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同居女神-万路之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054章1057 艾溪的婚礼#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054章 1057  艾溪的婚礼

    梁媛的到来给曾经素不相识的队伍增添了一丝生机,用笑声感染了大家。这些都是马哲的朋友,渐渐地聚到一起,续写阳光灿烂的日子。

    马哲裸奔一圈回来后,梁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道:“都录下来了吧,待会传到朋友圈,哈哈。”

    马哲冻得瑟瑟发抖,求饶道:“姑奶奶,饶了我吧。”

    一旁的苏夏怕他感冒了,丢过衣服道:“这就是惩戒,谁让你走得时候不告诉我们了。”

    马哲麻溜地穿好衣服,站在阳台冲着街道另一侧的陶珊挥挥手道:“快过来,有重要事商量。”

    不一会儿,众人都聚集在马哲房间。环顾一周道:“铎子,你先出去。”

    王铎一脸无辜道:“合着还不让我知道啊。”

    “去去去,待会我单独找你谈。”

    王铎走后,马哲特意瞟了眼,确认离开后挥挥手示意聚拢过来,神秘地道:“和大家商量件事,后天晚上……”

    提议一出,立马得到一致响应。梁媛兴奋地道:“太好了,正好借此机会欣赏下少数民族的婚礼,就这么定了。”

    小婉更为开心,拼命拍着手道:“好啊,好啊,铎哥终于要结婚了。”

    陶珊则斜着爬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只是笑着,眼神似乎有些复杂。

    张扬提出了疑问,道:“这么大的事应该是双方父母都在啊,再说了,铎子和艾溪同意吗,还有,这么短的时间是不是太仓促?”

    苏夏也比较冷静,认同张扬的提议,道:“婚姻可不是儿戏,没有这么匆忙的。最起码要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啊,我看有点悬。”

    梁媛的情绪已经调动起来,道:“这算什么,只要他俩同意就成。这样吧,我去做艾溪的工作,马哲去做铎子的工作。谁还在坞州,让把铎子父母亲接过来,明天晚上见面,后天结婚不正好嘛。”

    马哲只是个玩笑,没想到梁媛如此认真,道:“真要如此做?”

    “废话,咱们好久没喜事了,何况有聚在了一起。平时要团聚不见得都有时间,这事就这么定了。”说完,没来得及安顿行李,急急忙忙去找艾溪了。

    马哲无奈地摇摇头,她做事从来都如此红红火火,干脆利落。

    “喂,马哲,你去找铎子啊。”

    马哲探头哦了一声,笑着道:“大家伙,同意这么干吗?”

    “我同意!”小婉像在课堂上一般举起了手。

    苏夏和李波对视,点点头道:“那就开整呗。”

    “那好,我现在就把铎子叫上来。”

    不一会儿,王铎上来了,看到大家脸上都挂着捉摸不定的笑容,一脸迷茫道:“这是干啥,不会扒我衣服吧?”

    马哲一把拉着坐下道:“谁扒你衣服,有好事。”

    马哲说出来后,王铎腾地站起来连忙摆手道:“这不行,太意外了,合着你们算计我啊。”

    “有什么不行的,人家艾溪都同意了。”苏夏插话道。

    “真的?”

    “当然了。”

    王铎有些发懵,挠挠头道:“不行不行,太仓促了,虽然我爸妈都知道,但还没见过艾溪,这样做不合适吧?”

    “关键在你,你爸妈的工作我来做。只要你同意,明天就把老人家接过来。”

    王铎见他们动真格的,思索许久道:“只要艾溪同意,我一男的当然没问题了,反正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可能像小年轻玩浪漫了,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我王铎这辈子值了!”

    话音刚落,梁媛一脸欣喜冲上来道:“艾溪同意了。”

    所有人都高呼起来。马哲催促道:“那你赶紧给爸妈打电话啊,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让雨薇接他们过来。”

    王铎有些不敢相信,道:“她真的同意了?”

    “那还有假啊,艾姐说了,后天是公司开业的日子,是值得终生记住的日子,她愿意在这个美好的时刻把自己嫁出去。”

    “我靠,太浪漫了。”小婉花痴般地喊道,“铎哥,赶紧打电话啊,我真的真的非常期待。”

    王铎在众人的期待下拨通了电话,电话里并没有告知结婚的消息,而是希望他们过来住一段时间,顺便见见未来的儿媳。一番“讨价还价”后,老两口终于同意了。

    现场顿时沸腾了,拼命地鼓起了掌。马哲开始发挥他的领导才能,有条不紊地安排道:“为了举办好这次婚礼,咱们各自分分工。苏夏和李波,你俩负责布置新房,张扬和铎子去采购婚礼用品,小婉和我负责婚礼现场,陶珊是司仪,当晚由你来主持婚礼。”

    梁媛瞪大眼睛道:“那我呢?”

    “你是孕妇,一边去。”

    “那不行,我也要参与。”

    马哲若有所思道:“那你想干什么?”

    “呃……给你们跑腿吧。”

    本来是临时起意,没想到很快付诸实施。虽然有些仓促,但在这多人的见证下,相信是最有意义的婚礼。

    关于艾溪结婚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寨子,几乎全寨子的人倾巢出动,都纷纷参与进来。

    一个年纪较长的族长找到了马哲,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讲了起来,道:“我们土家族的婚礼习俗是很讲规矩的。主要分为求肯、定亲、结婚、送亲、回门。这求肯就是求亲,前提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征求双方父母的同意啊……”

    马哲耐心地听完,道:“老伯,前面求肯,定亲直接省略了,重点说说结婚吧。”

    族长捋着胡子道:“按道理说从结婚的前一个月,女方就不能下地干活了,开始进入‘哭嫁’环节。哭父母,哭叔伯,哭陪客,哭媒人,哭祖宗,哭上轿……”

    马哲多少了解一些,土家族婚俗最与众不同的就是哭嫁。以前光是听过,却从来没见过。

    族长继续絮叨道:“结婚前一天就是‘圆礼’,男方要给新娘子买衣服,金银首饰等等。紧接着就是‘接客酒’、‘戴花酒’,还要为新娘‘开脸’……到了男方家还有‘拦门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