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第19章 有他在,她不怕了#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景墨看了看四周,这雷不时地响一下,他也不能继续大喊了,这样喊实在危险,“然之,你在哪?”他不死心地再喊了一遍,刚喊完,天上的雷猛然一响。笔%痴#中¥文 bi@chi.me

    然之被雷电吓得捂着耳朵,可是她好像听到了林景墨的声音,“九哥……”

    林景墨的听力很好,隐约听到了然之的声音,“然之,告诉我,你在哪里?”

    “九哥,我在这里……”顾然之看不到林景墨,天色越来越黑,可是她却听到林景墨声音。

    “九哥……”顾然之又喊了一声。

    “然之,站着别动,我来找你!”林景墨大喜,翻过大石头后拨重杂草,一路向她狂奔。

    顾然之在原地转了个转,终于都发现了他的身影。顾不得身上的伤口疼,她扔下树枝,直接就向他跑去,“九哥……”

    林景墨一把抱紧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然之,你这次快把我吓死了,让我看看……”

    林景墨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开,整个人脏兮兮,衣服被树枝勾得也是破破烂烂,手臂上、额头上、还有大腿,他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处伤口。

    “九哥,我以为我会死在这里,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顾然之又一把搂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傻丫头,别怕了,九哥在。(乡)$(村)$(小)$(说)$(网)www.xiang-cun-xiao-shuo.com高速首发!”林景墨感到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天空哗的一下,豆大的雨点就像是断线的珠子,哗啦啦直下。

    林景墨一把抱起她,眼前必须先找个地方躲躲雨,这雨势太大了,而且乌云厚积,也不知道要下多久。

    有他在,她现在是不怕了。

    林景墨看了一下地势,抱着向石堆走去,终于找到一个山洞。其实并不算是山洞,只是一块天然的大石头,凹了一点进去,勉强还能躲一躲雨。

    只要等雨停了,他就可以带她出去了。

    林景墨将她放了下来,一手摸着她的脸,全身都是冷冰冰的,他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乖,别害怕,没事了。”

    顾然之点了点头,自己又抱了过去,“九哥,我好冷……”

    林景墨看着她全身都湿了,不冷才怪,“然之,你先松手,把你的湿衣服都脱下来。”

    然之松开他,这会儿又没有喝醉,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衣服脱下来?她脑子一时转不过来,傻傻地看着林景墨,看着他将自己外面那个衣服脱下来。

    林景墨是从消防员那来的防护服,来的时候刚刚是从演凑会出来的,里面还穿着西装。他将西装和衬衣脱了下来,幸好衬衣还是干的。

    “然之,赶紧把衣服先脱下来,换上我的。”他看着她别扭的样子,不解。

    然之拧眉,咬了一下嘴唇,“九哥,你这样子看着我,我怎么换?”

    林景墨恍然大悟,心想:前两天你喝醉的时候,都是我换的衣服,我什么都看过了。不过这话,林景墨当然不会跟她说了,她是不会知道的。

    “那我转过去,你听话啊,衣服赶紧换下来,不能拖了。”林景墨只好转过去,背对着她。

    顾然之冷得发抖,衣服又湿又破,她里面穿上一件白色高领带着蕾丝边的衣服,脱的时候扯动了背上的伤,这是她滚下来的时候,撞到树枝上,衣服都跟肉粘在一起了,一扯就痛。

    听到她吃痛的声音,林景墨忍不住转过头来,看到她的头还卡的衣领上出不来。顾不了那么多,他走到她身边,“然之,怎么了?”

    “九……九哥,背上好痛,衣服脱不下来。”那衣服跟肉粘在一起了,她还要用力扯,能不疼吗?

    林景墨看了一下拧眉,血都染红了衣服,“然之,别动,这伤口跟肉粘在一起了,你忍着点,一下就了了。”

    林景墨让她趴在自己大腿上,一边小心翼翼给她处理伤口。

    “九哥,疼……”顾然之忍不住捏着他的大腿,林景墨知道她难受,任由她拧,“没事,马上就好了。”

    好不容易才将衣服脱了一下,林景墨怕她又再弄伤自己,干脆自己动手,伸手到后面,直接解掉她内衣的扣子。

    然之立即抱着自己的胸前,原本惨白的脸这会儿都有点血色了,“九哥,你……你干嘛脱我的衣服?”

    “然之,别害羞,我不是别人,我是你九哥,你粗手粗脚,一会又扯伤自己怎么办?听话,赶紧把衣服给换了。”林景墨无视她的害羞,其实然之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

    顾然之吐血,心想你就算是我九哥,可你也是男人啊。

    林景墨直接就伸手将内衣取了出来,然之看着他还真是一点反应没有,她忍不住低头看了一下自己,难道自己没魅力?

    “我的身材是不是没有江以琳的好啊?”这人大概是不舒服,所以连带脑子都不灵活了,话还没有经过大脑,就说了出来。说完,然之自己都傻了,她这是什么问题?

    “不是,然之的好!”林景墨不加思索直接就回答了。

    这下子,顾然之盯着他,“林景墨,你这么快就看了江以琳的身体了?”

    林景墨习惯了她喊九哥,这丫头只会在生气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的喊他,他拧了一下眉头,“我没看过她身体!”

        顾然之用打量的目光看着他,疑惑地说:“那你没看过她的,你怎么知道我的身材比她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