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南美做国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少壮派军官#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午四点多,大朝会结束,其他官员、将领结伴离开,而新上任的陆海军四长官却被单独留了下来。

    “帝国军队扩增一半,陆海军肩上的担子都很重,你们四人要精诚合作,确保扩军工作不出差错。”

    “陛下放心,我等必定竭尽全力,保证完成扩军任务。”

    四人同声表态道。

    “嗯,不错。”李明远点点头,开口道:“大扩军工作的重点在陆军方面,在这次扩军工作中,朕希望陆军能够借鉴以往的作战经验,根据本土各地地形、气候的不同,编练出数支用于特殊地形作战的部队。”

    “特种部队司令部在巴塔哥尼亚、帝国北部山林、热带雨林地区各部署有一支执行特殊任务的作战部队,臣打算以三支部队为模板,分别建立一支专门用于雪地严寒地带、山地丘陵地带、热带雨林地带的正规军。”

    接着李明远的话,赵永增回答道。

    “赵总长曾经在特种部队联合司令部担任过数年职务,对特种部队的作战风格和战术都很熟悉,臣以为当由赵总长主导国防军特殊地形部队的编练工作。”

    新任陆军部部长罗林山主动提议道。

    “赵总长在特种部队司令任职期间的表现,朕都看在眼里,由赵总长主导国防军特殊部队的编组工作再合适不过。”

    李明远认同了罗林山的建议,继续道:“巴塔哥尼亚地区面积超过60万平方公里,当地气候寒冷、渔业资源丰富,美国、加拿大渔船经常非法越境,进入沿海地区捕猎,

    为保障帝国对当地的控制,以及预防西方列强通过企鹅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汉国占据阿根廷后,宣称继承阿根廷领土,对企鹅群岛和南部南极洲拥有主权。),封锁建业(麦哲伦海峡)海峡,巴塔哥尼亚地区的驻军实力非洲有必要得到加强。”

    “从巴塔哥尼亚地区的青年百姓中,筛选合适兵源,重新组建一支旅级规模的雪地作战部队,陛下认为是否合适?”

    赵永增试探性问道。

    “旅级规模太小,直接从新组建的步兵师中,筛选出三支部队,分别以适合雪地严寒地带、山地丘陵地带和热带雨林地带的作战方式进行训练。

    训练完成以后,雪地师部署于巴塔哥尼亚,执行对帝国南部疆土的保卫任务,山地师和丛林师部署于帝国南部边境地区,用于对巴拉圭、巴西共和国作战的尖刀部队。”

    “是,陛下,臣会借鉴特种部队的训练模式,对三支特殊部队进行针对性训练。”

    “三支特殊部队作战任务不同于特种部队,训练方式和条件可以做出部分变动,但是训练标准也要维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平,不能比特种部队训练标准降低太多。”

    “臣谨记陛下教诲。”

    “还有,虽然近年来特种部队执行任务的次数有所降低,但是却不能由此放松对特种部队的管理和训练,飞艇、滑翔机、新式受枪、新式手榴弹、地雷等武器,可以优先装备特种部队,而且针对特种部队的作战要求,陆军部军械司也要配合特种部队联合作战司令部,研发专用的制式武器。”

    “特种部队是陛下亲手创建的部队,陆军上下对特种部队的要求和支持一如即往,特种部队中,绝对不会出现让陛下失望的事情。”

    “高标准、严要求才能打造一支钢铁般的部队!”

    在李明远心中,一手打造的特种部队一直有着特殊的地位。

    “特种部队组建于秘鲁举义期间,那时候部队装备简陋,身处环境恶劣,朕和十余万将士,皆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转战数千里,一路牺牲万余将士方才抵达扬州(南里奥格兰州)。”

    回想起二十一年前,秘鲁起义以及千里转进期间牺牲的万余华工,李明远的情绪不禁受到影响。

    “汉家将士坟冢之所在,便是汉家领土!

    如今,万余将士忠骨,遗失在数千公里的迁移道路上,当初为了赶路,每处集体埋葬点前,只是匆匆用石头垒积出一片简陋的坟冢,

    现在,时间过去二十余年,万余将士的忠魂也在荒芜之地等待了二十余年!

    朕尤记得当初的承诺,马踏之处皆为汉土,

    即使将士忠魂难归,我们也要给予他们一个安魂之处!”

    李明远说到激动处,将目光转向赵永增,命令道:“二十一年前,是特种部队为全军探明了千里转进的道路,而在不仅的将来,朕同样希望,是由特种部队开始,沿着去时的路,将迁移途中遗留下来的将士忠骨,一一收敛安葬!”

    “每一个阵亡将士的埋葬处皆有记录,臣向陛下担保,绝对不会让一位阵亡将士的遗骨流落野外!”

    “好!很好!朕希望在有生之年,与诸位一同完成迎回将士遗骨、收纳将士埋骨之地为大汉国土的任务,而不是把这项任务留给后人完成。”…………

    议事殿内,李明远与陆海军四长官的谈话还在继续,而在皇宫之外,十余个年龄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普遍拥有在西方列强国家留学、培训的少壮派海军军官们,则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朝堂上的话题。

    “听说德国海军教官即将离舰交出军舰指挥权,你们猜谁最有可能担任两艘先锋级铁甲舰(在本土建造的两艘排水量3500吨级装甲巡洋舰,最初由德国海军军官上舰协助本土海军军官指挥)的舰长职务?”

    “这可不好说了,何麟书、杨建年、陈宾实、王进用、杨光宗、徐之宣、陆文辉、陈举容……海军部一共推选了十余名后备人选,谁知道会选中哪两个。”

    “依我说呀,何麟书、杨建年、陈宾实、王进用四人机会最大。”

    一名肩膀上挂着少校衔的军官开口道。

    “凭什么?难道就凭他们资格老?地位高?”

    “呵呵,王老弟,你可别不服气,他们四人可是本土第五批出海留学生,而且还是第一批拥有在德国海军舰队服役经验的前辈,挑选他们当先锋级装甲巡洋舰舰长,不是正合适吗?”

    “这倒不见得吧,陛下可是一直提倡唯才是举,不搞论资排辈那一套,光是有资历、没有拿的出手的功劳,可当不了帝国海军主力战舰的舰长。”

    “陈兄所言不错,论能力和战功,永兴级一号舰舰长杨光荣少校、五号舰舰长徐之宣少校、朝阳号(镇远级改进版)作战参谋陆文辉少校、黎明号(镇远级改进版)主炮指挥官陈举容少校都不比他们四人差,凭什么一定是何书麟他们当舰长?”

    “就是就是”…………

    十多名海军年轻军官分成两派,各自争论道。

    “行了,大家都别争论了,先锋级装甲巡洋舰一二舰舰长人选到底是谁,在海军部正式任命下来之前,咱们再争论也没用,依我看呢,咱们不如打个赌,就赌谁猜对两舰的舰长人选,大家以为如何?”

    “陈老三,军中禁赌你又不是不知道,被宪兵发现聚众赌博,有你小子的苦头吃!”

    “陈士定,你小子手痒赌博被抓没关系,别把大家伙都连累了!”……

    众人感觉陈士定出了个馊主意,纷纷挤兑道。

    “兄弟们说的什么话!我陈士定好歹也是夏洛腾堡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哪里会带着大家赌博!”

    “得了吧陈老三,夏洛腾堡大学优势学科是冶金专业,你小子是夏洛腾堡大学毕业后,中途进的海军,你的这点底细,海军里谁不知道!”

    一个和陈士定关系不错的年轻军官起哄道。

    “中途进的海军咋了,咱是凭真才实学进来的,论海上作战指挥,咱可不比你孙少校差!”

    陈士定大声反驳一句,转即换上笑脸,继续道:“哈哈,大家误会了,在下的意思是咱们打个赌,就赌谁会担任两艘先锋级铁甲舰的的舰长,猜错了的人认赌服输,请大家到京城醉仙楼喝酒,兄弟认为如何?”

    “这个建议不错,我同意,”

    “我也同意”……

    十余人都是少校级军官,每个月海军发给的军饷和补贴不少,身上不差钱,纷纷同意了陈士定的建议。…………

    ()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