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场局中局(权路迷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2344主政之纬#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省长的办公室即将入住了,办公厅的人来请示梁健,是否不用以前戚省长的办公室?另外再选择一间?可以在上面一层楼,也可以在同一层楼另外指定一间?办公厅后勤人员,知道梁健和戚明的关系不和,才会来作如是请示的。但是,梁健却说:“就以前戚省长的办公室。”

    在梁健看来,办公室在哪里、是哪一间并不重要,关键还是人。

    梁健刚刚搬入不久,就收到了快递来的绿植,是妻子项瑾网购送来的。随后,项瑾的一条语音就过来了:“梁健,已经收到我的绿植了吧?我帮你把办公室的空气净化一下,你接下去就把江中的空气净化一下吧!”梁健也笑着回复了一条语音:“谢谢老婆帮我净化空气,我也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待。”

    放下了手机,捧着一杯茶来到窗前。宁州的城市空气的确改善了不少,阳光明媚;但是宁州的政治空气,要想与城市空气这么好起来,也同样需要一个大转变!这就是梁健下一步要部署、要改变的。

    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职。净化政治空气、优化政治生态,本应是省委那方面的工作,他政府这方面主要还是抓经济、抓财政收入。但是,梁健却从来不会按部就班,他从来都是从全局来考虑问题。况且,他目前也是省委副书记,省长倒是代的。所以,他也把净化政治空气作为自己工作的一项重任。

    当上代省长之后的梁健,第一站是去镜州调研。镜州市委书记齐山、市长金灿陪同。梁健此趟调研其他地方都没有去,他就去了镜州新落成的政府综合行政服务中心,就在行政服务中心召集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部门开会。会议的主题是:简政放权、优化服务,提升政府服务百姓、服务企业的水平。在会议上,梁健说:我们政府机关服务企业、服务百姓好不好,能不能为企业和百姓解决难题、少设障碍,直接关系到群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对党的拥护度。党和政府是分不开的,所以我们政府一定要以实际行动,简政放权、清除障碍,提升效率、优化服务,为巩固执政党的地位,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镜州,一直以来民风淳朴、政风也还不错,在这方面我希望你们能领跑全省、作出模范。

    镜州的那些官员,听到梁省长的一席话后,也是深受鼓舞。会后,梁健单独找了市委书记齐山谈了十五分钟,又找了市长金灿谈了半个小时。金灿今天是一件蓝色小西服,里面是胸口略有花边的白色衬衣,清净、脱俗又带着优雅。

    看着梁健的时候,金灿的脸上微红,也不知是因为有些紧张,还是本身气色就是这么好。梁健朝她微微一笑道:“金灿,不久之后省政府就要召开‘简政放权、优化服务、鼓励创新创业’会议,现在江中各级政府机关中存在的‘慢’‘懒’‘散’问题必须解决。我希望你这里能先搞,搞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来,到时候让你在大会上发言。”

    金灿没有多说,一口答应:“梁省长,我明白了,给我一个月时间。”尽管已经从省政府秘书长到了镜州市长的岗位上,但是金灿还是那个金灿。她依旧果敢、担当、领会超快,而且越来越有味道。梁健笑着道:“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金灿说:“有了成效,我会立刻向梁省长汇报。”梁健又问:“你从省政府离开之后,省政府秘书长我还没有配呢,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金灿道:“我相信,梁省长心里比我更清楚。”梁健却道:“可是,我想听你的意见。”金灿脸上一笑:“我认为沈连清比较合适。他目前是宁州的常务副市长,过来不用考察,直接平调。关键是他这个人好用。”梁健笑着道:“果然,我的想法都被你猜中了。”金灿忽然大胆地说:“你的意思是,我俩心有灵犀吗?那么,我们应该……”

    金灿忽然从自己的沙发中站了起来,坐到了梁健的沙发边上,看着梁健,眼中似乎也有热切的火。梁健心中一惊,今天的金灿是怎么了?忽然如此大胆开放?正在梁健有些心慌的时候,金灿却笑着说:“原来,梁省长也有怕我的时候啊。”说着,她又站了起来,回眸朝梁健笑了笑:“梁省长,其实我疯狂起来,也会很吓人的,我会不顾一切。您早点休息。”

    等金灿走了,梁健才心中稍定。刚才的金灿,真的有一种狂野的气质。梁健的心里,当然也非常喜欢那样狂野的金灿。但是,他也知道,就目前这个位置上的自己来说,是绝对不敢与金灿发生什么的。这对自己、对金灿、对家庭来说,都不许可。那就将一份美好留在心底吧。有时候,并非是得到了才是最美好的,没有得到也挺美好。

    一个月的时间稍纵即逝。镜州市在简政放权上,真的做出了很多创新举动,他们对各个部门还列出了权力清单,并且结合华京方面的要求,对部门提出了“法无授权不可为”,切实规约了政府职能部门的行为,防止政府的手无限延伸,骚扰企业和百姓;同时,对企业和百姓提出了“法无禁止皆可为”,鼓励企业和百姓充分发挥创造力,先行先试。同时,对市、县级的政府综合服务平台,进行了全面升级,参考互联网的评价体系,进行评分评星。对明显办事不力的政府部门一把手,进行约谈、甚至调整岗位,取得了行之有效的成果。

    在六月份,梁健如期召开了“简政放权、优化服务、鼓励创新创业”主题会议,镜州市作为典型作了经验交流。由此,在全省开始了整顿政风的行动。有些部门还不习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梁健就责令政风、纠风相关职能部门进行大胆亮剑。一时间,许多职能部门都不喜欢、受不了,抱怨起来,但是深受企业和老百姓的欢迎。

    民间是最具创造力的,他们把“梁健省长”,亲切地称为“亮剑省长”。但是,在省级领导层面当中,却有人不以为然。他们说:“梁省长,还只不过是‘代省长’,这么搞未免有些冒险了吧?如果在人代会上,人家不选他,看他到时候如何下得了台来!”不仅一个省级领导如此说,这种说法,似乎越来越多了。

    省委副秘书长向峰对省书记戚明汇报了这个情况。戚明听后非常地高兴,他说:“这段时间,我为什么没有太去过问政府那边,就是想要看看梁健到底会弄出什么事来?”戚明自从梁健当上了代省长之后,就一直很纠结,到底是与梁健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所以选择了按兵不动。如今听到政府这边很多职能部门领导的抱怨,他有种以逸待劳的高兴。向峰也笑着说:“梁省长,在代省长的时候,就如此整下面的部门,最后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戚明笑而不答。

    王永梅也听到了不少这方面的说法,从一名组织部长的角度出发,她也来找了梁健一次:“梁省长,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梁健:“王部长何必如此客气?尽管说。”王永梅:“梁省长的简政放权、优化服务的举措很好,也很受企业和百姓的欢迎。但是,我的建议是,现在是否可以暂缓一缓,等到明年一月份人代会选举之后也不迟啊?毕竟,选票不是在企业和百姓手中。”

    梁健听后,非但不紧张,而是爽朗地一笑:“谢谢王部长的建议。这个问题我也已经考虑到了。但是我相信,尽管选票不是在企业和百姓的手中,但我们绝大部分干部,都是从群众中来的,他们应该分得清谁是谁非,分得清谁想为江中做事,建设一个更好的江中。如果,这一点都分不清,那么江中也不值得我留了。而且,发展不容停步、优化环境更不容拖延,所以我是不会怠延的。”

    王永梅真的很是佩服梁健,尽管已经到达了这个层面,对待这千万人梦寐以求的位置,还是那么的超然。

    果然,在接下去的几个月内,梁健在整顿政风方面,非但没有慢下来,他还顺利地将沈连清调到了省政府担任秘书长,狠抓这块工作。戚明等着看梁健在人代会上落选,对他调沈连清也没有特别反对,毕竟只要梁健出了问题,他下面的人还能保得住吗?

    时间过去很快,又是一年新开。一月份,江中省召开了两会。作为代省长,梁健作了政府工作报告,参加各小组讨论,心情放松,有时连珠妙语,让代表们开颜。

    最紧张的还是王永梅。作为组织部长,她还真担心选举中会出现问题。

    向峰在会场的代表中,打听大家的心里动向,他回去报告戚明:“不少领导,都表现出了对梁健的不满。”戚明阴阴地笑了:“那就看明天的好戏吧。”

    第二天一早八点半,选举正式开始。音乐响起,投票进行。之后,就是计票。等到大会宣布选举结果的时候,众人都屏住呼吸。

    结果出人意料:省人代会应到代表512人,出席今天大会的代表499人,梁健的得票是497票,在所有被选举人中,得票稳居第一,顺利当选!</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