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子监狱的男管教(女子监狱风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08章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黑明珠无需自责,她的战术安排得天衣无缝,包括预先料想到敌军有可能来援的应对方法都已经有了,但我和朱丽花所在的几个车,大雨中往西走有点远,敌人的援军大雨漂泊中到面前我们才发现,而我们的援军过来时我们却已经深陷敌军阵中。

    若是我们往东面过来一百多两百米,我们都没有陷入敌军阵中。

    这就是命吧。

    只愿朱丽花平安无事便好。

    焦急的在手术门口坐着许久,柳智慧带着小珍妮来了,珍妮扑进我怀中,看我一脸焦急的样子,问我道:“爸爸,你怎么了。”

    我说道:“爸爸的朋友受伤了,在手术室里面抢救。”

    她问我:“她怎么受伤了。”

    我说道:“她是为了保护爸爸,被敌人打在身上受伤。”

    她说道:“她不会有事的,就像以前妈妈受伤一样,后来也会好了的。”

    我摸了摸她的头:“嗯,乖。”

    她拿了一颗糖果给我:“给你吃,不要难过。”

    我说道:“爸爸不吃,你吃吧。”

    她说道:“帮我打开好吗,好吗。”

    我帮她剥开了糖果,她笑笑说道:“pink candy。”

    我说道:“昨晚你和谁睡觉呀。”

    她看看柳智慧,说道:“智慧阿姨。”

    在我脚上爬来爬去,我抱起了她坐好,她乖乖的缩在我怀里让我抱着。

    柳智慧坐在了我身旁,问道:“严重吗。”

    我说道:“钢芯子弹打穿了防弹衣,子弹打进了身体,失血很多。”

    柳智慧叹气一下,说道:“她会没事。”

    我知道柳智慧安慰我,我笑笑,说道:“会没事的。”

    她说道:“贺兰婷呢。”

    我说道:“刚走,她妈妈带她去吃早餐,她不去她妈妈一直念叨,受不了。”

    她笑笑,说道:“有妈妈真好。”

    我看了看她,伸手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我们也是你家人。”

    柳智慧说道:“没有家人还好,有了家人,就担心会失去。人的最大悲伤,来自于人与人的别离。”

    我说道:“这是人生的常态啊,却不想来得那么早而已,若是老了病死老死,一同度过此生相伴几十年也没有了任何遗憾。像黑明珠爷爷走的时候,高寿自然老死,这倒也不会太难过。不像风华正茂时互相别离,太难受。”

    她问我道:“朱丽花来时怎么想的。”

    我说道:“之前她就要求来跟我了。”

    柳智慧笑笑:“问世间情是何物。”

    我说道:“心里觉得对不起她的。”

    她说道:“若你死了,她没陪在你身旁,她没能拉你一把,她还活着,她会活得很痛苦。她晕过去之前,盼着的只是你能活下去。”

    我说道:“我知道。她的世界里,只有家人,我,少许朋友,和工作。没有事业野心,没有美容化妆衣服打扮,什么也没有。”

    她说道:“很多人会觉得她这样子过得很枯燥无味,对吧。”

    我说道:“那肯定枯燥无味。”

    她说道:“可是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子更幸福吗?没有什么追求的东西,更容易获得自己想要的少许的东西,过得更幸福,更满足。很多人想要很多东西,一件一件都难以实现,那才是活得不容易。”

    我说道:“我之前只想着好好工作,买车买房,娶个过得去的老婆温温暖暖平平静静一家人过一辈子。唉,后面选择的路啊,想要的东西,想要的人太多,搞得生命一团乱,像你说的一样,一件一件难以实现,活着的确不容易。总有那么多担心的事,总有那么多担心的人,总害怕他们会离开自己。”

    小珍妮从我腿上爬过去柳智慧腿上,再爬到柳智慧后面,嘻嘻笑着说给柳智慧绑头发。

    说着有模有样的给柳智慧编头发。

    贺兰婷回来了,拿着一个盒饭过来给我,小珍妮说也要吃,柳智慧说道:“珍妮,爸爸一个晚上都没吃饭了,你刚才已经吃过,不要抢他的饭。”

    我拿着给了珍妮:“吃吧,爸爸没胃口。”

    小珍妮打开了,然后拿着勺子,舀起来喂我。

    我看着珍妮。

    她说道:“爸爸,啊,我喂你呀。”

    柳智慧对我说道:“吃吧。”

    我张嘴,小珍妮把饭放进我嘴里,我微微笑,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女儿长大了,是我们的小棉袄。”

    她笨拙的又去舀饭,可爱极了。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我抱着珍妮站了起来急忙走过去,问:“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对我说道:“经过抢救,生命体征恢复正常,脱离生命危险。但现在不能进去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我们有人二十四小时照看着,放心吧。”

    我热泪满眶,说道:“谢谢。”

    朱丽花救回来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事。

    珍妮问我:“爸爸,我们进去看她好不好。”

    我说道:“不行的珍妮,让阿姨休息。我们去吃饭吧。”

    黑明珠也过来了,知道朱丽花没事后,她松了口气,紧接着她上甲板又上小船,去岸上。

    我在船上对着她大喊:“喂,干嘛去呢!”

    黑明珠说道:“还有很多事啊,要善后,清理,消毒清洁,抓紧时间把城里搞干净,我们才能入驻,怎么能一直飘在海上。”

    我说道:“不吃早餐吗。”

    她说道:“不饿。”

    我拿着珍妮手中的盒饭盖好,扔下去给她,她没接住,离她有点远,她后边的人接住给她,她对我们说道:“晚上一起进城吃饭。”

    我说好。

    他们的冲锋舟往岸上开去。

    天依然笼罩在阴雨中朦朦胧胧,雨势虽减小,但没有停。

    在岸上要清理所有的我们筑起来的堤坝,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量,搞起来容易,再搞好就难,起码要搞大半个月。

    把城里清理干净容易得多,半天就可以。

    很快我们又能回到岸上生活了。

    大家一起坐下来吃早餐,就是为了和贺兰婷谈谈下一步的事。

    贺兰婷说等我们进觉辛甘这城后,就撤出诺伦地盘,都过来城里,大力发展这座城,再随机应变施计把诺伦地盘里的三家联军关系搞崩,让他们互斗内伤,最后谁都待不下去,我们再以调解的姿态进驻诺伦地盘,完美拿下两个地盘,从此走上快速发展的康庄大道。

    吃过早餐,我回去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天黑。

    第一件事还是去看朱丽花,医生说还没醒。

    我失望的准备回去,护士出来说她醒了。

    我问医生能不能进去看她,和她说说话。

    医生说道:“不要说一些影响她情绪的东西。”

    我说好。

    轻轻进去了病房中,见朱丽花病床边,好多医疗器材,包括电脑,氧气管等等先进器材都有,不亚于我们在玛利亚医院的配置。

    程澄澄请来的医生,都是花大价钱请来,并且带着的是尖端的医疗仪器,可以说她随身携带一个价格高昂医疗高超的医院。

    走到了朱丽花身旁,我拉着一个凳子,坐下来。

    握住了她冰凉的手,看着憔悴的她,脸色还有些苍白。

    她看到了我后,说道:“你来了。”

    我说道:“嗯。”

    我们同时说道:“你没事就好了。”

    她的眼泪流出眼眶,我轻轻的贴在她的脸上,说道:“以后别那么傻。”

    她说道:“我们军人世家,一家人都命硬,不用担心。”

    我说道:“硬个鬼,我不允许你干那么蠢的事出来,白白搭上一条命,你傻不傻。”

    她笑笑,说道:“不知道,那时候只想着把你拉出来。我醒来时,问护士,护士说你还活着好好的,我就在想,即使我死了也值了。”

    我说道:“不要说这些话,我们谁都不能死,死了都不值。”

    她的手也轻轻握住我的手:“你怎么从泥里出来的。”

    我说道:“黑明珠打电话给我,教我从沼泽逃生的方法,像匍匐前进一样从沼泽里爬了出来。”

    她说道:“我自己以为自己军事素养很高,看来我需要跟她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我说道:“这个等你好了再说吧。”

    她说道:“城里打下来了吗?”

    我说道:“打下来了,一切按计划一样顺利,除了你受伤是计划之外。”

    她说道:“对不起啊,我是想保护你的。”

    我说道:“你已经救了我一条命,还说对不起这种话。”

    她看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柔情,温暖,爱意。

    我说道:“这么漂亮的大美女,风华正茂,恰同学少年,若是就此香消玉损,多么可惜。”

    她说道:“我没那么容易死。”

    我轻轻抱住她,说道:“好好养伤,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她问我道:“做什么。”

    我说道:“保护我,还要你做城中保安队队长,还有监狱呢。我们还要干回去呢。”

    她微微笑:“好。”

    走出病房,外边雨过后,天空繁星点点,月亮也升了上来,风温柔的拂过脸庞,夜色很美很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子监狱的男管教(女子监狱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