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婚网:妻子的假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最后一个心愿#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在七年前就得了一种绝症,如今,已经过了七年了。这几个月一直在医院度过,她不想让我告诉你,说要把最美的样子留给你,不愿意让你看到她丑陋的一面。”高崎低下头,有些哽咽。

    张生紧紧握着拳头,眼睛发红的有些可怕。他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上,钻心的痛从手上袭来。

    “她在那间病房?”

    “8052.”

    张生转身准备离开,高崎叫住了他:“白雪,此生的愿望,是想和最爱的人一起去看海。”

    “我知道了,谢谢。”张生深深的吸了口气,朝着白雪的病房跑去。

    白雪在病床上被很多仪器插着,头发已经掉光了。丁裕华知道她爱美,给她戴上了帽子。

    房间里面围着一些人,丁裕华坐在旁边泣不成声。白云飞好像突然之间老了许久,头发上多了很多的白头发。

    另外还有几个长辈,应该是白雪家的亲戚。

    张生失魂落魄的走进来,看见白雪被这么多仪器插着。鼻子,嘴巴。手上,身上。

    他最终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丁裕华看见张生,她愣了愣,随即让了个位置给他。

    丁裕华和白云飞都知道,白雪对张生的感情。没有人阻拦,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那里。

    纤细卷长的睫毛紧紧闭着,以往肤如凝脂的面容此刻苍白的像一张白纸。

    他蹲下身,握住白雪的手放在嘴边,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白雪似乎感应到了些什么,缓缓的睁开眼睛。当她看见握着她手的人是张生,旁边的生命仪器显示指数上升了不少。

    “你……你怎么来了?”她有气无力的问道。

    张生在她手上轻轻一吻,说:“我来带你去看海。”

    白雪的眼泪从眼角流出来落到了洁白的枕单上,湿透了一小块。

    她闭上眼睛,轻轻的笑了笑。那抹笑容,是他见过世间最美的笑容。

    张生起身转头看了一眼白雪的父母,丁裕华强忍着哭泣的声音,一直捂着嘴唇。

    白云飞点了点头,一张充满皱纹的脸上挂上了两行清泪。

    终于离开了那令人窒息的病房,离开了那些令人讨厌的药水味道。呼吸着通顺的空气,这是白雪现在梦寐以求的事情。

    张生一手开着车一手紧紧的握住白雪的手,就像小的时候,他一直牵着她,永不放开。

    白雪轻轻闭上眼睛,嘴角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她终于可以这样被张生一直握在手心,再也不分开了。

    车子到了海边,此刻的海边人很少。张生打开车门,将白雪从里面抱起。

    “就坐这吧。”白雪指着前面一个礁石。

    张生点点头,走到那里将她轻轻的放上去,脱掉外套给她套上。海风吹到她的脸上,十分的清凉。

    原本沉重的脑袋,也在此时通畅了许多。

    “我这样是不是很丑?”她将头靠在张生的肩膀上,静静的看着前面的一片蓝海。

    海水波浪打在一块,那声音听起来特别让人安心。张生紧紧的抱住白雪,说道:“不丑,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美的。”

    白雪露出少许的贝齿,苍白的笑了笑,问道:“你有没有爱过我?”

    “有。”他回答的很快,完全没有丝毫的考虑。

    白雪满意的点点头,她知道张生爱过她,此生就已经足够了。

    “你说,海里会不会有鱼?”她像小时候一样,牵着张生的手在海边捡贝壳。

    突然,幼小的她指着前面的那片海,问道:“你说,海里会不会有鱼?”

    “笨蛋!海里当然会有鱼啦。”小时候的张生是这样回答的,还答应以后每一年这个时候,会来陪她看海。

    可是最后,他却没有是实现对他的承诺。

    “笨蛋!海里,当然会有鱼。”他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哽咽的说道。

    白雪微微一笑,仰头享受了一下海风吹过的感觉。她在心里,默默的朝着大海喊了一句:“张生,我爱你。”

    怀里的人许久没有感觉到动静,张生小心翼翼的低下头。她安详的躺在他的怀里,眼角还有一颗没有流落下来的眼泪。

    嘴角轻轻勾起,保持着幸福的微笑。

    他唤了几声白雪的名字,始终都没人回应。最终,他再也忍受不住失去白雪的痛苦,撕声裂肺的抱着白雪痛哭了起来。

    白雪的葬礼高崎去了,看见丁裕华和白云飞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白雪的遗像在大堂里,高崎最终还是忍不出流了眼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