的计划,是不是应该早就在张士诚的计划之中呢……

    想到了这些,潘元明也就同意了弟弟潘元绍的做法,对待余杭的求援,只是象征性地驰援。每次派去驰援余杭的兵力也不多,一旦遇上李文忠的部队,一交上火就立马开溜。

    派去运送给养物资的部队,那更就不用说。基本上都是做做样子,给谢再兴派来的求援人员看。拉着给养物资出杭州城,走出十来里,立即回撤,然后派人告诉余杭的谢再兴,说是运送给养的部队受到李文忠部的偷袭,不得不回撤杭州城。

    也就是说,这近两个月来,余杭的谢再兴部几乎是有没得到杭州城的任何救援,全凭着将士们的毅力,与城外的李文忠部苦战。

    嘉兴投诚的消息传到余杭之后,余杭城内的兵士们出现了短暂的动摇。但经过谢再兴与其五弟谢再贵的一番苦劝,将士们终于又坚定了守住余杭的决心。

    可是这一次,吕珍、“五太子”的援军大败,李伯升率领湖州军民投诚的一系列消息传来之后,余杭的谢再兴部再次出现了危机。

    在将士们的心中,连吕珍、李伯升之辈都成了西吴的俘虏,余杭还能坚持多久?更要命的是,嘉兴、湖州都成了西吴军的地盘儿,杭州与苏州之间的联系就已被彻底割裂,杭州现在成了一座孤城。

    这一次,不仅是谢再兴麾下的兵士们开始动摇了,许多军官们也都渐渐开始动摇了,最后连谢再兴的五弟谢再贵也有些动摇了。

    面对杭州城内潘元绍的不救援,老五谢再贵本就有气,加上近日里官兵们私下纷纷议论,谢再贵终于是坐不住了,他单独找到了哥哥谢再兴。

    谢再贵对谢再兴说,杭州城的潘元绍、潘元明兄弟见死不救,这是要故意陷余杭于死地呀!咱们是不是该另作打算了?

    谢再兴没想到五弟谢再贵会跟他说出这种话,他惊讶地望着弟弟,许久才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在哥哥面前,谢再贵也不想拐弯抹角,他直接告诉谢再兴,眼下嘉兴、湖州都已成了西吴的地盘儿,杭州已然成了孤城。更让人气愤的就是,到了这种时候,杭州城内的潘家兄弟还对咱们见死不救。

    那潘元绍不肯派兵就不说了,他竟然连粮草、给养都不肯给我们支援,这分明就是要陷我们于死地呀!

    现在将士们每天早饭、晚饭都是喝粥,只有中午能管顿饱饭。而且这种情况还持续不了多长时

    间了,再没有给养物资运送过来,要不了一个月,兵士们一日三餐都得喝粥。肚子都填不饱,兵士们哪有力气打仗呀?

    而杭州城内储备的物资,至少够整个杭州的驻军消耗两年。可就是在杭州城内物资储备如此充足的情况下,潘家兄弟都不肯给我们的兄弟饱饭吃,其用心实在是险恶呀!

    听五弟谢再贵说了这些,谢再兴也是叹了口气。弟弟说的这些话都是实情,但眼下他又能怎么办呢?

    抛弃余杭,退回到杭州城去?

    估计一入城,就得被潘元绍给收拾了。正好让潘元绍给自己安一顶临阵脱逃、守土不力的帽子。

    抛弃余杭,带着手下的兄弟去当一股窜匪?

    那估计要不了三天,手下这些兄弟都会跑光。余杭的四周,不是西吴军的地盘儿,就是东吴军的地盘儿,自己只要一出城,准得被别人收拾。

    率余杭兵士向西吴投诚?

    那更不行。咱当初就是从朱元璋那边叛逃过来的,而且眼下攻打余杭的主将正是以前的死对头李文忠。真要向李文忠投诚,估计自己还没见着朱元璋的面,就会被李文忠给算计了。

    更为关键的是,昔日的乘龙快婿朱文正已经死了。如果朱文正还活着,谢再兴可能会选择投诚,毕竟一个大都督在朱元璋面前还是有些分量的。可是现在,肯定是不行了!

    这三条路都不成,那就只剩下一条路:死守余杭!万一战场突然发生一些不可预见的突发性状况,说不定李文忠就退兵了,咱们就是坚守余杭的功臣了……

    对于谢再兴来说,他只能选择这条路。

    当谢再兴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五弟谢再贵听了之后,一向骁勇的谢再贵也低下了头,陷入了深思。

    就在这时,有兵士来报,说是城下的西吴军射来一封箭书,言明是对方主将李文忠写给谢再兴的。兵士们得此箭书后,哪敢有半分耽搁,更不敢拆开,立即跑来交给谢再兴。

    谢再兴接过兵士递来的箭,从上面取下一封书信。一看笔迹,还是那熟悉的字迹,这正是李文忠的亲笔书。

    李文忠写给谢再兴的是一封招降书,不过这封招降书,李文忠还是费了心思写的。

    李文忠先是回忆了昔日自己的年轻气盛,没有顾及谢再兴这个老将的情绪,导致了将帅失和。最终,双方由上下级关系,变成了敌对关系。

    紧接着,李文忠又点出了谢再兴眼下的窘境。湖州、嘉兴均已成为西吴军的地盘儿,杭州已成孤城。对于杭州城内的潘家兄弟不救援余杭之事,李文忠当然是心知肚明。

    在信中,李文忠运用夸张的手法,历数潘元绍兄弟在救援余杭过程中的可笑之举。

    李文忠告诉谢再兴,潘家兄弟救援余杭,完全是在演戏,关键是这演技还不怎么样,连西吴的兵士都能看出来,潘家兄弟根本不想救援余杭。

    然后,李文忠又列举了西吴军对于刚刚投诚的宋兴、吕珍、“五太子”、李伯升等人的种种善意之举。李文忠特别提到,连“五太子”是张士诚的养子,投降西吴后都能受到优待,那他谢再兴就更不用担心什么啦!

    最后,李文忠十分真诚地请求谢再兴为了余杭城内的军民百姓,为了不让更多的兵士作无谓牺牲,开门投诚,大家共襄大举。

    李文忠向谢再兴保证,只要谢再兴愿意投诚,他立即向朱元璋上书,请求朱元璋不再计较谢再兴昔日叛变之过。

    李文忠在信中还提到了他的女儿谢翠英和外孙子铁柱,虽然朱文正犯了大错,但朱元璋并未为难谢翠英母子,反而是让马氏对她们母子格外照顾。

    还有谢再兴的小女儿谢翠娥,与徐达也是相亲相爱。虽然谢再兴的大女婿朱文正不在了,但徐达还在呀!以徐达的战功,朱元璋又怎么忍心杀掉他的岳父呢?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朱元璋昔日的老兄弟?

    不得不说,李文忠这封招降书还来得真是时候,正在余杭城内兵心涣散之际,他的招降书就到了谢再兴的面前。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李文忠的这封招降书,在感情上虽然有些夸张,但李文忠是真的打算如果谢再兴投诚,就不再跟他继续交恶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朱文正已经死了。

    当初李文忠借着自己是谢再兴上级的身份,处处为难谢再兴,其实他并不是针对谢再兴这个人,而是针对朱文正呢。

    李文忠始终将朱文正作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只要是与朱文正亲近的人,必然是他的攻击目标。

    可是现在,朱文正早已不在人世了。李文忠还跟谢再兴较个什么劲呢?如果谢再兴能率余杭投诚,这将是自己的一大功绩呀!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李文忠才在招降书的一开头,主动承认当年自己年轻气盛的错误。

    连李文忠这号人都能主动向谢再兴示好,老五谢再贵已经是怦然心动了。不待大哥发话,谢再贵便说道:“湖州投诚之后,兵士们都萌生了复归西吴之心。要不……”

    谢再兴没有让五弟继续说下去,而是打断他道:“李文忠是个阴险小人,他的话可信吗?”

    谢再贵叹了口气说道:“李文忠为人的确狡诈,但如果我们投诚,这封信的内容肯定会公诸于众。到时候,如果李文忠还对我们下手,那他恐怕以后也难于立足吧!”

    谢再兴摆了摆手道:“这事儿还是要仔细琢磨

    ,万不可草率行事。”

    谢再贵还是不肯放弃,他跟哥哥建议道:“要不咱们再向杭州求援?现在湖州已失,如果潘家兄弟还是见死不救,咱们就不能再在这棵树上吊死了。大哥,反正我是想清楚了。就算咱们投诚了,受到了朱元璋的清算,那咱好歹还是给手下的弟兄们留了条活路。如果不投诚,那就是给手下的弟兄们都不留活路呀!”

    谢再贵说到这里,谢再兴是将头向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他闭着双眼,冲五弟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回去吧!容我好好想想!”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