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越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六章 群众的智慧#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常二哥还是继续摇着头告诉我,康茂才的水军探子已经基本摸清了吕珍水军大营的布防情况。虽然吕珍的水军大营是环三山岛扎营,但泊在三山岛西边和北边的战舰只是少数,大部分战船都泊在三山岛的南边。

    吕珍如此扎营,一是有利于随时向我军发起攻击,或者是随时应对我军的偷袭。另外,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个时节的季风方向,让我们根本就没有火攻的机会。说不定咱们的大军在从南向北的推进过程中,反而会受到来到吕珍水军的火攻。

    即使按照我所说的,咱们派出火船绕道西山水域,从三山岛的西北方向发起火攻,也只能攻击到他的少量战船,而他的大部分泊在三山岛南边的战船,可以立即投入战斗。咱们的绕道偷袭小分队,很可能就成了瓮中之鳖。

    常二哥的这番话,再次让我陷入了深思。搞不定太湖上的吕珍水军,就搞不定湖州城中的李伯升部。而太湖上的吕珍水军无论是装备,还是人员,都占有优势。更让人郁闷的是,吕珍的水军大营还占了天时、地利的优势,实在是让人抓狂……

    想来想去,我又想起了咱们的“水炸炮”。不过“水炸炮”的威力虽然强大,但那必须建立在吕珍水军来咱们水域作战的基础上,咱们才能事先布设。要是去他的地盘儿上,咱们的“水炸炮”也是没办法事先布设。

    要是能引诱吕珍水军前来作战是最好了。可是这吕珍也是个人精,上次损失了一万多兵力之后,他就再也不跟咱们正面硬刚了,故意跟我们打起了消耗战。

    无解呀!真是无解呀!

    连徐达、常遇春都想不出办法来,看样子我们真是拿这个吕珍没有办法了。

    这一晚,我是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早上,人就昏昏沉沉的,一点儿精神也没有。

    罗仁他们几个看我这副模样,还以为我病了。我告诉他们几个,我一点儿病都没有,我是被这吕珍给愁的。

    罗仁他们几个一听这话,也是立即说要帮我出主意。我心想,连徐达、常遇春和我都想不出来折,你们几个能想出什么主意?

    但架不住他们几个一番好心,我还是将眼前的困境说给他们听了。

    问题一摆出来,他们几个也是立即就蔫了半截。火攻不行,“水炸炮”没有机会施展,水军实力又比上敌军,这可真是不好办。

    众人是大眼瞪小眼,瞪了许久,陈定邦突然冒出一句:“咱们能不能派特战队员或一些水性较好的兵士携带‘水炸炮’潜入到敌军水军大营中,悄悄将这些‘水炸炮’固定在敌舰船底,一旦敌舰开动,就自动引爆‘水炸炮’呢?”

    还不待我发

    言,吴成照就否定了这个意见。他告诉陈定邦,这船底都是光溜溜的,怎么固定“水炸炮”?除非钉几个钉子在船体上,不过那样一来,早惊动了船上的敌军。

    不过这时罗仁倒插了一句:“船舵上倒是可以固定‘水炸炮’,可是这效果肯定不好。因为船舵与船尾之间还是有个空隙,如果固定在船舵上,船舵肯定是会被炸毁,但船尾却不一定会损毁。即使船尾发生损毁,应该也不严重,达不到丧失战斗力的程度。”

    听罗仁这么一说,我倒是灵光一现。咱们完全可以将“水炸炮”用绳子绑在船舵上,绳子的长度要能确保“水炸炮”能自由流动到船尾底部。然后在船底扔一个系着绳子的石头或者锚之类的东西,绳子的另一端则系在“水炸炮”的触发装置上。

    因为这些敌舰都是舰头朝着岸边,而舰尾朝着湖心,因此咱们操作起来也比较方便。当这些船舵上被绑着“水炸炮”的敌舰启动时,肯定是要先向湖中心倒退。这样一来,随着敌舰的倒退,绳子会被逐步拉紧,“水炸炮”也会靠近船尾的船体,直至被扯入船底。

    当敌舰后退到一定程度之后,由于连接触发装置的绳子会被绷紧,最终会触发“水炸炮”,敌舰就到了该报销的时候了。

    我是一边给大家讲解,一边用手比划。好在是我讲述的这个东西并不复杂,大家很快就听懂了。

    不过,罗仁倒是有个疑问。咱们这个办法虽好,但如果有一艘敌舰先行动了,就会引发爆炸,那其他的敌舰肯定就会一探究竟。

    咱们的“水炸炮”刚开始是用绳子绑在船舵上、漂在水面上,这是很容易让敌军发觉的。一旦敌军发现了咱们布设的“水炸炮”,清除起来也不是很麻烦。

    如果真是那样,就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了。很可能咱们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绑好了几十、上百颗“水炸炮”,最后发挥了作用的只有寥寥几颗而已。

    罗仁的这个担心很有道理,不过陈定邦倒是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咱们绑好“水炸炮”后,立即趁着天黑去偷袭这些已被绑上“水炸炮”的敌军战舰,一旦敌军遇袭,必然纷纷起锚来迎战我们。这时,湖面漆黑一片,短时间内他们根本无法察觉船尾的“水炸炮”,最终他们就会引爆“水炸炮”,自尝苦果了。

    看来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本来一个无解的问题,大家这么一展开讨论,让人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告诉众人,咱们这个偷袭敌军战舰的办法是不错。但是,咱们不用去偷袭那些已被绑上“水炸炮”的敌军战舰。因为只要他们一动,就会被爆,咱们去偷袭他们,有点儿浪费的感觉。

    我这话一出,众人都是愣住了。他们不明白我想说什么。

    看众人不解的样子,我告诉他们,这三山岛的敌军水军大营是环岛而泊船扎营。咱不妨派火船迂回到西山水域,顺风放火。

    当三山岛西边和北边的敌舰遭遇火攻的时候,南边的大量战舰必然迅速启动。这个时候,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如果咱们从南边去偷袭,由于是逆风,反而不利于咱们行动。

    我这话一出,众人是拍案叫绝。

    当下,我也顾不得与众人继续废话了,立即去找常二哥。

    常二哥听了我的计划,是拿出地图仔细琢磨了一遍。

    最终,在我的这个计划的基础上,常二哥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他亲率一支精锐在天黑的时候,趁着夜色直抵东山的东南角,然后沿着东山的南岸折向西北方向行进,最后埋伏在东山的西南角。

    当咱们的偷袭计划成功之后,吕珍的水军大营肯定是损失惨重。这个时候,吕珍的残余兵力必然是从三山岛水军大营向东北方向逃窜。而常二哥就率领一支精锐在东山西南角的水域候着,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活捉吕珍。

    常二哥这是要一网打尽的节奏呀!倘若真能活捉或杀死吕珍,湖州的李伯升肯定是顶不了几天了。

    常二哥说完,也不待与我继续分析,立即是拉着我去找徐达和康茂才。

    当徐达和康茂才听完了我与常二哥这个作战计划之后,也是格外兴奋。当即,徐达、常遇春、康茂才经过一番仔细推演,就迅速敲定了一个方案。作战时间就定为第二天,也就是九月二十八日晚上。

    按照徐达的计划,康茂才部负责三山岛西边的防御,防止吕珍水军受到突袭之后,有水军欲从西边逃生。当然,火船攻击小分队,也得由康茂才负责准备。

    常遇春的部队兵分两路,一路在蓝玉的率领下负责安放“水炸炮”,并在三山岛南边水域集结,一旦敌军向东北方向逃窜,就趁势追击。另一路,当然是由常遇春亲自率领,在东山西南角水域设伏。

    为了再上一道保险,康茂才主动提出他将派出一支小分队埋伏在西山东南角水域,与常遇春部合力阻断吕珍水军的退路。

    而徐达则坐镇大钱港正北边的水域,在三山岛吕珍水军大营的西南方,随时兼顾各方。

    既然是蓝玉率军布设“水炸炮”,焦玉、丁德义等人自然就立即撤回。当然,先前已经布设在长兜港水域和大钱港水域的一百多枚“水炸炮”立即拆除,由我们带到三山岛水域去偷偷布设。

    当时,可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考虑到夜间行船,还有布设“水炸炮”都需要时间

    。康茂才的火船分队袭击时间就定在九月二十九日凌晨丑时正,也就是说,我们只需要在丑时前将“水炸炮”布设到位就ok了。

    按照这个时间点儿来推算,当吕珍水军大营遭受袭击,而向东北方向逃窜,估计在寅时时分会行进到常遇春的设伏地域。此时,正是天将亮未亮之时,正有利于伏击作战。

    九月二十八日一整天,除了让兵士们准备物资,剩下的时间就是休息。因为即将到来的这个夜晚,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