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越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一章 伏击“五太子”#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然,至于嘉兴府的一众官员,宋兴肯定也不会放过。抓住这些人,也是一个向华云龙邀功的机会。安排好捉人的任务后,宋兴自己则提着蔡彦文的人头,立即赶往东门。

    当我们到达东门的时候,夺取东门的战斗仍在进行。由于陈百户带着西吴军从城内向东门展开攻击,而且攻击又是在夜间进行,大部分守城兵士都在睡觉。因此,进攻东门的战斗异常顺利。

    当我们出现在东门下的时候,只有城楼上及城门洞子处还有约两百人,凭借着地利的优势在负隅顽抗。而内城的墙根处,却躺着不少兵士的尸体,就衣着来看,大部分人都是蔡彦文带来的苏州军。

    因为这内城墙根处的好些尸体根本就没有穿兵装,也没有拿兵器,就是穿了兵装的,也是着装十分不整。一看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在睡梦中被惊醒,慌乱之中还没来得及做好战斗准备,便成了刀下之鬼。

    见那些蔡彦文的余党仍然负隅顽抗,宋兴立即采取了攻心的策略。只见他提着用被单包裹着的蔡彦文的人头开始抡圈儿,抡了十来圈儿之后,他忽然手一松,蔡彦文的人头随着包裹的被单就落入了城门洞子处的敌军阵中。

    那伙敌军见宋兴扔过来一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也没闲功夫去打开看。

    只听得宋兴大喝道:“蔡彦文已死,蔡府已被攻陷,蔡彦文的人头就在此。你们不要负隅顽抗了,放下兵器,立即投降,我给你们一条生路……”

    听说蔡彦文已死,敌军一下子是炸开了锅。不过很快,就听见敌军阵中有人在喝止这些骚乱的兵士,让他们不要听宋兴胡说。

    不过,这敌军阵中的军官的喝止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刚才宋兴扔过去的那个包裹很快被打开了,事实胜于雄辩,蔡彦文的脑袋在此,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很快就有人开始扔掉兵器,准备投降。但蔡彦文的死党并不甘心,见有人想投降,立即上前一刀毙命。

    这一下,敌军就更乱了。不少人都生怕自己被长官给干掉了,纷纷开溜。那军官一看大势已去,立即吆喝着一帮死忠立即打开城门,欲从东门外逃生。

    随着城内西吴军的推进,东门很快被占领了,有一百余人投降了。剩下一支不足百人的蔡彦文死忠部队从打开的东门溜走了。

    不过,这支蔡彦文的死忠部队并没有好下场。就在他们逃出东门约一里之地,看看后面没有追兵追来,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他们准备放慢逃跑的步伐,稍微缓和一下情绪的时候,只听得耳边响起了“嗖嗖嗖”的破空之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惨叫声,然后左、右、前三方就响起了震天的冲

    杀声。

    不错,正是华云龙在候着他们呢!且说华云龙的部队一阵箭雨袭击过后,这支不足百人的残兵就损失过半,再加上三面杀声大震,这帮人还能怎么办?

    冲过去?

    就这几十号人,不可能!

    往后退?

    嘉兴城内已有大量西吴军!

    想要活命的,只有一条路。扔掉兵器,跪地求降。

    至此,华云龙几乎在没有付出什么代价的情况下,拿下了嘉兴。就在宋兴投诚的第二天,也就是九月十三日下午,海宁州和海盐县的两千援军抵达了嘉兴城下。

    宋兴立即出城迎接这两位千户入城。当这两位千户听说蔡彦文已死的消息,是又惊又喜。既然宋兴都已向西吴军投诚了,那这两名千户也没什么好说的,跟着降吧!

    华云龙拿下嘉兴,不仅未损失什么兵力,反而补充了几千人马。得人又得城,华云龙这次真是扬眉吐气了。

    嘉兴投诚的消息传到朱元璋的耳朵里时,朱元璋真是高兴坏了。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本来朱元璋是让华云龙佯攻嘉兴,让苏州和嘉兴方向无法驰援杭州的。可没想到,华云龙的这支佯攻部队竟然把嘉兴给拿下了。

    嘉兴一失,对于张士诚的东吴集团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嘉兴一失,苏州与杭州的联系被割裂开来,杭州方向的情报如果要传到苏州,先得想办法传到湖州,然后从湖州转到苏州。

    而就在嘉兴投诚不久,湖州方面也已经是岌岌可危了。或许这就是连锁反应吧。

    就在九月初,当张士诚收到李伯升传来的湖州告急的紧急军情之后,张士诚经过仔细琢磨,不顾亲弟弟张士信及诸臣的反对,坚决派出大将吕珍驰援湖州。

    当时,苏州也受到汤和、冯国胜、廖永忠等人的兵力压迫。张士信等人认为,朱元璋的最终攻击目标必然是苏州,只要重兵屯集在苏州,朱元璋的西吴军就拿自己没办法。

    而张士诚则坚持自己的判断,他认为汤和等人的军队在苏州北边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几乎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遭遇战,其目的就是为了牵制苏州的重兵,让其不能顾及湖州、杭州等地。

    另外,张士诚听说西吴军攻打湖州的主将是徐达、常遇春二人,就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如果不救援湖州,一旦湖州被朱元璋攻下,那苏州就没有战略依托了。

    在这里,我们还是要先表扬一下张士诚同志。虽然他比不得朱元璋,但他比张士信之流还是要强出许多的,他能称霸一方这么多年,还是真的有水平的。

    为了显示出救援湖州的决心,张士诚不仅派出大将吕珍,还派出了自己的一个养子。张士诚

    的这个养子,因为排行第五,且骁勇善战,被人称为“五太子”。

    在张士诚的亲自授意下,吕珍为此次救援湖州的主帅,率四万水军从太湖上直接驰援湖州。而“五太子”则为此次救援的副帅,率步军两万沿太湖东岸,救援湖州。

    就在华云龙攻克嘉兴之际,吕珍和“五太子”的驰援部队气势汹汹地朝湖州主战场开赴过来。

    嘉兴的事情已经圆满结局。我跟陈维林商量,他继续留在嘉兴,利用陆家的关系,拉拢嘉兴城内被俘的一些官员,还有嘉兴当地富商大户,为华云龙统治好这新克的嘉兴都贡献一份力量。

    华云龙得知陈维林的真正身份,以及陆老爷子是陈维林的老丈人之后,也是大喜过望。这次不仅是顺利攻下嘉兴,还可以利用陆家的关系,顺带着治理好嘉兴,如此突出的工作能力迟早要传到朱元璋耳朵里,加官进爵肯定是指日可待之事。

    至于我嘛,我决定带着罗仁他们几个,还有丁德义他们十名特战队员,立即赶往湖州。

    湖州眼下成了朱元璋与张士诚争霸的关键点,谁控制了湖州,谁就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作为常遇春的结拜兄弟,我必须立即赶往湖州,去助他一臂之力。

    当时,湖州已被徐达、常遇春的大军围住。几经打听,我们十多人终于是在九月十七日晚间,在南浔镇找到了常遇春。

    此时,常遇春在南浔镇、震泽乡一带刚刚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话说吕珍、“五太子”二人按照张士诚的部署,带领水陆大军前来驰援湖州的时候,徐达、常遇春早就做好了敌军前来驰援的准备。

    在消灭了湖州外围的防御据点,将李伯升压制在湖州城内之后,徐达的大军就主要分布在湖州的西面、北面,而常遇春的大军则分布在湖州的东面和南门。

    为了防备苏州方向过来的东吴援军,徐达让康茂才的水军将苕溪入太湖的几个入水口都给封堵住,防止东吴的水军由太湖经苕溪与湖州城内的守军汇合。

    至于太湖水面上的防御,徐达让康茂才在太湖上与东吴水军打游击、兜圈子,只要东吴水军无法入湖州城即可。因为在当时,东吴水军在太湖上经营多年,实力明显强于康茂才部,与其硬拼肯定不行。

    至于苏州过来驰援的陆上部队,必然是从东面而来,因此这狙击陆上援军的任务,徐达就交给常遇春了。

    常遇春在湖州东边仔细勘察了地形之后,将南浔镇、震泽乡一带作为了伏击地域。九月十六日,“五太子”的五千先锋部队行进到南浔镇,而中路大军也已行进到震泽乡地域。

    常遇春的伏兵立即从西边和南边两个方向向“五

    太子”的援军发起冲击。面对突如其来的伏击,一向骁勇善战的“五太子”并未慌乱。他指挥大军一边抵抗,一边向北边的太湖方向移动。因为太湖上有吕珍的精锐水师,西吴的伏兵要是敢追到太湖边来,他会在水军的配合之下,立即展开反冲锋。

    要说“五太子”面对常遇春的伏击,并未做错什么。他十分清楚自己水军方面的优势,并没有遇到伏击就慌了神儿,仓促撤退。而是准备机动到太湖南岸后,与太湖中的水军一起发力,贴着太湖南岸,接近湖州城。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