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越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九章 刺杀蔡彦文#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点儿也不难理解,蔡彦文只有一个,妾却有两个,每晚总会有一个妾独守空房的。蔡彦文可不想自己在妾甲房间里快活之际,由于妾乙吃醋,加上一时寂寞难耐,看见房外体格健壮高大威猛的巡逻兵士而春心荡漾,最终给自己整出一顶绿帽子。

    正是因为后院无兵士巡逻,这就给了陈维林他们足够的机会。陈维林让丁德义带着两名身手最好的特战队员把守在中厅进入后院的入口处,万一后院闹出动静,前院及中厅的兵士肯定会从此处进入,只要有丁德义带人守住此处,他们就可以有充分的时间组织撤退。

    另外,陈维林还派出两名特战队员蹲守在后院尽头的墙根儿下,并且已经在墙头上挂好绳索,万一行动失败,大家可以迅速从此处逃生。

    此外,陈维林还安排一名特战队员蹲守在后院中央的暗处,密切关注东厢房与西厢房两边的偏房。按照正常格局,这些偏房里应该住的是丫环老妈子等一些府中下人。

    接下来,陈维林又安排两名特战队员把守在西厢房门外,如果西厢房内有动静,这两名特战队员立即破门而入,对里面的人格杀勿论。

    最后,陈维林带着余下的两名特战队员来到了东厢房门外。因为陈维林决定,先从东厢房入手。

    陈维林带着两名特战队员在东厢房屋外仔细聆听了约一刻钟,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估计里面的人应该是睡死了。

    这东厢房和西厢房都是三开间的格局,中间的这一间是客厅,旁边两间才是卧室。但人究竟是睡在哪一间,陈维林也无法判断,只好让两名特战队员分别盯住一间,一旦有动静,立即告之陈维林。

    而陈维林自己则立即取出短刀,伸进中间客厅大门的门缝里,开始轻轻拨动从里面栓上的门栓。

    由于陈维林的动作很轻,几乎就没发出什么响声,直到门栓脱落,里面都没有任何动静。

    陈维林轻轻地推门,但这门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直到门开了三分之一,能够容一人通过了,陈维林才停止了推门。好在是仍然没有惊动到任何人。

    进屋之后,陈维林招呼屋外的二人也轻手轻脚地跟他进了屋子。这二人进屋之后,立即一左一右,分守住通向旁边房间的门口。

    陈维林决定先从左边房间查起,轻轻一推门,门竟然没拴,不过这间屋子里并没有人。看来,右边屋子里必然有人了。

    这右边的门又是从里面拴上聊,陈维林只好故伎重施,再次用短刀拨门。

    可是这一回,门还没拨拉开,就惊动了里面的人。只听得一个女子轻声尖叫道:“谁?死鬼是不是你?”

    这时,陈维林的脑子转得飞快。

    第一,里面是一个女子,肯定是蔡彦文的妾。

    第二,里面只有一个人,如果蔡彦文在里面,这女子不会问出“死鬼是不是你?”这种话。也就是,蔡彦文今晚没到东厢房来。而这女子以为屋外拨动门栓的人就是蔡彦文。

    第三,眼下只可智取,不可强攻。因为门还没有打开,如果破门而入,那女子势必大声呼叫,行刺计划很可能就此失败。

    而眼下要智取,就只能先稳住里面的女子,来个将计就计,谎称自己就是蔡彦文。

    陈维林立即模仿着喝醉酒的人话的样子,朝里面道:“美人儿,快快开门,为夫今晚让人爽个痛快……”

    虽然陈维林话的声音与蔡彦文有很大的区别,但装着醉酒的样子话,里面的人就不好分辨了。另外,里面的女子突然被惊醒,不可能这么快的速度就立即清醒,产生误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果然,里面的女子被陈维林也唬弄住了。只听得她一边打哈欠,一边点亮疗。随着灯光的移动,这女子是过来开门了。

    就在拉动门栓之际,这女子还嗔骂道:“个死鬼,喝得醉熏熏的,大半夜的又来打搅我的好梦……”

    女子刚打开门,话还未完,只见一道黑影一扑而上,一下子就按住了他的嘴巴,手中的蜡烛也掉在地上熄灭了。

    屋子里瞬间再度变得黑暗。那女子本想挣扎呼救,可双手早已被人死死按住,嘴巴也被人堵住。

    陈维林将短刀放在她脖子边,轻声道:“不要作声,否则取你性命!”

    那女子此时已经吓傻了,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但她还是能隐约看见是三个男人制住了自己,而且脖子上还架着对方的刀。

    一名特战队员迅速从床头找了件衣服,立即撕烂了,往这女子嘴中塞去。堵住了这女子的嘴后,这名特战队员顺便用衣服撕的布条子,从后面反绑了这女子的双手。

    一切妥当后,陈维林对这女子道:“我们是来求财的,不是来害命的。只要你不声张,就没有性命之忧。否则,我们不在乎多杀一个人。听明白没有?听明白了就点点头。”

    听对方是来求财,不是来害命的,那女子总算是情绪稍微平复了一点儿。她也立即朝陈维林点零头,表示自己会配合他们的工作。

    陈维林之所以自己是来求财的,就是要稳住这个女的。自己如果是来找蔡彦文的,那搞不好这女的会拼死示警呢?因为人们常“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嘛!万一这女子真的相信“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句话,愿意为蔡彦文付出一切,那就麻烦了。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为陈维林缜密的思维及机敏的临场应变能力点个赞。

    稳住这女子之后,陈维林将这女子交给这两名特战队员看管,让二人将这女子五花大绑在床头。这样,待会撤退之后,这女子想要呼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陈维林自己则立即出了门,直奔西厢房。这一回,陈维林是在两名特战队员的配合之下,顺利地进入了西厢房。

    不过与进入东厢房不同的是,当陈维林带着两名特战队员出现在蔡彦文床头之时,蔡彦文和他的妾还搂在一起,睡得跟死猪似的。

    睡梦之中,蔡彦文被斩掉了脑袋。而他身边的那名妾,直到蔡彦文的血水溅到她脸上时,她才被惊醒。

    不过,陈维林并不打算取她性命,只是让人堵住她的嘴之后,同样是五花大绑在床头。

    同样是被绑在床头号,西厢房这位就比东厢房那位惨多了,因为床上可是还躺着一具无头男尸呀!估计这名妾经过这一夜,不被吓死,也得被吓成精神分裂。如果能为她献上一首歌,我一定会唱:那一夜,你没看见我;那一夜,我吓着了你……

    陈维林迅速扯起一条被单,将蔡彦文的人头包好,与两名特战队员撤出了西厢房。

    直到此时,除了将蔡彦文的两个妾绑在床头,仍然没有惊动蔡府中的任何人。陈维林他们也是很从容地从后院的尽头,翻墙而出。

    在躲过了蔡府外零散的巡逻兵士之后,陈维林他们十一人很快与我们汇合了。

    陈维林将被单打开,宋兴一看蔡彦文已身首异处,是大为兴奋。

    按照事先的计划,宋兴留下一半的人马由陈维林率领,就埋伏在此处,密切关注蔡府卫队的情况。

    而其余的上百号人,由宋兴率领,立即先赶往西门和南门。因为马上要打开西门和南门,迎接华云龙的人马入城,为了防止中间发生什么误会,我带着罗仁陈定邦张赐吴成照四人与宋兴同校

    至于陈维林及丁德义他们十名特战队员,当然是埋伏在原地,防止蔡府的卫队得知蔡彦文被杀后,出来找事儿。

    很快,我们便到了西门。由于已经是深夜,西门城墙及城楼上只有少量的驻守兵士在巡逻,大部分人都在城楼里,或者是城门洞子下睡觉。

    宋兴让宋百户立即召集所有人员迅速在西门内的空地上集合。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样子,一千余西门守军就在西门内集结完毕。

    宋兴站在高处,举起火把,先将蔡彦文的人头展示给大家看。众兵士见嘉兴城内最高军事统帅已死,顿时一片哗然。

    宋兴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告诉大家,蔡彦文自从来到嘉兴之后,仗着是吴王张士诚从苏州派过来的,根本就不将嘉兴府的原驻军放在眼里。每次领取给养物资,原驻军都要受到不同程度克扣。而他带过来的苏州军,每次都是多吃多占,甚至一个苏州兵按两个嘉兴兵的标准领取给养物资……

    宋兴这话总体上来,基本属实。但在个别细节上,还是有夸张的成分,其目的就是鼓动麾下的兵士跟着他反水。

    蔡彦文自从来到嘉兴后,的确在发放给养物资方面,重点照顾了他带过来的苏州军。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苏州军领得多了,嘉兴军自然就领得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